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世界上最秘密民兵组织“瓦格纳”的俄罗斯雇佣军自白

《观点》:马拉特被要求向利比亚派遣叙利亚战斗人员,在派遣战斗人员之后,他接受那里一位同事电话询问:“我们可以将其用作自杀炸弹吗?”(路透)
《观点》:马拉特被要求向利比亚派遣叙利亚战斗人员,在派遣战斗人员之后,他接受那里一位同事电话询问:“我们可以将其用作自杀炸弹吗?”(路透)

俄罗斯战斗人员马拉特·加比多林只会短暂露面,但是,他却第一次以真实姓名出现在位于立陶宛的俄语网站美杜莎(Medusa)的访谈中,在接受采访过程中揭示了俄罗斯雇佣军的相关信息,并讲述了自己与瓦格纳集团的关系,同时谈及他的战斗,他的怀疑和他的愤怒。

法国杂志《观点》用上述观点展开了关于这名雇佣军的讨论,这位来自世界上最秘密的民兵组织内部人员讲述了其中的故事,此后,他对取消出版访谈书籍感到失望,而他认为,这本书可以为他作证。

马拉特·加比多林(现年54岁)试图出版一本书,题为“我们两次踏入同一条河”,然而,据《观点》文章作者马克·尼克松(Mark Nixon)说法称,在他自动消失之后,克里姆林宫决定取消这本书的出版。

当谈及雇佣军禁忌时,马拉特试图谈及瓦格纳所有者叶夫根尼· 普里戈津(Yevgeny Prigozhin) (现年59岁)的绰号,后者被称之为“普京的厨师”。因为叶夫根尼过去曾为俄罗斯总统供应正餐,现在他是一名商人,并由于对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的干预而受到美国制裁。

马拉特·加比多林在谈话中强调称,尽管遍布在乌克兰、叙利亚、利比亚、中非共和国、苏丹、莫桑比克和马达加斯加境外的民兵人数不断增加,但俄罗斯当局否认叶夫根尼对瓦格纳集团的影响。

丑化形象

据《观点》杂志称,瓦格纳集团所有者没想到他的雇员会揭示他的秉性,这位雇佣军提出质疑称,“每个人都知道我们的存在,并隐藏有关我们的舆论真相,这是正常之举吗?”

据该杂志称,前士兵马拉特·加比多林传记始于2015年加入瓦格纳集团之际,并被派往叙利亚,参加由ISIS控制的油井的开采活动。 ”他告知所有的新来者有关其所执行任务的危险性,“这可能对你们造成非常严重的后果。”

对于马拉特·加比多林而言,风险至关重要。由于他将其视为未来的收入来源,因此他参加了巴尔米拉战役,并很快成为侦察部队指挥官,他在2016年3月受了重伤,并感谢上司对他的关心。

根据法国杂志报道称,马拉特·加比多林仍然感到极度痛苦,并且对前军事情报员兼雇佣军事实上的负责人迪米特里·乌特金(Dimitri Utkin)感到特别生气,即所谓的“瓦格纳”集团前负责人,指责他丑化瓦格纳集团形象,掩盖了2017年拍摄的瓦格纳集团4名成员的工作,当时他们对一名叙利亚逃亡军人实施了酷刑,将其折磨致死,然后才砍下他的头,并放火焚烧了他的尸体。

加比多林表示,“是迪米特里·乌特金要求他们这样做的,以威吓其他叙利亚士兵,他下令拍摄视频,现在所有人都认为瓦格纳男人是嗜血的恶魔。”

武器短缺

法国《观点》杂志报道称,雇佣军的另一个失望是瓦格纳专业水平低下,因为一半的新兵都不知道如何射击,而且他们的训练不足,对于有经验的战士来说,他们的目标是生存,他们不再考虑胜利。迪米特里·乌特金拥有一群摔跤手,他现在领导一支奴隶军,这将导致受害者人数增加,这是由于领导层的疏忽导致了武器的缺乏,他们不愿意要求更多钱财。”

在此背景下,加比多林回忆说,在2019年,他被要求将叙利亚战斗人员派往利比亚,他听从了命令。然而,不久之后,他的一位同事打来电话,让他感到震惊,他同事对他询问说, “我们可以将他们(叙利亚战斗人员)用作自杀炸弹吗?”,加比多林惊讶地说道,“一个正常的人怎么能提出这样的要求?”

雇佣军加比多林将入侵巴尔米拉归因于瓦格纳士兵,而不是将其归因于常规的俄罗斯军队,后者在2016年对雇佣军进行了错误空袭,加比多林表示,“我们中的许多人当天死亡。”他并指出,俄罗斯将军对自己的战绩感到沮丧,这是他们获得低质量武器的原因之一。

除了出版书籍之外,马拉特·加比多林正在考虑根据他的故事发行一部电影,并表示,他不害怕揭露这些信息所带来的后果,因为“对我施加身体上的压力是愚蠢举动”,但是,官方公布的决定与雇佣军意愿背道而驰,他本人亲自给出版商打电话,告知后者他决定放弃出版这本书。

来源 : 法国媒体

相关文章

与退役将军哈夫塔尔武装部队并肩作战的大多数俄罗斯雇佣军通过巴尼·瓦利德市向利比亚中部撤离,与此同时,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军则继续向的黎波里以南推进。另一方面,华盛顿指责莫斯科向哈夫塔尔供应战机,以试图重演叙利亚情况,而俄罗斯议会官员则否认向利比亚派遣部队的说法。

2020年5月27日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