促使特朗普解雇博尔顿的五个问题

《纽约时报》:特朗普(最左)和博尔顿(左起第三)就阿富汗、伊朗、俄罗斯、朝鲜和委内瑞拉问题持不同 意见(路透社)
《纽约时报》:特朗普(最左)和博尔顿(左起第三)就阿富汗、伊朗、俄罗斯、朝鲜和委内瑞拉问题持不同 意见(路透社)
据《纽约时报》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与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就华盛顿对五个问题采取的政策持不同意见,其中最新分歧就是与阿富汗塔利班之间的和平计划。

该报报道称,两人对美国正面临的主要外部挑战所持意见不同,博尔顿更倾向于对某些国家采取“强硬”政策,对这些国家实施制裁并采取先发制人的军事行动,而特朗普更加倾向于通过外交渠道来与这些国家进行沟通。

《纽约时报》解释称,两人之间的意见分歧与五个国家有关,特朗普对扩大美国国外军事存在的决定犹豫不决,这五个国家分别是阿富汗、朝鲜、伊朗、俄罗斯和委内瑞拉。

阿富汗

博尔顿是与塔利班达成和平计划的最强烈反对者,该项和平计划得到特朗普及国务卿蓬佩奥的支持,旨在美国从阿富汗撤军并结束阿富汗长达18年的战争。

《纽约时报》指出,博尔顿反对特朗普计划与塔利班领导人举行谈判会议,本次谈判原定劳动节假期期间在戴维营举行,美国每年9月份的第一个星期一定于该国劳动节,并认为特朗普可以履行他在总统竞选期间作出的承诺,即通过在未与“恐怖组织”领导人达成协议情况下,从阿富汗撤离部分美军,以结束战争。

据该报报道,特朗普7日通过他在推特上的个人账户发表推文,宣布取消在戴维营与塔利班领导人的会晤,而与塔利班谈判的支持者们则将此归咎于博尔顿。


特朗普和博尔顿代表美国出席2月在越南举行的美朝峰会[路透社]

朝鲜

据《纽约时报》报道,特朗普认为他最重要的外交政策成就之一就是他的国家与朝鲜之间的紧张关系正在解冻。虽然特朗普对朝鲜在5月份进行的导弹试验感到不满,但他淡化了试验的重要性,特朗普表示,这些弹道试验并未减少他对两国可以继续就美国制裁与朝鲜核裁军努力进行谈判的乐观态度,但博尔顿在这些导弹试验中并没有看到灰色地带,并宣称这违反了联合国安理会的有关决议。

伊朗

《纽约时报》指出,伊朗问题是特朗普和博尔顿存在分歧最大的问题,众所周知,博尔顿甚至在上任前就开始捍卫对伊朗采取军事选择的想法。

该报报道称,特朗普——正在寻求与伊朗达成外交解决方案——反对以博尔顿为首的顾问意见,该意见要求对伊朗发动军事打击以回应美国无人机6月在海湾水域被击落事件,但特朗普认为,建议的回应与伊朗的敌意程度不成比例。

委内瑞拉

在美国及其盟国宣布委内瑞拉总统尼古拉斯·马杜罗政府非法之后,宣布支持以瓜伊多为首的反对派,特朗普对推翻马杜罗的努力没有立即取得成功感到沮丧。

《纽约时报》报道,特朗普政府随后得知其在该地区的影响力低于预期,让白宫支持的反对派在数月内陷入与马杜罗政府的困境之中,特朗普对其政府在委内瑞拉采取的战略感到质疑,与此同时,博尔顿继续呼吁美国向马杜罗施加更多压力,他在8月表示,“现在是采取行动的时候了”。

俄罗斯

最近,博尔顿向乌克兰人保证,他们会在与俄罗斯分离主义分子的冲突中获得支持,但《纽约时报》认为,白宫几乎没有实现这一承诺,而且特朗普暗中告诉他的助手称,他认为乌克兰存在腐败政府。

据《纽约时报》报道,博尔顿由于干预大选问题而对话俄罗斯,这对特朗普来说是一个敏感问题,他认为博尔顿破坏了他的合法性。

来源 : 纽约时报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