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比亚危机与欧洲最后的机会

意大利前内政部长马尔科·明尼蒂(路透社)
意大利前内政部长马尔科·明尼蒂(路透社)
1月8日,意大利报纸La Stampa进行了意大利前内政部长、执政党民主党著名人物马尔科·明尼蒂的专访,其标题为《明尼蒂:利比亚危机和欧洲最后的机会,因为意大利还远远不够》。
 
自从我们与前内政部长马尔科·明尼蒂开始专访,在对暗杀伊朗军事指挥官卡西姆·苏莱曼尼并在苏尔特市交火的问题进行了沉思之后,意大利内政部长不再说话,并以低声结束对话,似乎他害怕说出这些话的意义,我们很可能很快就会陷入这样的局势,地中海东部和中部地区,即我们的海岸附近成为危机的中心,整个世界的安全命运都处于危险之中。
 
问:如果这是挑战的程度,您是否认为由于利比亚问题而相互烦扰的欧洲人,已经认识到目前所涉风险的重要性?
答:我认为,他们仍在进行正式声明的外交,以协商这些声明的内容,因此,现任意大利内政部长急于实行与所商定的完全不同的后门外交。
 
问:你是说法国吗?
答:法国、德国、意大利和英国必须了解肩负的重任,因为现在有必要取得特殊的质的飞跃。
 
问:具体来说,这指的是什么?
答:例如,为利比亚问题选择一个欧洲轴线,因为这将是欧洲采取新方法的标志,它将迫使利比亚舞台上的所有其他地区和国际行为体对此采取应对措施,传达出欧洲并未放弃其在历史上的作用。
 
问:但是到目前为止,似乎每个人都表达了对他的忠诚
答:如果我们真的想停止升级,我们必须摆脱混乱状态。在多极化和大国竞争的世界中,比如美国、中国、俄罗斯和土耳其,欧洲不能放弃其小利益,因为这将意味着结束,将对内部产生负面影响,这一点不值得赞许。
 
问:这是否也符合意大利?我们的外长路易吉·迪马约目前正在访问中,将访问布鲁塞尔、土耳其、埃及、阿尔及利亚和突尼斯,这会引发什么结果?
答:我真的很感谢迪马约的努力,但是,在近几个月来意大利的政治举措缩减之后,必须评估意大利在当前利比亚危机中的分量。我担心,将无法恢复我们过去在那儿的作用。因此,因此,我们现在需要改变工作节奏。应该考虑的话题不是意大利在利比亚的作用,而是整个欧洲在利比亚的作用。
 
问:是什么导致意大利在利比亚失去其历史性作用?
答:那些将移民问题作为征求选民投票的内部共识的人负有主要责任,他们将其作为在欧盟机构内部划分阶级的手段,因为这孤立了我国,使其外交倡议变得脆弱。现在的危险是最终将失去利比亚,这对我们来说将是一场真正的灾难。 
 
问:您为什么认为这是一场灾难?
答:让我说,作为基本课程,必须在政治学系讲授利比亚对我们的重要性,要意识到我们国家利益的重要部分并不在国内。对于我们和欧洲而言,我们现在面临3个主要挑战。第一个挑战关乎移民流和移民数量激增,人道主义船艾伦·科迪最终放在西西里岛海岸的32人全部是逃离战争的利比亚人,而不是过境移民。因此,我们可能很快会面临特殊的紧急情况,尤其是如果有关战争造成的35万利比亚难民的估计是正确的话。 
 
问:另外两个挑战是什么?
答:第二个挑战是能源问题,尤其是如果我们也考虑到伊朗危机。因为这可能会产生类似于上世纪70年代危机的冲击。至于最后一个挑战,这关乎恐怖主义问题,今天,决定性的战斗在苏尔特市进行,这使我们想起了我们海岸附近曾经有ISIS的存在。这是威胁第一次直接针对米苏拉塔市,该市于2016年解放了苏尔特。这次极具讽刺意味的是,使用激进的叙利亚民兵的可能性会大大增加“极端主义”的风险。
 
问:在此之际,普京和埃尔多安将在伊斯坦布尔会面,这可以解决利比亚问题吗?
答:是的。让我们记住土耳其袭击库尔德人之后叙利亚北部地区的情况。俄罗斯人和土耳其人的直接接触可以解决这场危机,双方都得到了加强。
 
问:可以在利比亚重复这种模式吗?
答:这是博弈的真正赌注。意大利、欧洲和整个西方国家是否都可以将叙利亚模式出口到利比亚? 我认为不可能。 因为将利比亚分割为势力范围将威胁到我们的安全。
 
问:那我们该做什么?
答:让我回到开始时所说的。首先,欧洲人必须齐心协力,只能用一种声音说话。为了实现必要的实质性飞跃,有必要克服前几年的局限性,立即开始加强联合防御领域的结构性合作。面对威胁我们民主平衡的危机,欧洲应该应对环境和外部利益问题,始终致力于捍卫和平与人权。
 
问:您是否想到在利比亚安排欧洲维和任务?
答:我不排除任何可能,尤其是我们的维和部队存在于科索沃、伊拉克、黎巴嫩和阿富汗那样。世界在变化,欧洲必须尽快有无需等待他人而作出决定和进行干预的能力。
来源 : 意大利媒体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