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为普京“没有灵魂”的拜登将会如何反制俄罗斯?

拜登对待俄罗斯的态度远比特朗普坚定,而这也是他恢复美国全球影响力战略的内容之一 (美联社)
拜登对待俄罗斯的态度远比特朗普坚定,而这也是他恢复美国全球影响力战略的内容之一 (美联社)

对两名美国领导人而言,一切都源自对俄罗斯总统普京的“灵魂注视”。

美国前总统小布什在2000年与普京首次会晤后表示,发表了他的名言——“直视普京的双眼,我能感觉到他的灵魂。他是个可以信赖的人”,而当时的普京,朝气蓬勃也充满羞涩,正在寻求西方重量级政治人物的认可。

在当时,美国将俄罗斯视为一个在冷战之后失去权势,并从苏联解体的痛苦中恢复而崛起的民主国家,对于小布什统治时期的白宫而言,俄罗斯虽然是一个区域大国,但是它的经济疲弱、军事力量失调,甚至难以应付车臣。

在11年后,时任美国副总统的乔·拜登与经验丰富、自信满满的普京举行了会晤,他通过亲手挑选的继任者梅德韦杰夫打破了对总统任期的限制,并在担任一届总理之后再度回归总统之位。

拜登谴责普京打击反对派并迫害石油大亨霍多尔科夫斯基。

此后,他们的对话出现了惊人的转变。

根据《纽约客》杂志的报道,拜登回忆称,他曾于2011年在克里姆林宫举行的一场会议上告诉普京称——“我直视你的双眼,但我并不认为你有灵魂”,“然后他也回看着我,微笑着说,’我们彼此了解’。”

无法重置

拜登当时的老板巴拉克·奥巴马,将与日益自信的俄罗斯“重置”关系,视为其政府的首要任务之一。

但是,随后普京突破却突破了一条或者两条政治底线。

经过2008年的一场短暂战争后,俄罗斯与其最小的邻国格鲁吉亚“重建”了它在前苏联内的统治地位。

普京通过支持伊朗、挽救叙利亚总统阿萨德的统治政权、支持利比亚退役将军哈夫塔尔等一系列的操作,逐渐恢复了俄罗斯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

俄罗斯还支持乌克兰境内的分离主义者,据报道,它还在整个欧盟范围内支持欧洲怀疑主义者及民族主义者,并涉嫌干预了2016年的美国总统选举,从而使他的“朋友”唐纳德·特朗普成功上台。

拜登将成为第五位与普京打交道的美国总统。普京显然很清楚,他与白宫建立联系的机会微乎其微。

拜登:“我将反对像普京这样的独裁者”

拜登将俄罗斯视为美国主要的竞争对手,认为俄罗斯是对美国国家安全的“最大威胁”。

拜登还将普京政府称为“偏执狂”,因为该政府涉嫌通过军事级的神经毒剂来暗杀反对派领导人阿列克谢·纳瓦尼。

拜登在10月初表示,“这是俄罗斯政权陷入偏执的标志,它甚至无法容忍任何批评与异议。”

拜登对俄罗斯的态度远比特朗普更为坚定,而这也是他恢复美国的全球影响力的宏观战略的内容之一。拜登打算重建与欧盟之间的联系,并恢复对普京等政治强人所施加的压力。

拜登在今年8月发表推文称,“与特朗普不同,我将捍卫我们的民主价值观,并将反对像普京这样的独裁者”。

观察人士纷纷表示,在克里姆林宫上方聚集的乌云中看不到一丝希望。

来自莫斯科的卡内基智库研究员亚历山大·鲍诺夫向半岛电视台记者表示,“拜登显然已经承诺与西方团结起来,反对特朗普主义在世界范围内的蔓延”。

克里姆林宫的沉默

与此同时,克里姆林宫对拜登的选举胜利故意保持沉默。

在部分电视网络宣布拜登是11月3日投票中的获胜者之后,大多数西方国家领导人都在11月7日向这位当选总统表示祝贺,而普京却仍在等待最后的统计结果。

克里姆林宫发言人德米特里·佩斯科夫在11月9日的电话简报中向记者们表示,“我们认为,等待选举正式结果的出台,才是正确的做法。”

但是在2016年宣布特朗普获胜后,克里姆林宫在数小时内便发出了祝贺。

佩斯科夫对与新一届美国政府恢复关系“正常化”表示谨慎的希望,但是他并没有提到拜登的名字——“省略使俄罗斯政府感到不悦的政治人物的名字”是克里姆林宫的一个古老传统。

在有关美国大选的罕见讲话中,普京仍然避免提及拜登之名。

普京在10月7日(他68周岁生日这天)接受电视采访时指出,“我们将与任何一位得到美国人民信任投票的美国总统进行合作。”

媒体的声音

亲近克里姆林宫的电视网络和出版物更具说服力。

这些媒体展示了前苏联领导人安德烈·格罗米科在1998年与当时担任国会议员的拜登举行会晤的档案,他们嘲笑拜登的“衰老”,并质疑美国选举制度的可靠性,这些都与特朗普关于民主党人“窃取大选”的毫无根据的主张遥遥呼应。

亲普京的电视人物德米特里·基谢列夫曾表示,美国应该化为一堆“灰烬”,他在周日晚上的节目中表示,美国的总统选举证明,美国并不是“一个国家,而是一所巨大的、混乱的、存在犯罪行为的公寓”。

而另一位颇受欢迎的节目主持人弗拉基米尔·索洛维耶夫也在11月5日发表推文称,“很明显,美国对选举程序的信任导致了沉重的打击”。

对普京的强硬

但是,拜登将如何对俄罗斯施加压力?

爆发点之一在于乌克兰问题的和平解决方案。自2014年以来,亲俄罗斯的分离主义者一直在与乌克兰中央政府作战。而拜登一再表示,他希望北约扩大规模,并可能包括乌克兰在内。

像这样的举动肯定会激怒普京,并且可能在分离主义扩散的顿巴斯地区引发更多的暴力行径。

来自乌克兰首都基辅的分析师阿列克谢·库什克向半岛电视台记者指出,“对俄罗斯施加的巨大压力可能会导致顿巴斯地区局势的升级”。

而另一个压力点则在于经济。

西方国家已经开始因吞并克里米亚的问题而对俄罗斯实施制裁,禁止向俄罗斯的石油和天然气工业转让先进技术,并限制针对俄罗斯银行和能源公司的信贷业务。

美国还制裁了俄罗斯最重要的能源项目建设——耗资110亿美元的天然气管道项目“北溪2号”(Nord Stream 2)。该项目旨在使俄罗斯的天然气管道运输能力增加一倍,以便将海底天然气运至欧洲并绕过乌克兰,这可以节省高额的过境费用。

但是,尽管这些制裁损害了俄罗斯的经济,但却也被部分媒体用来将西方妖魔化。

事实证明,更有效率的做法是针对俄罗斯高级官员实施个人制裁,而拜登可能会扩大这项制裁名单。

流亡的俄罗斯反对党领袖、前国会议员吉纳迪·古德科夫向半岛电视台记者表示,“我并不排除开始对俄罗斯高层官员实施严重的个人制裁的可能性,这也将是最有效的制裁。”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美国《纽约时报》报道称,白俄罗斯、中亚和高加索地区同时发生危机震惊了克里姆林宫,这迫使俄罗斯急于挽救其在前苏维埃共和国地区的利益,同时爆发的危机也破坏了俄罗斯总统普京在世界舞台上杰出领导人的形象。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