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戈尔诺-卡拉巴赫战争真得结束了吗?

阿塞拜疆调查人员在最近解放的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冲突区遭遇炮弹袭击街道上的弹药碎片附近,2020年10月29日摄于巴尔达镇 (路透)
阿塞拜疆调查人员在最近解放的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冲突区遭遇炮弹袭击街道上的弹药碎片附近,2020年10月29日摄于巴尔达镇 (路透)

在短短40天内,阿塞拜疆人在荒凉且阳光普照的山坡上实现了外交会议上争取了近30年的奋斗目标。

这个石油资源丰富的里海国家与其贫穷、资源匮乏的长期敌对邻国亚美尼亚之间草草签定了协议,突然结束了纳戈尔诺-卡拉巴赫长达六周的冲突,纳戈尔诺-卡拉巴赫是亚美尼亚族人自1990年代初期就开始统治的山区飞地。

根据俄罗斯停火协议,亚美尼亚部队将从他们仍控制的阿塞拜疆纳戈尔诺-卡拉巴赫附近领土撤出。

自9月27日爆发冲突以来,阿塞拜疆将收复所有被占领地区,其中包括卡拉巴赫第二大城市舒沙市。

俄罗斯维和人员将保护连接亚美尼亚和纳戈尔诺-卡拉巴赫的路线。

更重要的是——这对亚美尼亚来说是一种耻辱——埃里温同意割让给巴库一个新的过境走廊,途经亚美尼亚南部,抵达阿塞拜疆西南部纳希切万郊外,纳希切万是许多重要政客的出生地,其中包括已故前总统盖达尔·阿利耶夫,他的儿子伊拉姆·阿利耶夫从前总统手中接任阿塞拜疆政权。

根据阿塞拜疆领导人所言,当欢欣鼓舞的阿塞拜疆民众欢呼庆祝亚美尼亚“投降”时,两架俄罗斯飞机向该地区派遣了维和人员,与此同时,亚美尼亚总理尼科尔·帕辛扬政府陷入了该国可能永远无法摆脱的政治深渊。

左:在亚美尼亚总理尼古拉·帕辛扬当地时间10日声称与俄罗斯和阿塞拜疆两国领导人签署协议,以结束亚美尼亚埃里温战争之后,抗议者在议会总部前爆发示威抗议;右:在签署协议以结束阿塞拜疆巴库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地区军事冲突之后,街头民众参加庆祝活动 (路透)

激怒的抗议者当地时间9日晚冲进亚美尼亚总理尼古拉·帕辛扬住所、议会大厦,并攻入政府办公室,要求帕辛扬辞职。

亚美尼亚一位高级官员警告埃里温的抗议者不要进行任何“政变”。

亚美尼亚副总理提格兰·阿维尼扬(Tigran Avinian)当地时间11日发表电视讲话称, “如果有必要,这个政府将下台,将选举一个新政府,但我们和我个人不允许任何政变企图。”

一些观察家警告称,如果就有西方主义倾向的帕辛扬下台,他的继任者可能会恢复冲突。

驻阿塞拜疆首都巴库分析师埃米尔·穆斯塔法耶夫(Emil Mustafayev)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表示,“下一届总统将在反阿塞拜疆情绪中上台,因此,继任者将试图打破已达成协议。”

但是,无论帕辛扬是否下台,亚美尼亚许多人都认为,新的和平协议将是长期稳定的。

2020年11月11日,戴着口罩的人们在埃里温政府总部外进行示威,以抗议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就有争议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地区签署的停战协议 (法国媒体)

驻埃里温分析师鲍里斯·纳瓦萨迪安(Boris Navasardian)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表示, “即使帕辛扬下台,他的继任者实际上也会遵守该停火协议。”

这项和平协议增强了俄罗斯在南高加索地区的影响力,削弱了土耳其在曾经作为奥斯曼帝国统治后花园中所发挥的作用。

俄罗斯在两个世纪前抵达南高加索地区,逐渐吞并了格鲁吉亚、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社区。

“这些部队不会离开”

苏联解体后,莫斯科试图恢复其在南高加索地区的影响力。

俄罗斯支持佐治亚州两个分裂主义省份的分裂主义分子,承认他们在2008年与佐治亚战争后的独立性,并在那儿建立了庞大的军事特遣部队。

莫斯科已经在亚美尼亚建立了军事基地,俄罗斯维和人员抵达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和亚美尼亚南部,意味着俄罗斯在南高加索地区的全部三个前苏联国家都将驻有军队。

德国不来梅大学研究员尼古拉·米特罗欣(Nikolay Mitrokhin)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表示,“这些部队将在5年、10年或20年后离开。”

尼古拉·米特罗欣表示,“亚美尼亚——在可预见的未来——将永远不会提出俄罗斯撤军或允许其他保护者到来的问题,因为没人愿意去那里。”

这种军事存在结束了亚美尼亚的亲西方愿望,这个拥有300万人口的资源贫乏的内陆国家偶尔会试图与欧盟建立更紧密的经济和政治联系。

2013年,埃里温几乎与欧盟签署了自由贸易协定和结盟协议,这被普遍视为与欧盟进行政治整合的第一步。

但是当时的总统谢尔兹·萨格森(Serzh Sargsyan)退出了上述协议,并表示,亚美尼亚将加入欧亚经济联盟,这是一个由莫斯科统治的前苏联国家集团,许多人认为,欧亚经济联盟旨在试图让苏联重生。

这项新协议使亚美尼亚增加了对俄罗斯的出口,并为在那里工作的亚美尼亚劳务移民提供了避免官僚主义障碍的机会。

数百万亚美尼亚侨民坚决支持俄罗斯在调解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冲突中的作用,其中有影响力亚美尼亚侨民公开呼吁帕辛扬下台。

亚美尼亚人玛格丽塔·西蒙扬(Margarita Simonyan)当地时间10日在推特上发表推文称, “任何敢于批评俄罗斯的亚美尼亚人,现在都应该割断自己肮脏的舌头。”

玛格丽塔·西蒙扬在另一条推文中写道,“亚美尼亚国民只能批评自己。这是因为赋予了一个与亚美尼亚人民唯一支持者发生争执的民族叛徒,并为这场战争创造了条件。”

“天鹅绒革命”

在2018年埃里温发生了一系列被称之为“天鹅绒革命”和平抗议活动之后,前公关人员帕申亚上台。

抗议活动超过了纳戈尔诺-卡拉巴赫人萨尔吉斯政府,后者是1980年代后期所谓的卡拉巴赫运动领导人之一,该运动旨在试图说服前苏联领导人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使亚美尼亚人统治的阿塞拜疆人飞地作为苏联亚美尼亚的一部分。

后来担任分离地区国防官员并领导叛军的萨尔基相升任亚美尼亚总统兼总理。

萨尔基相和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地区其他有影响力的野战指挥官成为亚美尼亚的政治精英,这些人员被广泛指控为屈从莫斯科,并遭遇腐败指控。

在1990年代初期,这两个前苏联共和国成员之间爆发了第一次公开战争,阿塞拜疆人占纳戈尔诺-卡拉巴赫人口的近四分之一,叛乱分子将这些阿塞拜疆人从飞地和邻近的七个地区驱逐出境,许多难民最终进入了俄罗斯。

根据新的停战协议,巴库计划将一些难民遣返该地区。阿塞拜疆总统阿利耶夫宣布“解放” 了71个村庄、舒沙镇和“八个战略高地”,并宣布,阿塞拜疆军队成功控制了叛军控制地区。

此前早些时候由俄罗斯、法国和美国促成的三个停战协议在生效后小时内崩溃。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当地时间11日宣布,他的国家与俄罗斯签署了相关协议,建立联合中心以监督阿塞拜疆卡拉巴赫地区的停火情况,此外,土耳其还将与俄罗斯在卡拉巴赫地区设立一支联合维和部队,埃尔多安强调称,土耳其向阿塞拜疆兄弟国提供了经济和道德上的支持,以此为结束亚美尼亚对卡拉巴赫地区的占领做出了贡献。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