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获胜后:伊朗人乐观地消除战争幽灵 担心特朗普引发危机

鲁哈尼:至关重要的是下一届美国政府的政策,而不是谁赢得选举 (阿纳多卢通讯社)
鲁哈尼:至关重要的是下一届美国政府的政策,而不是谁赢得选举 (阿纳多卢通讯社)

在民主党人乔·拜登宣布赢得美国总统大选后,伊朗观察员对从该国消除战争的幽灵感到乐观,而其他人则警告即将卸任的唐纳德·特朗普离开白宫之前将在该地区制造新的危机。

美国大使馆前总部所在地首都德黑兰,55岁的法塔玛·贾赫罗米表示,她密切关注美国的总统大选,她对拜登的胜利感到乐观,因为他承诺重返前任总统特朗普于2018年退出的核协议。

她在接受半岛网记者采访时说,特朗普对伊朗施加的高压制裁将普通公民的生活作为目标,曾经,她的家人和大部分伊朗人在2015年签署核协议后都松了一口气。

46岁的穆罕默德·雷扎·莫拉迪对共和党总统败选表示高兴,他说,在当前的敏感时期,他关注的是消除战胜的幽灵,如果特朗普连任,战争的幽灵会再次游荡在地平线上。

莫拉迪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他降低了美国领导人变更会使伊朗人民生活状况改善的可能性,他认为,真正的原因是腐败在伊朗内部蔓延,伊朗的自然资源,如果管理得当并将其用于为人民服务,足以满足伊朗的所有需求。

阿拉伯伊朗研究中心主任穆罕默德·萨利赫·西德千恩发推文说:“我从未见过伊朗人民像现在这样对美国大选如此关注,这是普遍情况,至于官方态度,我认为政府对特朗普离开总统职位感到不满。”

官方的冷漠

除了街头和社交网络外,冷漠的语言主导了伊朗政客对美国大选的立场,因为最高领导人阿里·哈梅内伊认为伊朗对美国的政策是明确和经过研究的,不会随着个人离任和就职而改变。

鲁哈尼:至关重要的是下一届美国政府的政策,而不是谁赢得选举 (欧洲通讯社)

总统哈桑·鲁哈尼说:“下一届美国政府的政策是我们的任务,而不是谁赢得选举,”外交部长穆罕默德·贾瓦德·扎里夫强调,伊朗不会在美国大选中支持其中一个而反对另一个,伊朗关注的是“白宫在大选后将如何行动,而不是做出什么承诺。”

战术上的改变

为了找出美国大选结果对美国和伊朗之间紧张关系的影响,战略和国际关系研究中心前主任、伊朗前外交官阿米尔·穆萨维认为,民主党和共和党对伊朗而言是同一硬币的两个面。

穆萨维在对半岛网作出的声明中指出,在拜登时代,美国的战略不会发生改变,仅是战术变化,他强调民主党的胜利者寻求与伊朗达成新的协议,特朗普总统也未遗余力地致力于实现这一愿望,但他这一愿望接连被挫败,尤其是在安理会上。

他表示担心拜登,与特朗普不同,能够召集国际社会反对伊朗,他预计下一届美国政府重返核协议的条件将是伊朗可能不会轻易接受的条件,这意味着双方将再次调解,但以色列、沙特和阿联酋会努力在伊朗和美国之间制造新的危机。

穆萨维:民主党和共和党是同一硬币的两个面 (半岛电视台)

生活状况

而且,拜登的胜利是否会有助于改善伊朗的生活状况,经济研究者布里亚·阿斯特基警告不要依赖民主党重返核协议的承诺,他补充说,许多障碍将阻止下一届美国政府重返核协议,解除特朗普对伊朗施加的制裁的可能性非常小。

阿斯特基在对半岛网作出的声明中指出,有些人正在等待鲁哈尼总统与下一任美国总统坐在谈判桌旁,但是,在鲁哈尼政府剩余执政期间内,美国和伊朗进行任何直接谈判是不可能的,他对伊朗生活困境近期得到大幅改观并不感到乐观。

他预计,拜登的胜利将在未来几周内体现在伊朗货币价值的改善和遏制通货膨胀上,而这归因于民主党在美国重新掌权的心理影响。

阿斯特基排除了在鲁哈尼政府的剩余执政时期,美国和伊朗进行任何直接谈判的可能性 (半岛电视台)

消除战争的幽灵

关于拜登政府在未来一段时间内诉诸军事手段与伊朗打交道的可能性,伊朗革命卫队前司令侯赛因·卡纳尼·穆格丹表示,与共和党同僚不同,美国民主党人通常更倾向于从内部改变伊朗政权。

他在对半岛网作出的声明中预计,海湾将在未来一段时间内保持平静,排除军事选择并不意味着美国的敌对态度结束,而是由于民主党人在保留了遏制伊朗战略的同时采取了不同的策略,并通过阻止伊朗支持反对以色列的运动,破坏抵抗轴线。

卡纳尼·穆格丹总结到,即将到来的海湾紧张局势将因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离开白宫之前为实现过去4年来他未做到的事情造成,特朗普可能采取报复措施,波及到在总统竞选中抛弃他的该地区的一些前盟友。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更多中东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