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拉麦德:卡舒吉遇害与贝佐斯电话被入侵有关

卡拉麦德:卡舒吉遇害与贝佐斯电话被入侵有关
卡拉麦德:卡舒吉遇害与贝佐斯电话被入侵有关
联合国法外处决报告员阿格尼斯·卡拉麦德说,与《华盛顿邮报》、亚马逊公司所有者杰夫·贝佐斯手机被入侵相关的情况,是贾迈勒·卡舒吉遇害案调查的核心。
 
联合国报告员在接受半岛电视台记者采访时还说,入侵发生在卡舒吉写批评沙特阿拉伯当局的文章之时。她表示,对贝佐斯和沙特持不同政见者进行间谍活动违反了国际法。
 
她指出,“围绕贝佐斯手机被入侵的情况是调查卡修吉遇害案的核心,贝佐斯手机被入侵的行为可能是为了制止《华盛顿邮报》针对沙特阿拉伯的报道。”
 
沙特官员
 
与此同时,美国《华尔街日报》23日披露,与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关系接近的官员知道入侵亚马逊首席执行官和《华盛顿邮报》报纸所有者杰夫·贝佐斯手机的计划。该报强调,美国联邦调查局(FBI)正在调查此事件。
 
该报引述未透露姓名官员的话说,那些与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关系接近的人仅知道存在黑客入侵贝佐斯手机的计划,却不知道有任何试图利用此信息(入侵获取的信息)进行勒索的企图。
 
该报指出,在知道这一计划的官员中,当时的沙特王储顾问卡塔尼说,他也参与了这一入侵计划。
 
该报表示,该入侵属于威胁和恐吓记者贾迈勒·卡舒吉在《华盛顿邮报》工作行动的一部分。记者贾马尔·卡舒吉在沙特驻伊斯坦布尔领事馆被杀害并遭肢解。
 
《华尔街日报》报道说,联邦调查局办公室正在调查贝佐斯的手机被入侵事件。
 
卡舒吉于2018年10月在伊斯坦布尔的沙特领事馆遇害前曾与该报合作过。
 
国际媒体认为,卡舒吉与《华盛顿邮报》的合作是沙特阿拉伯与贝佐斯之间冲突的开始。
 

入侵是如何发生的?

 
据揭露该事件细节的《卫报》报道,入侵发生在卡舒吉遇害前5个月。
 
她还指出,美国传媒公司(America Media Inc.)首席执行官、《国家询问报》发行人大卫·佩克(David Pecker)与沙特王储之间有着密切的关系。
 
事件始于2018年4月,当时贝佐斯与王储参加了晚宴并交换了电话号码。之后贝佐斯收到了来自沙特王储个人WhatsApp帐户发送的加密视频文件,随后开始大量数据开始从贝佐斯的手机泄漏出去。同年5月发生的威胁事件。
 
根据媒体在2018年11月至2019年2月卡舒吉遇害案之后的报道,贝佐斯随后表示,他从穆罕默德·本·萨勒曼那里收到了WhatsApp消息,其中包含有关他个人生活的私人和机密信息。
 
2019年1月,《国家询问报》开始发布从贝佐斯手机中泄露出来的私人对话,将他与前女友福克斯新闻播音员劳伦·桑切斯(Lauren Sanchez)的对话集合在一起。
 
私人消息泄漏前一个月,杰夫的妻子麦肯齐·贝佐斯(Mackenzie Bezos)宣布打算离婚,确认他们已经分居很长时间。
 
21日,沙特驻华盛顿大使馆否认了王储入侵贝佐斯手机。大使馆在其推特帐户上说,最近暗示沙特是杰夫·贝佐斯手机遭入侵的幕后黑手的媒体报道是“荒谬的”。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 美国媒体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