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在纳卡冲突中发挥了怎样的作用?

2012年6月26日,阿塞拜疆总统阿利耶夫(左)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伊斯坦布尔举行签字仪式后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进行交谈 (路透社)
2012年6月26日,阿塞拜疆总统阿利耶夫(左)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伊斯坦布尔举行签字仪式后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进行交谈 (路透社)

今年9月底,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之间在具有争议的纳戈尔诺-卡拉巴赫(简称“纳卡地区”)爆发激烈冲突,北约、美国、俄罗斯和伊朗多次呼吁双方停火。

土耳其也呼吁双方休战,但是其语气却有所不同。

今年10月初,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称赞了阿塞拜疆的“伟大行动”——“既捍卫了本国的领土,也解放了被占领的纳卡地区”。

埃尔多安表示,土耳其“将凭借一切手段,全心全意地支持我们友好的兄弟国家阿塞拜疆。”

纳卡地区被包括亚美尼亚在内的国际社会公认为是阿塞拜疆的领土,但是,该地区在上世纪90年代的战争后,脱离了阿塞拜疆并由亚美尼亚人控制。

已有多项联合国决议要求结束对阿塞拜疆领土的占领。

土耳其与阿塞拜疆之间存在牢固的经济、军事、文化和语言联系。埃尔多安曾援引一种说法称,土耳其与阿塞拜疆是“同一民族、两个国家”。

与此同时,土耳其和亚美尼亚则存在历史上的不和。亚美尼亚声称在奥斯曼帝国晚期,多达150万亚美尼亚人遭到了“种族灭绝”的大屠杀,而土耳其则对此予以否认。

土耳其对阿塞拜疆的大力支持激怒了西方国家,它们纷纷指责土耳其在这场危险的冲突中添油加火。

迄今为止,已有超过1000人遇害,包括来自双方的数十位平民。

分析人士认为,土耳其对阿塞拜疆的坚定支持在这一轮战争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而这场冲突是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该地区最为严重的冲突,从而揭露了土耳其在该地区更为广泛的野心。

“无条件的”支持

尽管土耳其一直支持阿塞拜疆对该地区富有争议的领土的主张,但是,在此前阿塞拜疆与亚美尼亚爆发的冲突中,土耳其却并未发表重要的言论或发挥重要的军事作用。

在2008年,土耳其与阿塞拜疆的关系甚至因为土耳其奉行与亚美尼亚和解的政策而遭受了巨大的冲击。

土耳其前任外交官员、现任伊斯坦布尔智库经济与外交政策研究中心主任的西南·乌尔根向半岛电视台记者表示,“土耳其与亚美尼亚之间的外交努力失败,成为了土耳其与阿塞拜疆关系的分水岭”。

乌尔根补充称,“在此之后,这种关系恢复并且得到了加深”。

在过去的10年内,土耳其和阿塞拜疆之间的军事联系大大加深,因为这个石油和天然气资源丰富的国家,为了在更为贫穷的邻国亚美尼亚身上取得军事优势,而花费了大量的资金。

土耳其为阿塞拜疆武装部队训练军官,并且已经成为仅次于以色列和俄罗斯的阿塞拜疆第三大武器供应国。俄罗斯虽然与亚美尼亚达成了防御协定,但是却为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同时提供武装。

自2015年以来,民族主义者的势力在土耳其的地位不断崛起,而埃尔多安执政的正义与发展党(AKP)需要依靠盟友民族行动党(MHP)的支持才能维持它在议会内的多数席位。

党内许多人员支持阿塞拜疆,并将高加索地区和黑海地区的地缘政治视为该国议程的重中之重。

与此同时,土耳其正发党当前的外交政策,从执政初期及中期的软实力政策——“不与邻国发生问题”而出现了转变。

近年来,土耳其在叙利亚、利比亚和伊拉克北部均进行了军事干预,并在与希腊和塞浦路斯就东地中海地区的能源权利及海洋边界争端采取了更为果断的态度。

在支持阿塞拜疆的问题上,土耳其也变得更为勇敢,特别是在过去的一年中。

德国马歇尔基金会美国办事处负责人奥兹古尔·恩卢希萨尔科克利在安卡拉向半岛电视台记者指出,“土耳其向阿塞拜疆提供的最重要的支持,是言论和道义上的支持”。

他补充称,“土耳其鼓励阿塞拜疆变得更为坚定。”

今年7月,阿塞拜疆与亚美尼亚部队在纳卡地区靠近天然气管道的位置爆发武装冲突,此后,土耳其承诺向阿塞拜疆提供“无条件的”支持。

阿塞拜疆与土耳其在今年7月和8月举行了联合军事演习,土耳其还将两架F-16型战斗机留在了阿塞拜疆城市占贾。与此同时,土耳其今年针对阿塞拜疆的武器销售增长了6倍,而出售的产品包括土耳其制造的TB2先进武装无人机。

土耳其制造的TB2无人机 (美联社)

美国外交政策委员会中亚与高加索地区事务研究所所长斯万特·康奈尔向半岛电视台记者表示,阿塞拜疆和土耳其认为亚美尼亚现任的民族主义总理——更加亲近西方的帕西尼扬,比他的前任更具威胁性。

但是,帕西尼扬在俄罗斯却并不受欢迎,因此,阿塞拜疆可能认为,与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均存在密切联系的俄罗斯,目前并不会阻止阿塞拜疆针对纳卡地区的进攻。

与此同时,亚美尼亚在今年8月举行了一场会议,以纪念《塞夫尔条约》签署100周年,而这项条约却是土耳其一直以来的愤怒之源,因为它旨在分割当年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并允许亚美尼亚扩大领土。

康奈尔表示,“这加剧了亚美尼亚人向土耳其宣战之感”。

康奈尔认为,在土耳其的全力支持下,另外俄罗斯也不太可能阻止其行动,因此,阿塞拜疆可能已经决定,把当前作为发挥其军事优势的恰当时机。

“改变游戏规则”

阿塞拜疆表示,在过去一个月内,该国已在亚美尼亚占领的地区取得了重大进展。 今年10月22日,阿塞拜疆宣布,已经成功驱逐亚美尼亚军队,并且完全控制了该国与伊朗之间的边界。

奥兹古尔表示,“在战争的这一阶段,土耳其无人机成功改变了游戏规则。”

与阿塞拜疆拥有的以色列制造的无人机不同,土耳其制造的无人机是多用途的。而且这些无人机在技术上似乎也优于亚美尼亚持有的部分老款的俄罗斯军事设备,并且对亚美尼亚的常规防御手段构成了严重的威胁。

2020年10月6日,阿塞拜疆总统阿利耶夫(右)与土耳其外交部长恰武什奥卢在阿塞拜疆巴库举行的一场会议上握手 (路透社)

亚美尼亚还指责土耳其向阿塞拜疆派遣本国的军事人员以及叙利亚雇佣军,但是这一说法遭到了土耳其和阿塞拜疆的否认。

乌尔根表示,近年来土耳其的军事专业培训,一直是阿塞拜疆在战场上取得明显进步的主要因素。

他还补充称,“鉴于阿塞拜疆的军事部门在这一次的表现显然优于过去,因此可以说,这些培训最终使局势发生了改变。”

土耳其的目标是什么?

土耳其对阿塞拜疆的支持超出了兄弟间的关爱。阿塞拜疆对土耳其的能源安全至关重要,并且也是陷入困境的土耳其经济的主要投资者。

2020年上半年,土耳其从阿塞拜疆进口的天然气总量增长了23%。阿塞拜疆的国有石油公司(SOCAR)已经成为了土耳其最大的外国投资者。

乌尔根表示,土耳其旨在成为一个富有影响力的地区大国,并希望在纳卡冲突的未来政治解决方案中,获得更多的参与权。土耳其认为,在俄罗斯、法国和美国的主持下成立的欧安组织明斯克小组,并未发挥有效的调解作用。

乌尔根认为,“土耳其在纳卡地区的主要目的非常现实,它并不是要消除俄罗斯的影响力”,“而是为了获得影响力,从而让土耳其获得针对俄罗斯的话语权,以便它在叙利亚或利比亚的问题上使用。”

左起:阿塞拜疆总统阿利耶夫、俄罗斯总统普京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 (路透社)

康奈尔表示,由于阿塞拜疆受到土耳其如此坚定的支持,俄罗斯对失去它在阿塞拜疆的影响力保持谨慎。

康奈尔指出,“我的确认为,土耳其在阿塞拜疆的影响力不断增强,会改变该地区的地缘政治,并从实质上损害了俄罗斯在该地区的长期统治地位。”

乌尔根认为,对阿塞拜疆的支持目前在土耳其内部受到了广泛的公众欢迎,包括主要反对派在内,特别是鉴于土耳其并未直接参与这场战斗。

他补充称,“因此,目前看来土耳其直接参与冲突的程度非常有限”。

但是,冲突也给阿塞拜疆和土耳其带来了风险。

风险中的“红线”

但是,如果这场战争一直持续下去,如果人们看到土耳其不断煽动冲突的火焰,并且双方越来越多的平民和年轻入伍者在这场冲突中致残或死亡,那么,土耳其可能会进一步损害自身的国际地位,并削弱它在任何谈判中的影响力。

分析人士认为,土耳其面临的主要风险在于,阿塞拜疆是否会越过俄罗斯的任何一条红线,部分人士推测,阿塞拜疆部队可能想要接管纳卡地区最大的城市斯捷潘纳克特,或是从亚美尼亚的补给线上切断这块飞地。

如果俄罗斯启动它与亚美尼亚之间的防御条约,并对这场冲突实施军事干预,这将增加土耳其直接实施干预的可能性,并提高土耳其和俄罗斯之间爆发冲突的可能性,尽管这两个国家都不希望看到这种情况的发生。

康奈尔表示,阿塞拜疆总统阿利耶夫非常明白可能引发俄罗斯反应的红线所在。

康奈尔指出,“阿利耶夫绝对比土耳其领导人更为谨慎,因此我认为,他将在土耳其人认为应该停止之前就停止行动。”

然而,战争总是会充满出乎意料的结果与错误评估的风险。

阿塞拜疆分析人士、常驻安卡拉的作家卡维德·阿加表示,阿塞拜疆在战场上取得的胜利,引起了阿塞拜疆民众的积极性与期望,这是不容忽视的事实。

卡维德向半岛电视台记者表示,“即使他们现在想要停止战争,阿塞拜疆民众也将坚决反对——当地民众会要求将战争继续到底”,“截止目前,他们关注的是如何取得胜利,而不是和平,或是进行任何形式的谈判”。

2020年10月19日,在莫斯科的阿塞拜疆驻俄罗斯大使馆门外,身披阿塞拜疆国旗的人员与身披土耳其国旗的人员共同哀悼在纳卡地区冲突中遇害的阿塞拜疆人 (路透社)

土耳其可能没有足够的影响力来停止阿塞拜疆的军事进攻,即使它在某个时候想要这样做。

康奈尔强调,“阿塞拜疆非常独立”,“为了国家的根本利益,他们愿意挑战所有人”。

与此同时,俄罗斯已将土耳其排除在停战谈判之外。

奥兹古尔指出,与土耳其相比,俄罗斯仍然在高加索地区保持着巨大的后勤和政治优势。

他还补充称,“在这一切的最后,将由俄罗斯调停并制定和平条款,而且我想,土耳其也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更多世界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