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在总统任期的最后几周内考虑的四个问题

争议仍可能在特朗普任期的最后一个月内盛行 (路透社)
争议仍可能在特朗普任期的最后一个月内盛行 (路透社)

现在是2020年12月23日,距离美国当选总统乔·拜登在2021年1月20日正式宣誓就职正好还有4周的时间,但是在这段时间内,现任总统特朗普仍将占据白宫,并将忙于幕后的各类策划和布局。

据报道,特朗普正考虑在其在任的最后一个月内实现多种想法,包括有争议的想法,以及愚蠢、不切实际的想法。

自在大选中落败以来,特朗普一直沉迷于继续努力以颠覆选举结果,但迄今为止,他的努力没有一次取得成功。据报道,特朗普一直在询求新的招式,而每一次的结果都比他先前的努力更为绝望。据报道,特朗普还一直在设法奖励其忠实支持者,因为他们在法律方面面临着困境。另外,特朗普还在加大对乔·拜登之子亨特的压力,而后者也面临着法律困境。

以下是特朗普可能会在明年1月20日正午钟声敲响之前去做的四件事情:

要求国会拒绝选举人团的投票结果

尽管这一想法极其徒劳,但这并没有阻止特朗普及部分共和党支持者对它的追求。

美国国会将在明年1月6日召开会议,正式对今年12月14日举行的选举人团投票进行计数,这场投票的结果与预期的一样:乔·拜登赢得了306张选举人票,而特朗普赢得232张。根据美国宪法,拜登将成为2020年总统选举的获胜者。

在下个月召开的国会联席会议上,任何成员均可以对任何州内的选举结果提出异议。如果一名众议员与一名参议员共同反对某个州的投票,那么,众议院和参议院将对这项异议进行为期两个小时的辩论。

在辩论之后,每位议员都将进行投票,如果众议院和参议院均以多数票表示反对,那么选举人票的资格将被取消,而这是自1887年《选举计数法》颁布以来从未发生过的事情。

最近的一次针对异议的投票,发生在2004年的总统选举之后,当时,民主党参议员芭芭拉·博克萨与民主党众议员斯蒂芬妮·塔布斯-琼斯,共同反对小布什在俄亥俄州的胜利,认为该州存在投票违规的情况。但最后这项反对意见被认定不成立。

特朗普21日与众议院的部分共和党议员举行了会晤,其中部分议员公开表示将反对某些州的选举人票。而特朗普本人也一直在推文中谈及这些情况,甚至感谢共和党议员莫布鲁克斯,因为后者在过去3周内一直在组织提出异议的工作。

特朗普的儿媳劳拉·特朗普22日向福克斯新闻的记者表示,“具有决定性意义的日期是1月6日”,“而且我认为,会有人说我们不同意乔·拜登出任美国第46届总统,说我们相信唐纳德·特朗普赢得了这场选举,而说什么是他们的权利。”

既然如此,为什么说这种努力极其徒劳呢?

首先,目前没有任何共和党参议员表示会与众议院议员共同提出异议。那些发表意见的人也认为,这个想法无法实现。

“我的意思是,在参议院内,这个想法就会宣告落空”,参议院共和党议员中的二号人物约翰·图恩在21日向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说。 “我只是认为这没有多大的意义,让每个人都去承受这样的过程,而最终结果又是显而易见的”。

当选参议员汤米·杜伯维尔上周暗示,他将提出异议 ——他将在1月6日的3天之前宣誓就职,但是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终于在上周向拜登的胜利发出了姗姗来迟的祝贺——警告共和党参议员,不要在1月6日提出异议,因为随后产生的投票使他们陷入政治困境,届时,他们将不得不公开投票反对特朗普或反对选民的意愿。目前尚不清楚,麦康奈尔是否已与杜伯维尔取得联系,而后者的言论受到了特朗普的称赞。

但是,这位新参议员是否会在上任之后立即采取这样的行动,还有待观察。

即使反对者推动在众议院和参议院内举行投票,民主党众议院当然也不会支持他们,而且已有足够的共和党参议员表示,他们将投票反对,这些挑战“将会落空”。

任命特别调查顾问

特朗普已经询问并敦促一名独立的特别顾问,去调查广泛的选举违规操作,迄今为止,州级选举官员或联邦调查人员尚未发现任何证据。

美国司法部长威廉·巴尔21日表示,“如果我认为特别调查顾问是现阶段正确而恰当的工具,那么我就会任命这样一个人”,“但是,我没有这样做,而且我也不会这样做”。巴尔将于23日卸任,此后将由杰弗里·罗森担任代理司法部长,后者将不得不应对特朗普对此事施加的压力。

与此同时,据报道,特朗普希望任命一位专职顾问来调查乔·拜登之子亨特。根据两周前揭露的消息,司法部已经在调查亨特·拜登的税务事务。即使一名特别调查顾问的存在,将确保在乔·拜登担任总统期间继续进行相关调查,但巴尔却表示,他“没有计划”任命这样一名人员。

巴尔表示,相关调查“目前正在司法部内部以负责任和专业的形式进行”。

美国司法部长威廉·巴尔并未接受特朗普希望任命特别顾问以开展调查的意愿 (美联社)

发布赦免决定

根据传统,特朗普可能会在任期的最后时间里发布大量的赦免与减刑决定,而且,根据传统,其中部分决定可能会引起争议。

特朗普已经赦免了他的前任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弗林,而后者因向联邦调查局提供有关他在2016年与俄罗斯驻美国大使之间的对话的虚假证词而被定罪。

据报道,特朗普正在考虑给予赦免或减刑的名单包括:特朗普前任或现任顾问罗杰·斯通、史蒂夫·班农,与保罗·马纳福特、前国家安全局工作人员爱德华·斯诺登,维基解密创始人朱利安·阿桑奇。

特朗普将打破传统的地方,在于他可能会先发制人地给予赦免权,即提前赦免那些尚未被指控犯有联邦罪行的人们,使他们免于接受未来的调查。据报道,特朗普曾为他的家属咨询过这种赦免方式,包括他的女儿伊万卡及其丈夫贾里德·库什纳。此外,据报道,特朗普的密友兼律师鲁迪·朱利安尼也在为此进行游说。

而特朗普可以挑战传统的地方在于,如果他坚持赋予自己“特赦”权,那么,这也将引起宪法专家之间的辩论。

理查德·尼克松曾在陷入“水门事件”后也曾考虑过这种想法,但是他的法律专家认为,这不是可行的想法。最终,在1974年尼克松辞职之后,他的继任者杰拉尔德·福特赦免了他。

即使特朗普的确实现了自我特赦并获得了合法性,这也仅仅能使他免于受到联邦起诉。纽约的一名地方检察官正在对特朗普的商业交易进行调查,而这种地方性的调查不会受到自我特赦的影响。

动用军事管制法

特朗普在紧握统治权不放手的过程中,是否会让军队介入?这是弗林公开提出的一个想法,据报道,特朗普曾在周五的会议上提出了这个想法,而弗林也参与其中。

弗林上周在电视采访中表示,“如果他愿意的话,他还可以将军事能力部署在摇摆州内,然后基本上能在每个州内重新举行选举。这也不是没有先例可循”,在相关表述中,弗林错误地暗示,援引军事管制法而完成合法选举并非无前例可循。

弗林的言论推动美国陆军部长瑞安·麦卡锡,与参谋长詹姆斯•麦康维尔在25日发表联合声明,坚称“美军在决定美国大选结果的问题上不会发挥任何作用”。

据报道,在特朗普周五召开的会议上,这个想法已被他的高级顾问们“击落”。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更多特朗普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