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俄罗斯外交部长的礼物变成威胁波黑塞族共和国与乌克兰关系的外交丑闻

米洛拉德·多迪克(右)在萨拉热窝与拉夫罗夫举行会晤(社交网站)

俄罗斯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本月中旬对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塞族共和国的访问与他以前进行的许多其他访问都有所不同,拉夫罗夫在每次访问中都致力于表现对波黑塞族人的大力支持。

拉夫罗夫于当地时间12月14日抵达波黑塞族共和国,恰逢结束波黑战争的《代顿和平协定》签署25周年之际。

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塞族共和国总理米洛拉德·多迪克接待了拉夫罗夫,像往常一样,多迪克对这位俄罗斯客人表示热烈欢迎。

在当地时间12月15日举行的联合新闻发布会期间,米洛拉德·多迪克在会议结束时向拉夫罗夫赠送了一份宝贵礼物,这是一个古老的东正教圣像,许多媒体出席了该会议。

东正教圣像和印章是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塞族共和国与乌克兰之间的争端点(社交网站)

礼物变成丑闻

如果波黑塞族共和国外交部没有在第二天(即12月16日)收到乌克兰驻萨拉热窝大使馆外交照会的话,这件事本可以自然过去,乌克兰大使馆在照会上谈及,该历史文物实际上是乌克兰国财产,并且是乌克兰文化遗产的一部分,照会中并谈及,这个历史文物 已丢失多年,乌克兰人要求波黑塞族共和国就如何获得该文物以及如何存在于该国进行官方澄清。

波黑外交部长比塞拉·图尔科维奇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阿文网采访时表示,“外交部立即将上述照会发送至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主席团,并要求对乌克兰照会中所载的指控作出官方回应。”

关于外交部将采取的下一步行动,波黑外交部办公室告诉半岛电视台说,“我们正在等待总统府的正式指示,我们可以根据‘在这种情况下有权执行某些措施的特定机构’要求采取行动。”显然指的是波黑外交部长比塞拉·图尔科维奇发表官方声明的内容,后者在声明中表示,此事的严重性可能需要波黑塞族共和国情报局或国际刑警组织等其他各方的干预。

哈里斯·达维舍维奇:这个问题涉及宗教和文化层面(半岛网)

宗教、文化和法律意义

显然,这个问题不仅仅与政治有关,不仅仅与俄罗斯和乌克兰之间的紧张关系有关,而且这个问题具有文化和宗教意义。为了找到答案,半岛电视台对萨拉热窝大学艺术史系主任哈里斯·达维舍维奇博士进行了访问,后者表示,“这个印章已有300多年的历史了,具有极大的宗教和文化意义。”

根据哈里斯·达维舍维奇说法称,“印章明显存在宗教方面的意义,其描述了圣·尼古拉斯被耶稣和圣母玛利亚包围着,耶稣给了他圣经,圣母玛利亚给了他锦带,圣·尼古拉斯接受了这些礼物,他打开圣经,把锦带挂在脖子上。”

哈里斯·达维舍维奇还补充说,关于这个印章的文化意义,印章背面是蜡封,其涉及敖德萨地区保护物质文化和自然古迹区域委员会,该委员会1926年至1930年期间在前苏联地区进行搜寻和挖掘文物古迹,并将其发现记录在特殊档案中。”

这个印章似乎还具有法律和刑事方面的意义,波黑塞族共和国是《关于禁止和防止非法进出口文化财产和非法转移其所有权的方法的公约》(联合国教科文组织,1970年)的签署国,如果考虑到这一点,则存在两个争议点:首先,印章是如何到达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塞族共和国的?第二,在没有获得主管文化机构批准情况下是如何离开该国?

关于上述事件对波黑塞族共和国与俄罗斯关系的影响问题,《阿瓦兹报》主编塔里克·拉佐维奇(Tariq Lazovic)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阿文网采访时表示,“外交常识中没有类似事件的发生,当人,俄罗斯和乌克兰之间的紧张关系无疑增加​​该事件的敏感性。我认为,这一事件不会对波黑塞族共和国与俄罗斯之间的双边关系产生重大影响,但肯定会影响俄罗斯与波黑塞族共和国的关系,特别是对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塞族共和国总理米洛拉德·多迪克产生更大影响。”

塔里克·拉佐维奇:俄罗斯和乌克兰之间的紧张关系无疑增加​​该事件的敏感性(半岛电视台)

俄罗斯退还礼物

随后,俄罗斯外交部宣布,“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塞族共和国外交大臣向俄罗斯外交部长赠送的印章将交还给赠送者,以进一步澄清其历史。”

波黑塞族共和国外交部长办公室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阿文网采访时强调称,“当地时间12月23日,波黑塞族共和国驻莫斯科大使馆口头确认称,俄罗斯外交部已将该印章归还波黑塞族共和国,并且尽快将其送回波黑塞族共和国。”

波黑塞族共和国外交部长办公室,“波黑塞族共和国没有相关法律规定外国官员应归还从波黑官员那里收到的礼物,因此,这是我们外交实践中的第一例。”

尽管米洛拉德·多迪克办公室发表了官方声明,否认印章被盗,并声场此事没有犯罪嫌疑人,波黑塞族共和国驻莫斯科大使友好地将印章归还多迪克办公室的消息,引发了无数质疑。

值得注意的是,从一开始,俄罗斯外交部长对波黑塞族共和国的访问充满了紧张气氛,由于类似举措违反了外交规范,因此,遭遇许多批评,拉夫罗夫在首都萨拉热窝郊外与多迪克举行了会晤,在双方代表团会议上以及第二天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都没有出现波黑塞族共和国的国旗。

与此同时,拉夫罗夫在新闻发布会上发表声明称,有必要修改《代顿和平协定》,这激怒了波黑塞族共和国人,并对此表示抗议。波黑塞族共和国总统府成员查菲克·贾法罗维奇(Chafik Jafarovic)和克罗地亚塞尔科·科梅西奇(Celko Komesic)发表声明,宣布拒绝与俄罗斯外交部长举行会晤。

与通常情况相反,俄罗斯外交部长仅与波黑外交部长比塞拉·图尔科维奇举行了会晤,而波黑塞族共和国总统理事会(由三名成员组成)热切希望与代表俄罗斯等重要国家的部长和高级官员会面。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Ukrainian President Volodymyr Zelenskiy and Turkish President Tayyip Erdogan review the honor guard during a welcoming ceremony at the Mariyinsky Palace in Kiev, Ukraine February 3, 2020. REUTERS/Gleb Garanich

根据观察家的说法称,过去六年来,乌克兰与土耳其之间的关系得到了加强,在各个领域达到了先进水平,而乌克兰与其邻国俄罗斯之间的危机在这些关系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Published On 2020年3月8日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