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以冲突:拜登会解决特朗普破坏导致的问题吗?

拜登政府将接受新现实,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吞并戈兰高地并支持正常化 (路透社)
拜登政府将接受新现实,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吞并戈兰高地并支持正常化 (路透社)

“守门员”特朗普政府以牺牲巴勒斯坦一方的利益为代价,为以色列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进更多球留下了开放的球门,美国没有作出丝毫抵抗或共同付出努力。

在此介绍之后,美国国家安全和外交政策网站The Intercept的记者莫塔达·侯赛因在一篇题为“特朗普摧毁了巴以和平的希望,而拜登无法重建”的文章中,强调了特朗普政府对实现满足冲突各方的公正和平造成的破坏,并预见了民主党当选总统拜登时代下的和平进程。

特朗普试图说服内塔尼亚胡以打击伊朗为目标,推迟吞并计划 (欧洲通讯社)

新现实

这篇文章预计,在拜登时代,美国有关以色列-巴勒斯坦冲突的外交政策方法将重回前总统贝拉克·奥巴马时代的模样,重新聚焦在“两国方案”上,继续幻想扮演可信赖的调解人角色,即使以色列实际上是其首要考虑对象。

他指出,考虑到奥巴马政府前和平调解人的挫败感,这条道路上存在许多障碍。挫败感是因为以色列与巴勒斯坦过去达成的两次和平倡议注定要失败,伊朗核协议也是如此,但拜登过去是以及未来仍将是以色列的支持者。

莫塔达·侯赛因说,过去发生的任何事情都不重要,因为特朗普的行动使巴勒斯坦人的球门向以色列人开放,巴以冲突中的竞争环境已从2017年奥巴马时期的状况发生了根本变化。

在这种情况下,实地事实的根本变化将导致不可避免的结局,即任何和平努力将只是“两国方案”棺材上的另一个大钉子,拜登或美国任何其他总统都不大可能改变这一结果。

特朗普卸下调解员面具

侯赛因指出,特朗普和他的女婿贾里德·库什纳在过去四年中帮助以色列实现了许多外交和战略利益,对巴勒斯坦没有一丝劳苦担当,做出让步。

特朗普突然抛弃了一系列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数十年来一直坚持的反对意见,包括将美国使馆移至耶路撒冷,许可以色列吞并叙利亚戈兰高地、非法建设定居点的活动加剧,停止对巴勒斯坦的人道人道援助的扼杀,在约旦河西岸拆除破纪录数量的房屋,威胁批评以色列和指责犹太主义的人权组织,以及从数个阿拉伯国家中获得对以色列的公开认可。

然而,上述事件仅代表特朗普时代期间有关巴以冲突的一点点惊人变化。

拉马拉的高级政治分析师、巴勒斯坦团队谈判奥斯陆协议期间的法律顾问戴安娜·布托说,特朗普曾明确表示,美国完全支持以色列,他卸下了“诚实”调解人的面具,并强调美国在任何谈判中的作用都是作为以色列的律师,她补充说,特朗普想留下的遗产是实现以色列愿望清单上的一切。

(半岛电视台)

钟声不会寂静

文章指出,政治分析家排除了拜登政府朝着与特朗普方法相反,以便在谈判中取得有利于巴勒斯坦方面平等的方向发展的可能性,近期, 由库什纳、内塔尼亚胡和美国政府中一些有影响力的人建立的力量新平衡不太可能发生任何根本性的改变。

美国争取巴勒斯坦权利运动的执行主任尤塞夫·穆尼尔认为,“特朗普政府在这个问题上敲响了一些钟声,拜登无法忽视它或保持沉默。拜登政府将接受诸如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吞并戈兰高地和关系正常化等新现实。”

穆尼尔说,拜登议程上有一些优先事项,包括美国经济衰退,应对新冠疫情爆发,以及特朗普政府在国际层面上留下的一系列值得高度重视的紧迫问题。

来源 : 美国媒体

相关文章

更多中东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