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权观察称朝鲜使用不及对待动物方式对待被拘留者

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在2020年劳动党成立75周年阅兵式期间阅兵 (路透)
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在2020年劳动党成立75周年阅兵式期间阅兵 (路透)

人权观察当地时间19日报道称,酷刑、屈辱、强迫供认和饥饿似乎是朝鲜预审拘留系统的“基本特征”,该组织援引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2011年掌权以来多名前官员和被拘留者的证词对此进行说明。

人权观察长达88页的报告中添加了联合国调查人员有关朝鲜不透明刑事司法系统中广泛侵犯人权的文献,这些联合国调查人员在2014年表示,由于下令进行系统性酷刑、饥饿和纳粹时代相当的暴力杀戮行为,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及其政府安全官员应该受到审判。

这份报告中援引了8位前政府官员和22位前被拘留者的采访,其中一名受访者告诉总部位于美国的人权观察组织称,被拘留者遭遇了不及动物的待遇,并表示,“这就是最终的结果”。

人权观察亚洲总监布拉德·亚当斯表示,“朝鲜的审前拘留和调查制度是武断、暴力、残酷和有辱人格的举动。”

布拉德·亚当斯表示,“朝鲜人说,他们一直生活在担心被捕的恐惧中,而官方司法程序通常不重要且有罪而不罚,而唯一的出路就是贿赂和人际关系。”

人权观察报告中谈及的所有接受采访人员均表示,他们被迫跪在地上,跪着或双腿交叉,拳头或手放在膝盖上,低着头,眼睛看着地板,这样持续七到八个小时,在某些情况下,一天要保持这种状态长达13-16小时,如果被拘留者移动,那么警卫人员将会对这名被拘留者惩罚,或下令对所有被拘留者进行集体惩罚。

一名因多次试图叛逃韩国的前士兵表示,被拘留者移动之后遭遇的惩罚包括殴打、俯卧撑和仰卧起坐。

这位前士兵还表示,“有些警卫让我们把脸放在铁棍之间,或者用铁棍或用手枪打穿我们的手指。”他并表示,“如果他们真得很暴躁,他们就会走进牢房殴打我们。每天都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即使不是在我们的牢房里,也会在其他牢房里,我们也能听到,一直保持这种紧张状态……有好几次我都想要结束自己的生命。”

“极度痛苦”

另一名妇女表示,如果被拘留者在被命令坐着不动的时候睡着了,警卫将下令被拘留者进行蹲起动作,最多可被惩罚进行1000次蹲起。

这位女性并表示,“你可能会认为这这太多了,你无法做到,但是如果他们强迫你,你是可以做到的,你的身体处于极度疼痛之中,你觉得你会死去,但你做到了。”

这名五十多数的女性此前是一名商人,她声称,一名调查人员强奸了她,而另一名警官在审讯中对她进行了性侵犯。

人权观察报告中接受采访的所有人都表示,在审前和审讯初期,虐待尤其严重。

这份报告援引一位朝鲜前警察说法称,“相关法律规定,不应该进行任何殴打,但我们需要在调查和初步审查初期获得认罪。”

这位前警员表示,“因此,你必须殴打他们,才会获得认罪,可以用棍棒屈打他们或用靴子踢他们。”

一个曾四次试图逃跑的被拘留者告诉人权观察组织说,“我遭受毒打,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说我错了。”

这位名叫金剑哲的男子还描述了如何行贿官员以改善他的待遇,包括他的父亲向警察调查员贿赂了一头猪,以改善他在拘留所中仅有的三个月中的待遇。

人权观察报告中接受采访的所有人都表示,被拘留者不允许看守卫或调查人员的脸,有些被采访人员则表示,这些警卫人员使用代号数字而不是名字来称呼这些被拘留人员,四名前官员告诉人权观察说,这是因为执政的朝鲜工人党认为被拘留者是劣等人。

这些此前被拘留的人员还对人权观察介绍了他们的健康和卫生条件,其中包括匮乏的食物,拥挤的牢房,稀缺的沐浴机会,以及毯子、肥皂和月经卫生用品的匮乏等。

一名男子表示,“殴打、屈辱和不确定性是可怕的,但对我来说,最糟糕的是饥饿。” 他并表示,“特别是在开始询问时,审讯人员让你挨饿,所以你失去了理智,为了生存,你变成了动物,你变得不再理性。”

与此同时,另一位前警官将他曾工作的拘留所中的气味称之为 “难以忍受”。

这位前警员表示,“气味太浓,有些人很难入睡。” 他并表示,“每次离开拘留所之后,我都必须更换衣服,因为人们会抱怨我制服的味道。”

人权观察组织表示,朝鲜政府应停止对审前和拘留机构对被拘留者酷刑和有辱人格的待遇,并确保他们的卫生、医疗、营养、洁净水、衣服、活动空间、太阳光和保暖等基本标准。

亚当斯表示,“朝鲜当局应寻求国际援助,以建立一个依靠证据而不是对被拘留者实施酷刑的专业警察部队和调查系统,从而使这一制度摆脱黑暗时代。”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此前对朝鲜侵犯人权行动提出批评时,朝鲜常驻联合国代表表示,“管好你自己的事情。”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更多亚洲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