诉诸最高法院:关于特朗普威胁的四大疑问

特朗普提前“宣布”选举结果:我们赢得了这场选举,我们当前的目标是确保投票过程的公正性 (阿纳多卢通讯社)
特朗普提前“宣布”选举结果:我们赢得了这场选举,我们当前的目标是确保投票过程的公正性 (阿纳多卢通讯社)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本轮选举的计票过程结束之前,便宣布他已取得胜利,并指控民主党竞争对手乔·拜登存在选举欺诈,承诺将诉诸最高法院,从而将自己完全置身于这场冲突之中。而拜登则表示,已作好准备将这场竞争进行到底,以承认这场他认为已经取得的胜利。

为了看清这场冲突,法国媒体《巴黎人报》报道将通过四点疑问来进行讨论。

存在怎样的威胁?

这篇报道称,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乔·拜登正是发起威胁之人。当拜登走向镜头并表现出取得最终胜利的乐观,因为担心竞选对手会提早宣布获胜而呼吁外界等待最终计票结果的产生,这些都构成了威胁。

特朗普感到自己受到了攻击,于是很快分两个阶段予以 回应,一是在推特上指责竞争对手“窃取选举”,二是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尽管计票过程尚未结束,但是“我们已经在这场选举中取得了胜利,我们当前的目标是确保投票的公正性,我们希望法律能够得到正确的执行。我们将诉诸最高法院。我们将会获胜,而且我认为,我们事实上已经获得了胜利”。

而民主党阵营认为这种说法是“可耻的、史无前例的、虚假的”,并在一项新闻声明中指出,“我们的法律团队已准备好抵制这类攻击”。

两名美国总统候选人——特朗普(右)与拜登 (路透社)

特朗普为什么要反对邮寄投票?

这篇报道提出,特朗普在几周前曾暗示要诉诸最高法院,谴责以邮寄方式完成的投票,因为这种方式在过去的任何一届美国大选中都不重要,尤其因为它是民主党选民的首选投票方法,而且计算这类选票往往需要更长的时间,从而可能会导致最终的选举结果推迟公布。

报道指出,本轮总统任期即将结束的特朗普坚持认为,这种投票方法为各类选举欺诈行为和推迟宣布结果开辟了道路,与此同时,特朗普强调,“我们有权在11月3日知晓最终的获胜者”,他还表示,希望在计票结束之前便公布结果。

而对于民主党而言,这将是一种非常可怕的情景。民主党参议员伯尼·桑德斯曾在几天之前表示,“特朗普可能会在选举当日的晚上10时出现在电视屏幕上,并发表讲话称:感谢美国人民让我实现连任!但是在随后的日子里,随着对邮寄选票的统计,我们将发现,获胜的是拜登,而特朗普则将对此回应称:看吧!我已经告诉过你们了,这种方式完全属于欺诈。”

特朗普将根据什么来上诉最高法院呢?

巴黎高校讲师让·埃里克·布拉纳表示,“如果特朗普认为自己会获胜,他就不会发表有关要诉诸最高法院的声明,因为这样做需要他拿出所有一切,而他希望不计代价地阻止摇摆州完成计票,反过来讲,只要他已经发出这项声明,那么他就一定会做到”。

报道质问称,特朗普打算如何证明他诉诸法院的正当性,他会直接否定整个投票过程吗?图卢兹大学美国文明教授弗朗索瓦·科斯特对此回答称,答案是否定的,因为“在诉讼的第一阶段无法通过美国最高法院对整个投票过程进行上诉”。

因此,此事无法超越州级水平,据悉,“事先投票的做法自150年来在各州便已存在,每个州都有自己相应的法律规定,因此,部分州接受在投票日寄出的带有邮戳的选票,部分州则不接受。”

报道警告称,最高法院已经在投票之前对这个问题采取了立场,即拒绝共和党人在宾夕法尼亚州和北卡罗来纳州发出的关于审计11月3日之后寄达的选票的呼吁。

由于上诉的可能性已被正式排除在外,特朗普阵营将必须证明选举中存在欺诈行为,正如美国宪法律师爱德华·佛利在特朗普的新闻发布会后所解释的那样,有效选票将进行计算,只有在对投票有效性存在极大怀疑时,最高法院才能实施干预,而目前的情况未必如此。“法治将决定在每个州的民众投票中的正式获胜者,对此,不应进行任何干涉”。

法院的新构成对特朗普有利吗?

尽管最高法院只对限于特定州的几千张选票具有决定性,但是,这篇报道怀疑特朗普是否可以从中受益?特别是鉴于组成该委员会的9名法官中有6名来自保守派,而特朗普已经任命了其中3名。

弗朗索瓦·科斯特从理论上认为,任期即将结束的总统可以从中获得一些好处,但是“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被视为坚持制度原则之人,他拒绝任何损害美国最高司法机构形象的行为,但是,其余5名成员则可能在没有他的情况下行事,并为特朗普的利益服务” 。

来源 : 《巴黎人报》

相关文章

更多特朗普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