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东 拜登和特朗普有何不同?他们达成的共识为何?

拜登(左)强调他不会撤回特朗普将美国大使馆迁至耶路撒冷或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的决定 (路透)
拜登(左)强调他不会撤回特朗普将美国大使馆迁至耶路撒冷或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的决定 (路透)

尽管就华盛顿的立场性质和外交目标达成了广泛共识,但在大多数情况下,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和他的民主党竞争对手乔·拜登就中东地区所持愿景仍然是个特例。

特朗普与拜登就伊朗和巴勒斯坦问题、美国在该地区军事存在未来以及人权问题上存在根本分歧,双方仅就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问题以及继续向中东地区国家出售武器必要性问题达成了共识。

伊朗和海湾

特朗普对伊朗采取严格政策,并在2018年中期退出了伊核协议,然后对德黑兰实施了前所未有的制裁,并呼吁伊核协议其他签署国退出与伊朗签署的核协议。

特朗普承诺,如果连任,他将在一个月内与伊朗达成新协议,从而对德黑兰的弹道导弹计划施加更严格的限制,并限制伊朗在地区代理冲突中的作用。

在此背景下,华盛顿重新调整了与海湾国家的安全关系,美国增加了在海湾地区的存在,而且美国向该地区国家出口武器数量增加了一倍。

另一方面,拜登承诺,如果获胜,他将采取一项三维政策,其中包括禁止伊朗获得核武器,而第二维度政策则为重返外交和谈判提供了一条清晰道路,以便美国与其盟国共同加强和扩大核协议条款。

拜登就未来美国与伊朗关系愿景的第三个维度政策就是继续采取行动,“对抗伊朗威胁美国在该地区朋友和伙伴的破坏稳定的活动”。

拜登承诺采取三维政策,其中包括禁止伊朗获得核武器的承诺 (欧洲通讯社)

美国的战争

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竞选期间,特朗普呼吁结束中东“无休止的荒谬战争”。

特朗普关于诉诸军事选择的政策是基于他希望结束与战争相关武装部队的存在,以结束华盛顿无法获得明确胜利的战争,无论是在阿富汗还是在伊拉克,抑或是在叙利亚。

今年早些时候,特朗普政府促成了与塔利班的和平协议,这将预示着实现永久停火,并促使外国部队在2021年5月之前从阿富汗撤军。

另一方面,就拜登而已,无论是担任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还是担任美国副总统经历来看,他都拥有丰富的经验来重塑美国关于该地区军事存在的政策。

人们普遍预计,拜登将朝着完全限制或结束在伊拉克、阿富汗和叙利亚军事努力迈进,并提出反恐部队撤离部分国家的观念,其中包括叙利亚、阿富汗和伊拉克。

拜登对美国在该地区战争持灵活态度,在参议院就职期间,他支持2001年入侵阿富汗和2003年入侵伊拉克的决定。

另一方面,拜登在担任副总统期间,敦促削减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的美军数量,此后,拜登将入侵伊拉克称之为错误举动。

拜登承诺在担任总统第一个任期内将大部分美军从阿富汗带回家。

阿联酋和巴林与以色列达成关系正常化协议 (路透)

两国方案

迄今为止,以色列与阿拉伯国家——其中包括阿联酋、巴林和苏丹——之间实现关系正常化问题是迄今为止两个候选人之间达成的最重要共识之一。

特朗普采取了不同的方法,彻底颠覆了华盛顿多年来对阿以冲突问题的传统政策,并提出了支持以色列所有指控的所谓“世纪交易”愿景,但巴勒斯坦对此中东和平提议完全表示拒绝。

特朗普政府没有试图促进巴以双方达成共识的调解努力,而是将重点放在加强以色列与阿拉伯海湾国家之间的关系上。

这项政策——依赖于对伊朗在该地区所持政策的地区担忧——促进阿联酋和巴林与以色列实现了关系正常化,并促进苏丹也与以色列达成了和平协议,除此之外,特朗普政府正在施压以敦促其他国家达成此类协议。

拜登顾问表示,他将重启美国就以巴冲突所持的指导外交政策原则,其中包括支持两国方案,并反对以色列吞并土地和建立定居点的意图。

拜登表示,他不会撤回特朗普将美国大使馆迁至耶路撒冷或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的决定。

在保持对以色列大力支持的同时,拜登还将寻求与巴勒斯坦人重建关系。

这可能包括重新开放美国驻东耶路撒冷领事馆,重新恢复对巴勒斯坦人的援助以及重新开放巴勒斯坦在华盛顿的外交使团。

人权

特朗普在与埃及和沙特阿拉伯等盟国打交道时无视人权问题,在开罗或利雅得逮捕持不同政见者时,美国并没有发表传统的谴责声明。

观察人士预计,拜登将重新审视自由、人权和民主问题,并将这些问题视为拜登政府的优先事项,并作为他的政府在制定中东政策时所固有的且自然而然的优先事项。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更多中东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