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关系个性化 特朗普在伊朗问题上又这样做了吗?

U.S. President Donald Trump answers a question about U.S. Supreme Court nominee Brett Kavanaugh during a meeting with Chilean President Sebastian Pinera in the Oval Office of the White House in Washington, U.S., September 28, 2018. REUTERS/Joshua Roberts
特朗普表示尽管两国冲突升级,他依然愿意会见伊朗总统(路透社)
穆罕默德·曼沙威-华盛顿
 
美国历史学家蒂莫西·纳夫塔利认为,特朗普总统是那种被自己情绪控制的人,而不是通过经验和评估事件的重要性来思考,他认为,特朗普的行为是危险的,因为特朗普总统的性情不符合美国的战略利益。
 
在《洛杉矶时报》发表的研究中,纳夫塔利表示,他确信特朗普总统只考虑自己的喜好,只考虑这项或那项政策是否会对他和对他连任的机会产生影响。
 
特朗普对伊朗问题的政策和立场也一样,在美国对中东面对的最重要的挑战之一的立场上,这是体现特朗普个性化最明显的例子。
 
没人能阻止特朗普
 
在若干问题上,特朗普的方式与美国传统政府运行的方式相反。例如,迄今为止,特朗普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举行了三次会谈,所以特朗普深信他应该与伊朗总统鲁哈尼会面。
 
华盛顿威尔逊研究中心研究员大卫·奥托韦对半岛网记者说,也许,我们会看到鲁哈尼与特朗普见面。特朗普几个月来一直希望如此,伊朗人为减轻其巨大经济压力,需要这次会晤。
 
他还说,目前,伊朗石油出口率仅为每天10万桶,也没有外国到那里做投资。奥托韦认为,共和党强硬派和以色列保守派不会反对这次特朗普极力促成的会晤。
 
不关心意识形态的总统
 
解除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职务的做法表明,特朗普总统不关心之前的意识形态立场。跳脱出共和党意识形态框架外的特朗普不在乎共和党的过去和立场,比如,特朗普愿意在华盛顿接待阿富汗塔利班领导人,并与他们在戴维营总统度假地会面。
 
特朗普在制定对外政策时,不重视国会共和党领导人的立场,特朗普相信他比共和党机构更强大。尽管与特朗普最亲近的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和汤姆·库茨攻击特朗普对伊朗和塔利班的立场,特朗普也没有改变其立场。
 
作者丹尼尔·拉森认为,特朗普上台是美国的国际关系个性化的关键节点,特朗普对处理美国以外的对外政策问题没有任何经验。
 
undefined

特朗普的各种考虑
 
在选举会议和记者见面上,特朗普一再强调他不是一个政治人物,他遵守自己许下的承诺。在大选期间,特朗普承诺退出与伊朗签署的核协议,他在2018年也确实是这样做的,此外,特朗普承诺比起前总统奥巴马,他将与伊朗人达成更好的交易。
 
大卫·奥托韦说,我无法想象特朗普能与伊朗人达成比前总统奥巴马更好的协议,特朗普或许能延长禁止伊朗产浓缩铀的期限。
 
奥托韦怀疑特朗普的意图说,如果特朗普想要达成比奥巴马更好的交易,那么他为何要退出呢?他为何使谈判框架复杂化,而不要求修改协议?
 
美国国防大学近东与南亚中心副教授、军事专家大卫·德·罗奇对半岛网记者说,我不认为特朗普会与鲁哈尼举行峰会,双方都有举行这次会晤的无法接受的条件。
 
他指出,比起鲁哈尼,特朗普更希望举行这次会面,特朗普相信他是交易专家,是最佳谈判官。
 
特朗普或许认为,与朝鲜情况类似,与伊朗总统会面只是为获取可以在大选期间利用的政治利益,声称事态在往好的方向发展。在与鲁哈尼会晤以达成新协议时,特朗普需要民主党的支持。
 
尽管有报道称,特朗普对法国建议向伊朗人提供150亿美元的信贷额度持开放态度,但一所美国大学的伊朗教授对此次首脑会晤表示怀疑。
 
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教授告诉半岛网记者说,我认为不会举行此次会晤,主要出于两个原因,其一,伊朗领导人相信特朗普总统无意解决分歧,否则他不会退出核协议。其二,如果接受特朗普的请求,鲁哈尼将因为伊朗国内强硬派的立场而面对更多敌意。
 
他强调,伊朗官方立场是拒绝特朗普总统几次重申的举行会面的请求。
 
而研究员大卫·奥托韦说,双方举行会晤的可能性仍为50%,这将激怒沙特人。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