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特朗普和拜登都不认输,会发生什么?

《纽约时报》表示,候选人之一放弃权力对于实现民主过渡非常必要 (阿纳多卢通讯社)
《纽约时报》表示,候选人之一放弃权力对于实现民主过渡非常必要 (阿纳多卢通讯社)

《纽约时报》报道说,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暗示他不会承诺和平移交权力,许多评论员都对美国选举制度“破碎”敲响了警钟,人们认为选举制度在此次总统大选结束后异常容易遭遇危机。

美国研究人员和历史学家丹尼尔·拉尔森在该报上发表的文章中说,所有民主过渡的基础是一方愿意将权力移交给另一方,如果没有这种移交,必将发生武力夺取政权的情景,届时决定权将被握在军队手中,或是该国陷入内战。

拉尔森指出,人们越来越担心美国可能会走向权力无法和平移交的时刻,在此情况下,问题的解决将由美国的“政治”状况,而不是法律机制决定。

拉尔森认为,美国的选举制度在许多方面都非常强大,在其他总统制国家,选举委员会宣布选举结果,之后政治聚光灯立即转向败下阵来的候选人,后者必须做出关键决定,即是否接受选举结果,这对民主来说是至关重要的时刻。

另一方面,美国选举机制尽管存在缺陷和弊端,但它提供了更大的制度保证,因为在其他国家被视为个人决定的选举进程在美国需耗费两个半月的时间,并且选举在一系列法律程序的框架内进行,这些程序赋予参与者获得权力移交的可能。

文章指出,美国任何一次总统选举都分两个阶段进行,第一个阶段是候选人在12月中旬选举日投票前竞争州一级的选票,第二阶段是1月国会进入点票阶段。

竞选第一阶段有无数地方和州级官员参与,如果这些人中,即使有很少人冲出党内选举,那么届时权力都有可能移交到他的手中,而州长宣布反对党获胜是双方都必须服从的司法裁决。

储备权限

州议会还具有储备权限,使他们可以无视全州范围内的投票并自行任命选举人,这种权力对制度构成了“严重威胁”,使选举越出轨道进行,但它赋予更多参与者获得权力移交的机会。

文章强调,美国选举机制为权力移交提供了许多机会,但前提是候选人之一服从结果并表明愿意移交权力,以避免局势趋向深渊。

最坏的情况必然是其中一名候选人拒绝接受选举结果,而他的政党对各个层面上的选举制度均持完全相同的立场,如果发生这种情况,那么美国的车轮必将驶向灭亡。

文章总结到,如果其他国家任何雄心勃勃的独裁者能够挑战或破坏选举委员会以杀死民主,那么坚定的美国人只有利用宪法武器库内的“模棱两可”和“错综复杂”才能到达同一目的。

来源 : 纽约时报

相关文章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拒绝承诺,如果他在11月3日大选中输给竞争对手民主党候选人乔·拜登后将和平移交权力,他的言论引发了民主党甚至共和党人的谴责。

2020年9月24日

编辑詹姆士·万豪认为,正是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缺点使他登上了顶峰,与许多领导人一样,总统也渴望获得选民的热爱和关注。

2020年10月29日
更多特朗普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