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拉克是否会成为土耳其与对手之间的冷战舞台?

希腊外交部长(左)近期对伊拉克进行了自1998年以来的首次访问 (伊拉克媒体)
希腊外交部长(左)近期对伊拉克进行了自1998年以来的首次访问 (伊拉克媒体)

在区域竞争和国际冲突的框架之内,伊拉克同时成为热战场和冷战场的可能性似乎仍然是存在的,这场冲突触及高潮时,在土耳其与它的对手(以法国和希腊为首的部分国家)之间开辟了一条新的战线,除此之外,还存在一条美国和伊朗之间的传统战线。

近期,在法国的关注之下,伊拉克的舞台突然出现了政治转变,随后出现了希腊外交部长尼科斯·登迪亚斯对伊拉克的访问,这是自1998年来希腊外长首次出访伊拉克。登迪亚斯在访问期间表示,希腊企业有意参与伊拉克的重建、能源及医疗材料等领域内的业务,他还强调,希腊支持并维护伊拉克的主权、统一和稳定,并应对世界和该地区所面临的、以恐怖主义为首的严峻挑战。

就在登迪亚斯访问伊拉克之际,根据伊拉克总理新闻办公室的报道,伊拉克总理穆斯塔法·卡迪米收到了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的书面来信,其中还包括要求卡迪米访问土耳其的正式邀请函。

学术专家奥贝迪认为,希腊正在拉拢该地区的其他势力加入其反对土耳其的立场 (半岛电视台)

猜测与解释

有关伊拉克再次转变为土耳其及其传统对手——特别是法国与希腊——冲突新舞台的可能性,存在着大量的设想与猜测。伊拉克领土上迅速出现的政治与外交转变得到了不同的解读,并分析了土耳其与希腊之间在因海上边界和塞浦路斯岛而产生的分歧之下,希腊扩大在法国的支持下建立的联盟以加强它针对土耳其的战线,双方互相展开敌对行动的情况。

伊拉克的观察员对希腊近期在伊拉克领土上展开的行动解读称,在历时32年的外交访问中断之后,希腊采取这些行动是为了向土耳其施加压力,而无法给伊拉克带来任何经济利益。

在希腊与土耳其经历着政治、经济和历史危机之际,希腊外长对伊拉克的访问也存在多种解释与政治意义,其中包括希腊试图在该地区部署力量以及两国在地中海和爱琴海上有关天然气勘探的悬而未决的问题。

打击国际恐怖主义领域内的学术专家纳比勒·奥贝迪认为,正在经历艰难经济形势的希腊,不会给伊拉克带来任何经济利益,希腊只是想拉拢该地区的其他势力加入它反对土耳其的立场,以对抗土耳其的政策及其在伊拉克的广泛利益。

奥贝迪表示,一旦伊拉克变成希腊与土耳其之间冷战的主要舞台或力量,那么伊拉克将陷入比当前所面临的政治、经济和安全困境更为窘迫的僵局。

奥贝迪还认为,伊拉克有必要摆脱其当前存在的问题,并集中精力以解决这些国际、国内及国外的问题和挑战,而不要走近这些国际紧张局势。在当前,土耳其被视为一个可以依靠自身的强大国家,那么,伊拉克应当在打击部分恐怖组织的冲突中依赖其所拥有的地区地位。

奥贝迪呼吁伊拉克领导人让伊拉克远离这些冲突,因为伊拉克仅仅是由于成为伊朗与美国之间算账和冲突的舞台,就已经承受了足够多的苦难,他还强调称,伊拉克没有资格成为土耳其与希腊之间冲突的舞台。

分析人士认为,希腊外交部长此次对伊拉克的访问只是形式上的,而不存在任何深刻的维度 (伊拉克媒体)

例行访问

这位学术专家质问道:“伊拉克是否有可能将冲突转移至另外一个国家,或是转向多年来一直存在的代理人战争?”随后,奥贝迪又用另一个问题来强化了前一个问题:“如果希腊与土耳其之间的冲突之火被引到伊拉克的领土上,那么伊拉克将如何保护自己?”

正如政治分析师哈希姆·金迪所说的那样,希腊外交部长此次对伊拉克的访问不过是例行公事,而不具有任何深刻的维度,不会将伊拉克变成会谈的桥梁,或者是地区国家冲突中的一股力量,特别是希腊与土耳其之间的冲突。因为伊拉克与希腊之间的关系在质量上不存在任何特点,包括经济、政治甚至文化层面。

正如金迪所言,希腊外长的这次访问是为了维持其政治存在。金迪在向半岛网记者发表的讲话中强调,此次访问不会产生任何政治或关键效果,他还排除了存在任何将伊拉克拉入地区冲突的企图的可能性,并强调希腊与土耳其之间的分歧与伊拉克毫无关系。

金迪在评论希腊在反恐过程中的作用的重要性时表示,无论是伊拉克还是希腊方面的官员所发表的有关关于希腊在这个层面 上的作用的声明,都只是为了美化此次访问及其相关的安排,而这事实上不会产生任何作用,其中的原因在于,希腊并不关心该地区的安全,它在这个问题上没有任何作用,伊拉克也从来没有从希腊手里得到任何安全援助,因为希腊本身的经济也很脆弱。

谢尔科·穆罕默德强调,伊拉克的利益在于首先解决其内部问题 (半岛电视台)

伊拉克的利益

伊拉克方面强调,在整个区域陷入困境之际,对话和交换意见是在内部或地区层面上解决问题的方式。根据伊拉克议会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谢尔科·穆罕默德的说法,随着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战争的加剧,目前不可能再发生任何新的冲突。

谢尔科·穆罕默德认为,地区当前的冲突不仅会影响地区以内的国家,而且还会影响整个地区及全球的安全,与土耳其和希腊冲突相关的是欧洲事务,而非伊拉克的舞台,此外,这些还要受到美国和俄罗斯对当前事态进展 的关注与立场的影响。

谢尔科·穆罕默德向半岛网记者表示,在当前的情况下,符合伊拉克利益的做法是将重点放在平息局势和解决内部问题上,谢尔科还向记者指出,只有一种情况可以使伊拉克通过希腊从欧洲受益,即进行基础设施重建。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巴格达穆斯塔尼亚大学教授阿齐兹·贾伯(Aziz Jaber)没有料想到,在两国进行血腥战争(1980-1988)40年后,伊朗成为了伊拉克的第一个贸易伙伴,他亲身经历了这个转变,贾伯表示,“这种转变很难想象,但确实发生了,因为与伊朗有关的政党如今掌握了伊拉克政权。”

更多中东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