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除塞西下台的可能性:以色列对埃及的示威运动沉默以待

塞西(右)与内塔尼亚胡曾在纽约举行会晤[路透社]
塞西(右)与内塔尼亚胡曾在纽约举行会晤[路透社]
被占耶路撒冷- 穆罕默德·穆赫辛·瓦泰德
 
以色列官方对当前埃及各大城市内爆发的示威活动保持沉默,这些示威活动呼吁推翻以色列的战略盟友——埃及总统塞西。
 
以色列分析人士与研究人员预计,埃及再次爆发革命运动只是时间问题,他们认为,无论事态如何发展,埃及军队都很可能会保持其统治地位,此外,研究结果还排除了塞西在现阶段下台的可能性。
 
以色列媒体仅对开罗解放广场和埃及各大城市内示威的实地进展进行了常规报道,因为当前以色列媒体的主要注意力都集中在第22届以色列议会选举的投票箱上,包括谁将成为新一届的总理,在本尼·甘茨领导的中间派联盟与内塔尼亚胡领导的利库德党之间组建大联合政府的可能性等等,而内塔尼亚胡正是塞西政权的最大支持者。
 
尽管以色列各大研究中心得出的结论是,埃及民选总统穆尔西在当局的监狱中死亡后,埃及爆发示威运动,这疑似在为下一步推翻塞西的示威运动铺平道路。
 
这些研究中心认为,即使塞西下台得以实现,埃及军方仍将拥有最终话语权,这些研究中心还排除了埃及穆斯林兄弟会重掌政权的可能性,甚至任何反以色列人物掌权的可能性。
 
时间问题
 
亲近内塔尼亚胡总理的以色列媒体中负责阿拉伯事务的记者泰玛尔·帕尔斯认为,埃及爆发反对塞西政权的示威运动及罢工行动仅仅是一个时间问题,他将其归因于埃及经济状况的恶化、生活成本的上升以及公民受压榨的困境不断加重。
 
基于对开罗进行的6次访问,帕尔斯写下一篇题为《八年苦难,埃及人民已经受够》的文章,并在其中回顾了埃及在塞西统治下所经历的这些年。
 
帕尔斯对开罗的首次访问是在2014年,即穆尔西被推翻近一年后,这次访问相当于在埃及主要城市与首都开罗进行的旅行,然而那里却不再有很多的外国游客。
 
帕尔斯形容埃及的状况以及他对2018年最后一次开罗之行的印象是“有好有坏”,“可以说,自那时起,有些情况已经得到改善,而另外一些情况则发生了变化,还有其他很多处于监控与审查之下。”
 
帕尔斯断言,出现反对塞西政权的示威活动及群众运动不足为奇,这只是一个时间问题,商人穆罕默德·阿里发出的视频成为了压跨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制造恐惧
 
帕尔斯推断,推迟罢工和示威运动爆发的因素,是塞西政权在西奈半岛上进行的镇压、恐吓等行动,大量埃及人遭到逮捕,以及在2011年1月25日革命之后对数百名埃及人作出上至死刑的司法判决。
 
帕尔斯解释道,埃及人民在塞西的铁血统治期间保持沉默,想要在这八年之中得到一丝喘息并积聚力量,以再次开启推翻政权的群众运动。
 
帕尔斯总结道,“在经过数十年的失望之后,在塞西糟糕的几年统治之后,这位建筑工程承包商(指穆罕默德·阿里)的呼吁,足以在八年之后再次将数千人召唤至解放广场。埃及人很清楚,这些示威的最后可能跟过去的示威也并无不同,但是,埃及人已经受够了塞西。”
 
爆炸性事件
 
特拉维夫大学国家安全研究中心的两位研究人员奥里特·贝洛夫、奥弗尔·文特,也持有同样的观点,二者预计,在前总统穆尔西死于塞西政权监狱之后,埃及会发生罢工行动。二者认为,这只是时间问题,哪怕穆尔西之死再次显现出埃及街头上两极分化的状态。
 
国家研究中心的报告指出,塞西政权能遏制因穆尔西之死,以及后来穆尔西之子阿卜杜拉之死所引发的一系列爆炸性事件。
 
但与此同时,两位研究人员强调,社交媒体平台上支持伊斯兰主义者的言论虽然没有被转化为广泛的抗议活动,但是,这也提醒我们,穆斯林兄弟会仍然是埃及舆论的重要组成部分。
 
两位研究人员解释称,以色列官方保持沉默且未对穆尔西在监狱中死亡一事发表评论,这是正确的做法,因为以色列深信,促进以色列与埃及之间的和平、拉近中东人民与以色列人之间的关系,需要削弱和分化伊斯兰主义的运动与力量,并以穆斯林兄弟会为代价,进一步加强政治力量、务实主义民间力量、自由主义力量的地位与作用。
 
虽然在穆尔西执政期间,穆斯林兄弟会也表现出了务实的态度,但是,报告中提到的“穆兄会对以色列的敌意将随时间流逝而发生改变,进而维护以色列与埃及之间的和平协议”却一直饱受质疑,实际上“穆兄会的下台加强了塞西执政时期埃及与以色列之间,在有关安全、能源、遏制巴以冲突等战略性问题上的合作”。
 
以色列的支持
 
耶路撒冷战略与安全研究所发表的一篇论文指出,以色列的支持加强了塞西政权维持埃及境内稳定的能力,“在某些方面,塞西实现埃及稳定的机会与两年前的状况相比要好得多。”
 
这篇论文的作者、耶路撒冷研究所的副所长埃兰·利尔曼博士,将之归因于以色列向塞西政权所提供的源源不断的支持,以及以色列在美国的影响力,并利用这些因素来加强中东地区的战略联盟,向埃及提供军事与资金支持,此外,阿联酋与沙特也不断向埃及注入资金以提供经济援助。
 
尽管如此,利尔曼认为,塞西所面对的最大挑战是革命运动与民众示威的卷土重来,此外还包括打击恐怖主义——特别是在西奈半岛,以及如何持续和加速经济增长,有关与以色列合作开展的在东地中海地区开发埃及的能源资源的其他倡议,还有鼓励建设大型的国家项目等等。
 
鉴于取代塞西——哪怕是在军方的保护伞下,其产生的地区后果与严重性也不容轻视,因此利尔曼表示,“继续援助塞西维护埃及政权的稳定,符合以色列及其地区盟友的利益。”
 
与此同时,利尔曼还认为,“盟友们最好向塞西提供建议,哪怕有时以秘密的形式,以鼓励他继续执政,并减轻其政权对人民所使用的镇压机制,因为这可能会引起执政军事机构的内部紧张。”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