2021年的埃及和阿联酋 利益冲突能够迫使其撤离温暖区?

塞西(左)与穆罕默德·本·扎耶德在阿布扎比举行会晤(社交网站)

根据迹象和观察家们说法称,中东地区最近的重大互动和转变对开罗而言是一个巨大赌注,特别是埃及与阿布扎比在新的一年中建立关系的举动,此前,阿联酋曾是埃及国家安全和利益的直接威胁。

在过去约7年时间中,埃及人从塞西政权与阿布扎比王储穆罕默德·本·扎耶德关系中收获得仅为荆棘,随着阿联酋和以色列之间实现关系正常化及其影响的加剧,埃及人所受影响逐渐加剧,例如宣布针对埃及苏伊士运河及其港口重要作用的计划,在复兴大坝问题上没有利用其与埃塞俄比亚的关系而采取对埃及有利的立场,在地区问题上,阿布扎比推动塞西支持其地区盟友,并与土耳其进行政治和军事对抗,特别是在利比亚问题和东地中海天然气勘探领域,而这是以牺牲埃及能力和财富为代价。

观察家们认为,阿联酋的立场和行动已对埃及国家安全构成威胁,并且有一些迹象可能会影响两国在新一年的关系热情,这将塑造另一种该地区盟国版图。

阿联酋从塞西政权中获得了什么?

根据埃及政治学研究员奥马尔·萨米尔(Omar Samir)说法称,在2013年7月3日军事政变前一年或更早时候,阿联酋就参与其中,其重点关注与军方和埃及精英象征代表关系上,之后,泄露丑闻证实了阿联酋正在进行直接秘密转移,以利于武装部队及某些领导人。

萨米尔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阿文网采访时强调称,在塞西于2014年上台后,阿联酋获得了早期最突出益处,其渗透到卫生、教育和农业领域,因为阿联酋收购了散布在埃及医院和私人分析实验室的连锁店,并收购数十万英亩的国家农业项目,最后,一些阿联酋公司已开始在国际教育领域扩张,其主要任务是为阿联酋建立可持续的忠诚精英。

萨米尔表示,阿联酋也资助了大型埃及机构,例如埃及教法判令委员会(Dar al-Ifta),隶属于达·艾夫塔的塔克菲. 里·法特瓦斯天文台和极端主义者,这项极端主义者妖魔化伊斯兰政治运动和艾资哈尔的一些项目,此外,阿联酋还对战略专家和高级别研究人员进行严格控制,这些研究人员隶属于由美国和沙特阿拉伯拥有的研究中心、各频道和网站,对其中很多人的引诱使他们变坏。

对埃及国家安全的威胁

萨米尔确定了关于阿联酋控制埃及能力的四大威胁,首先就是与卫生和农业部门有关,尤其是在两国政治体系之间发生争端时,因为阿联酋自2014年以来已成为最大的阿拉伯投资国,并且在某些年中该国是埃及的最大国际投资国。

第二个威胁与利比亚问题有关,因为埃及在利比亚危机中失去了调解作用,而阿联酋影响力的增加使埃及失去了作为超越阿联酋的巨大货币市场的身份,并且让埃及在第一战线问题上,即成为和平与稳定保证者问题中也失去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并失去直接参与建立国家机构过程的机会。

第三个威胁与巴勒斯坦问题有关,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热潮使埃及失去了在已经破败的和平进程中发挥调停作用的机会,但这对埃及政治至关重要,特别是在美国对埃及依赖方面,无论是支持停战协议方面,还是在确立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与以色列之间安全安排方面。

根据萨米尔说法称,阿联酋还试图让法塔赫被推翻领导人、阿布扎比王储穆罕默德·本·扎耶德的私人顾问穆罕默德·达赫兰上台,以牺牲最接近埃及和平进程愿景的阿巴斯总统为代价。由于担心失去在阿联酋的地位,埃及发挥的作用主要集中在促进海湾和平协议和非海湾地区和平协议上。

至于第四个威胁,则是埃及与土耳其在东地中海的争端升级,这使其处于陷入深渊和发生冲突可能性的边缘。在这个问题上,埃及向希腊和塞浦路斯作出了很大让步,并丧失了数千平方公里的海洋空间和其下财富,这仅仅是为了向阿联酋表明忠心而与土耳其进行斗争的结果。

第五个威胁与将要建立的连接海湾与以色列和欧洲陆地和铁路有关,这是一个危险的威胁,将阿拉伯清真区与该地区其他地区分隔开来,并失去苏伊士运河部分收入及其战略重要性。

尽管埃及官员降低了这种风险,但这是一个严重的威胁,如果将埃及排除在东地中海输气管道之外,开罗将失去许多原本已经在下降的战略重要性。

萨米尔强调,阿联酋采取的举措并不是无意之举,而是将埃及和沙特阿拉伯撤出该地区领导国地位计划的一部分。

另一方面,埃及经济分析师穆斯塔法·阿卜杜勒·萨拉姆(Mustafa Abdel Salam)警告说,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项目对埃及国家安全和经济都具有危险性,他并指出,这与为苏伊士运河建立竞争性项目的协议和通过以色列港口将海湾石油运往欧洲的管道有关。

穆斯塔法·阿卜杜勒·萨拉姆解释说,目前约有60%的石油通过苏伊士运河运送,这为埃及国库以及阿联酋收购的与埃及港口竞争的以色列港口带来数十亿美元的收入。

新一年的温暖区

埃及研究员奥马尔·萨米尔认为,一些埃及机构已经开始对该联盟关系感到厌烦,而埃及政权一直将埃及与阿联酋的关系称之为战略同盟,这种厌恶情绪在利比亚问题中显而易见,这导致埃及不再干预利比亚问题,支持试图在国际框架内进行谈判并制止升级企图。

埃及似乎很早就意识到有可能被切断在利比亚存在的危险,因为埃及外交部和情报部代表团于当地时间27日对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进行访问,即自2014年两国开始出现紧张关系之时,此举发生在埃及偏向阿联酋支持的利比亚退役将军哈夫塔尔背景下。

萨米尔指出,一些接近埃及政权的圈子急于实现关系正常化,并从调解进程中撤回埃及各机构,特别是情报部门和军事部门,此后,一些批评声音出现在各大媒体中。

但萨米尔认为,这种矛盾性微不足道,他并解释称,塞西政权知道如何勒索阿联酋,以推动阿联酋接受埃及的新角色,因为其不希望在该地区发挥领导作用。

萨米尔表示,塞西要求外国投资和援助,并要求与一些国家官员进行定期和常规会晤,塞西政权活动范围没有超过地中海地区,他认为埃及可以在该地区发挥重要作用,与此同时,埃及与两个实力最弱的欧洲国家——希腊和塞浦路斯——有关。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更多中东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