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年冲突 美国与伊朗关系在伊拉克的演变

Funeral ceremony of Qasem Soleimani and Abu Mahdi al-Muhandis in Baghdad- - BAGHDAD, IRAQ - JANUARY 4: People attend the funeral ceremony of Qasem Soleimani, commander of the Iranian Revolutionary Guards' Quds Forces, and Abu Mahdi al-Muhandis, vice president of the Hashd al-Shaabi group, killed by US strike near Baghdad International Airport, in Baghdad, Iraq on January 4, 2020.
法国网站称,暗杀苏莱曼尼是美国和伊朗在伊拉克的历史重演(阿纳多卢通讯社)
法国网站Orient 21报道了圣城旅指挥官卡西姆·苏莱曼尼之死后最近几周伊朗与美国爆发的危机。该报称,这只是无数危机历史上的一个新事件,伊拉克是自1979年以来危机爆发最重要的地方。
 
1月21日,研究员马修·雷在该网站发布的一篇文章中指出,苏莱曼尼之死造成了严重影响,在全世界引起了强烈反响,这一事件并不熟悉,因为美国总统承认暗杀了一个美国敌国的高级官员。
 
马修问道,这是否意味着即将爆发全球或地区战争,还是我们经历了自1979年以来美伊在伊拉克战场的历史重演?

卡特主义的终结
 
马修认为,1979年对中东来说是至关重要的一年,经过数月的持续动员之后,伊朗国王离开,流亡者霍梅尼回归。突然之间,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逐渐成熟的美国意识形态出现了重要的裂痕。
 
此事件标志着,自罗斯福总统以来所有美国总统的政策“海湾警察”政策不再合理。这也叫做卡特主义,两位警察是伊朗和沙特,其中一个“警察”背叛了他的保护者,甚至通过进行反帝国主义革命和建立伊斯兰共和国,来挑战美国。
 
更糟的是,这场革命的主要行动者竟敢抢劫其大使馆,攻击这个超级大国的象征。因此,在美国公众看来,越南战争失败和水门丑闻之后,伊朗危机是通向地狱的最后一步,因此答案是,通过逐步规划的遏制和威慑政策来解决,例如1945年针对苏联制定的政策。
 
开始审视这项美国政策时,美国并未改变主要目标,即保护该地区主要能源和维持对以色列的一贯支持,必须在任何地方抗击伊朗的影响。
 
undefined
该研究员认为,萨达姆·侯赛因在两伊战争中获得了美国的秘密支持[盖帝图像]

接近萨达姆
 
马修认为,这种政治纲领的变化导致了该地区的新发展,虽然1979年6月战争爆发以来,伊拉克与伊朗断交,但1979年夏上台的伊拉克总统萨达姆·侯赛因开始接近美国。1980年9月两伊战争爆发时,伊拉克获得了美国的秘密支持。
 
这样就开始了新的三方关系,因为美国准备好以美国对伊朗的仇恨之名,在两伊战争中为伊拉克部队提供武装、支持和情报,但不仅如此,经过长时间的讨论,美国在1985年恢复了与伊拉克的外交关系,而此时,美国与伊朗的战争已达到高潮。
 
这种三方关系为伊拉克和伊朗带来了毁灭,三方关系以1988年战争的结束、霍梅尼的去世与美国作斗争而结束。
 
但是两年后,萨达姆出兵入侵科威特,因此,美国建立了一个广泛的联盟,将伊拉克赶出科威特。因此,美国和伊朗秘密支持反伊拉克阵营,但伊朗没有参加该联盟,但这并不足以使昨天的敌人和解,正如1990年发生的事件所表明的那样。
 
伊拉克将自己的土地强加为这场间接冲突的战场,伊朗欢迎1991年科威特战争后伊拉克起义的难民,在国际联盟不作为的情况下,萨达姆对这些人进行了暴力镇压。
 
科威特解放和那次起义之后,美国将伊拉克置于监护之下,美国在北部和南部地区设置禁飞区,大范围封锁伊拉克人民。此外,美国还试图推翻政权,但是伊拉克政权利用这种局势,寻找生存所需的新资源。
 
此后,伊拉克经常遭到轰炸,但徒劳无功,对于美国人和伊朗人来说,通过萨达姆·侯赛因可以看出海湾地区的真正困境。

政权更迭
9月11日袭击事件发生后,美国总统布什政府决定推翻伊拉克政权,从此开始了伊美关系的新篇章。正如法国历史学家让·皮埃尔·费利奥特最近提到的那样,美国在暴力入侵造成的混乱中的每一次撤退都有利于伊朗。
 
萨达姆·侯赛因被推翻后,伊朗从美国的矛盾中受益,由于伊拉克按照美国的民主标准进行内部重组而产生的裂痕,伊朗成功地渗透到伊拉克。国内行动者已开始寻找外国盟友,以加强其在国家舞台上的地位,美伊冲突正在通过其代理人而加剧。
 
伊朗完全从政治重组中受益,敦促伊拉克进行民主过渡的口号已导致政治宗派的严重分裂,美国鼓励这些现象,尤其是议会选举,美国认为,这将打破前几年的镇压,不限制任何人的自由,美国没有意识到,议会背后是这些宗派和种族派别的分裂。
 
2005年伊拉克大选的主要胜利者呼吁席卷全国的宗派暴力,这引发了一系列的多重冲突,美国人无法控制伊拉克,逊尼派反对什叶派,什叶派反对什叶派,基地组织分子反对美国人,伊拉克武装分子反对美国人。冲突的方面越来越多,迫使美国重新思考伊拉克的安全,然后认真审视后萨达姆时代。
 
2007年1月,戴维·彼得雷乌斯将军的到来改变了美国政策的方向,他将城市框架放在首位,维护城市的稳定,此外,他呼吁部落首领参加反对基地组织的战争,并付出报酬,被成为觉醒组织。
 
2010年,努里·马利基领导的新政府继续实行地区联属政策,恢复暴政。马利基从美军2011年撤退中受益,他计划威胁伊拉克其他现役部队,这建立在反恐言论的基础上。
 
因此,部落首领从中受益的觉醒组织突然停止了,其中许多人去了海湾国家,因此,他们可以享受他们聚敛的财富,他们抛下了部族成员,独自面对反恐部队的威胁,他们抛下了部族成员。在这种情况下,一些伊斯兰激进分子成功地找到支持者,在伊拉克成立ISIS,他们迅速发展并占领了许多地区。
 
undefined
伊拉克目前正在经历一场重要的起义,呼吁人民重新掌握自己的命运[路透社]

ISIS
这场冲突开启了新篇章,在2014年春季,伊拉克政府面对ISIS的迅速发展,ISIS成功打败了伊拉克军队,伊拉克军队在费卢杰和摩苏尔被困于镇压政策和分裂。
 
由于ISIS控制区的扩张,尤其是在叙利亚,他们严厉处决西方人,美国及其盟国回到中东。伊拉克的局势发生了特殊的发展,虽然伊朗和美国在该地区所有问题中都有分歧,但他们却因为同一事业反恐,支持伊拉克。
 
最终,由于大规模动员,利用西方的技术手段和伊拉克的人力资源,ISIS被赶出了伊拉克领土,但ISIS仍在进行秘密活动。
 
但是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当选改变了这种情况,他与美国前任总统不同,但与此同时,他似乎没有明确的政治目标。
 
出于内部原因,新政府与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关系密切,并多次表示支持。遏制伊朗是这种支持的体现,美国还允许以色列加强对真主党或伊朗在叙利亚的设施的打击。但俄罗斯也是以色列的盟友,遏制了这种升级。
 
2019年年底,叙利亚局势再次影响了伊拉克,因为在叙伊边界上的安巴尔省,美国轰炸了隶属于人民动员组织的真主党旅。
 
在巴格达爆炸遇难者的葬礼上,对美国大使馆的袭击事件失控,特朗普总统因此下令,暗杀卡西姆·苏莱曼尼和人民动员组织领导人阿布·迈赫迪·穆汗迪斯。
 
几天后,伊朗轰炸了美国在伊拉克的基地,伊拉克再次成为美国人和伊朗人博弈的现场。
 
伊拉克经历了一场重要的起义,呼吁人民重新掌握自己的命运,但40多年的历史突然回到了这一时刻。自1979年以来,伊朗和美国就一直在利用伊拉克的土地,改变自己在中东的势力和影响力,伴随着该地区复杂的局势,伊拉克人民自1979年以来就饱受战争和暴政遗留下来的苦难。
来源 : 电子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