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联酋为何盯住土耳其并实施间谍活动?

土耳其当局此前曾在2019年4月逮捕了两名人员,据信二者在土耳其境内收集有关巴勒斯坦派系的情报 (半岛电视台)
土耳其当局此前曾在2019年4月逮捕了两名人员,据信二者在土耳其境内收集有关巴勒斯坦派系的情报 (半岛电视台)

土耳其与各国的外交关系根据具体的问题、时机与交织的因素而有所不同,这种关系时而敌意加剧,时而有所缓和,但是土耳其与阿联酋之间的关系却是一个例外——这种关系始终处于危机之下,而且在地区几乎所有的问题上,双方都以直接而清晰的立场站在冲突的两端。

阿联酋从政治和媒体上对土耳其发动了最为严重的进攻,认为土耳其在地区的政策带有殖民主义色彩和扩张主义色彩,另一方面,阿联酋最近也受到了来自土耳其的最为直接、最为清晰的点名批评。

双方之间紧张关系的最新进展是,土耳其宣布逮捕记者艾哈迈德·阿斯图尔,罪名是为阿联酋的利益而针对土耳其与阿拉伯反对派实施间谍活动。

阿斯图尔的被捕,是土耳其在过去的两年时间之内第三次宣布逮捕涉嫌为阿联酋从事间谍活动的人员,而在2019年4月,曾有两名人员因被指控在土耳其境内收集有关巴勒斯坦派别的情报消息而被捕。

近年来,土耳其安全机构着力于打击帮助阿联酋实施间谍活动的人员 (盖帝图像)

间谍活动

土耳其安全消息人士向半岛网记者透露,“阿斯图尔在被捕前已经逃亡了几个星期的时间,但是他的银行账户变动引起了我们的注意。”

消息人士指出,土耳其情报部门正密切跟进来自阿联酋并要求在土耳其境内定居的人员,担心其中会混有部分执行特定安全任务的人员。此外,土耳其境内的阿拉伯反对派也一直是其情报部门的监控目标。

消息人士解释称,他们复查了阿联酋官员访问土耳其的相关文件,并发现曾有一名阿联酋安全官员在2016年4月拜访过阿斯图尔,这表明,阿斯图尔曾使用其个人电脑中安装的程序与他的负责人进行远程通讯。

关于外界流传的阿斯图尔是土耳其官方媒体阿纳多卢通讯社工作人员的消息,该通讯社的消息人士向半岛网记者强调,阿斯图尔曾在该通讯社内当了两个月的志愿者,而非该机构的正式雇员。

另一方面,被告阿斯图尔的胞兄、居住在加沙地区的侯赛姆表示,他不相信他的兄弟会为阿联酋政府工作,尽管他在2013年移居土耳其之前,曾在阿联酋居住过一段时间。

侯赛姆强调称,由于支持穆斯林兄弟会,阿斯图尔一直被阿联酋视为反对派人士,因此,“如何能用这样的罪名来指责他呢?”

巴勒斯坦记者协会的一项声明指出,“持有约旦临时护照的阿斯图尔,曾多年在阿联酋境内从事记者工作,8年前他离开阿联酋并移居土耳其,并从事新闻和研究领域的工作。”

与此同时,美国《华盛顿邮报》报道称,在阿联酋以“艾布·莱伊拉”的名字为人所知的阿斯图尔,受到部分阿联酋官员的管理,他向调查人员表示,他只知道这些官员的化名,他的工作内容包括报告土耳其的政治进展,而且他已被迫从事间谍工作超过10年的时间。

土耳其当局在去年以帮助阿联酋实施间谍行动的罪名逮捕了两名男子 (欧洲通讯社)

土耳其与阿联酋的关系

土耳其正义与发展党领导人拉苏尔·托森表示,阿联酋只是一个职能国家,它帮助帝国主义的美国和犹太复国主义的以色列,而针对土耳其实施间谍活动。

托森向半岛网记者表示,“帝国主义势力正为一个独立而强大的土耳其感到烦恼,因为土耳其已经成为了捍卫自身利益和地区利益的区域大国。因此,这些帝国主义势力试图制止或挫败土耳其,并将阿联酋作为实现这一目标的工具。”

托森补充道,“土耳其模式在阿拉伯人民之间颇具吸引力且广受欢迎,因为它基于人民的意志和权利的轮换,此外,它还拥有发展成就与历史政治立场,这种模式让阿联酋感到恐惧,因此,阿联酋试图扭曲土耳其的形象,并试图从其境内实现政变 。”

作为土耳其国会前议员,托森解释称,通过与卡塔尔建立战略关系,土耳其如今已成为阿拉伯海湾地区的重要参与者,与此同时,阿联酋的影响力与扩张却已开始消退,从而使它对土耳其实施骚扰的效果与价值大幅降低。

在此前与半岛网进行的对话中,土耳其正义与发展党副主席朱达特·耶尔马兹表示,“土耳其不愿与其他国家发生冲突,但是,当阿联酋实施损害我们利益的活动时,我们无法无动于衷,因为它支持在土耳其发动政变的企图,并接纳国际恐怖分子作为其国家顾问”。

土耳其总统顾问亚辛·阿克泰向半岛网记者表示,阿联酋之所以对土耳其持敌对态度,是因为土耳其支持阿拉伯人民发起的革命,“此外,阿联酋还加剧了埃及与土耳其之间的分歧,并反对埃及与我们在东地中海地区进行的任何合作,甚至不惜为此牺牲埃及人的利益,阿联酋认为,它可以从点燃地区不和谐与破坏地区稳定的行动中受益。”

另一方面,迪拜前警察局长达西·哈尔范发布推文称,“土耳其方面不时宣布逮捕阿联酋公民,阿联酋民众应当抵制前往土耳其的旅行”,他还认为,“在埃尔多安统治的时代,前往土耳其就等于前往一个专制国家”。

土耳其以包括从事国际间谍活动在内的多项罪名,将穆罕默德·达赫兰列入“头号通缉令” (路透社)

土耳其的威胁持续存在

2019年1月,据英国网站“中东眼”透露,以色列情报机构摩萨德负责人约西·科亨会见了来自阿联酋、埃及和沙特阿拉伯的官员,以“讨论如何应对土耳其在该地区的影响力”。

今年7月下旬,土耳其国防部长胡鲁西·阿卡尔威胁阿联酋称,土耳其将在恰当的时间和地点,对阿联酋的所作所为追究责任,因为这些行为损害了土耳其在利比亚和叙利亚的利益。

阿卡尔称阿联酋是“一个被远程利用的国家”,并要求阿联酋“正视自身的规模与影响范围,切勿传播怒火与腐败”。

在此之前,土耳其外交部长恰武什奥卢曾抨击阿联酋,认为阿联酋试图让巴勒斯坦民族解放运动(法塔赫)被革职的前任领导人穆罕默德·达赫兰,取代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现任主席马哈茂德·阿巴斯。

去年12月,土耳其将阿布扎比王储的顾问穆罕默德·达赫兰列入了“头号通缉令”,理由是他与“居伦运动”的关系及其在2016年7月15日的未遂政变中发挥的作用。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瑞典外交部长安·林德在上周结束对土耳其的访问后举行的联合新闻发布会上,与土耳其外交部长恰武什奥卢会晤时表示,“我们就从叙利亚撤军的必要性向土耳其发出警告”。林德还强调了土耳其在叙利亚存在的性质、欧洲对这种干预的立场,以及土耳其的观点。

更多中东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