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联酋议程已在亚丁战役后接近尾声?

the uae agenda is drawing to a close after the battle of Aden?
阿联酋部队在亚丁机场监控从一架飞机上卸载的军事装备(路透社)
Mediapart网站报道,亚丁发生的事情不仅仅是也门内战的一个环节,而且证明了反胡塞武装阵营已经破裂,这也意味着也门总统哈迪合法性的削弱,胡塞武装可以加强对他们已控制地区的进一步控制,与此同时,阿联酋分离也门并统治该国南部的愿望也几近实现。

该文章的作者让 – 皮埃尔·佩林表示,阿联酋王储穆罕默德·本·扎耶德与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他是也门战争的领导者——之间的分歧在最近几个月开始显现,并且已经开始缓慢扩大,尽管两者之间的联盟关系仍然稳固,这个分歧的基础是阿联酋意识到赢得战争是不可能的事情,而沙特想要不惜一切低价来继续这场战争。

一名外交官将在亚丁战争中公开支持武装部队的这两名男子进行了比较,将其称之为“面临问题的夫妻”,因为本·萨勒曼支持也门哈迪总统的部队,而本·扎耶德则支持作为哈迪敌人德分裂势力。

打破也门统一

尽管如此,作者并不认为沙特阿拉伯与阿联酋之间的联盟已经破裂,并引用萨那战略研究中心研究员维多利亚·卡塔琳娜·索维尔的说法称,两国之间的联盟关系不太可能破裂,这是由于从长远来看,联盟关系破裂对两国双方都没有益处,该研究员并指出,阿联酋处于更有利的地位,因为沙特阿拉伯需要其军事贡献。

作者表示称,阿联酋加入战争和联盟的议程与沙特议程不同,后者希望与伊朗对抗,并希望证实沙特是中东地区唯一的地区大国。

同时,作者解释称,阿联酋问题则是打破也门的团结统一,致力于让局势回到1990年南北也门统一之前的情况,以便在南部建立一个可以置于阿联酋统治之下的国家,旨在提供更广泛的议程。

根据作者的说法,阿布扎比因此向南部派出地面部队,并公开支持加入联盟的分裂主义势力,因为阿联酋担心胡塞武装成员将占领整个国家,该国目前正在努力恢复也门南部的独立,并致力于让国际社会重新认可分裂的国家。

作者解释说,现在分离主义者的利益与阿布扎比的利益是一致的,并引用法国科学研究所研究员马克·拉文的说法称,阿联酋支持也门南部独立是为了将其置于监管之下,以此作为在从海湾到红海海上航线上建立直接存在战略的一部分。

undefined

阿联酋议程

卡塔琳娜·索维尔对此表示称,“阿布扎比在也门有两个主要目标:第一是控制也门港口,第二是限制被其列入恐怖组织名单的改革组织的影响力,其支持南部的分裂势力旨在为这两个项目服务。”

根据作者的说法,为此目的,阿联酋违反国际法规定于2018年在也门索科特拉岛部署了军队,并占领了红海大门——曼德海峡,与此同时,阿联酋还入侵非洲海岸,占领了索马里兰、厄立特里亚、苏丹的港口,甚至占领了索马里的港口。

随着亚丁爆发新的战争,作者认为在也门已经形成了第二条战线,这意味着也门内战的开始,这场战争不仅仅包括亚丁,而且包括前南也门的诸多省份,特别是阿比扬和舍卜沃两省,此前,也门政府军出其不意反击,将其收复至总统府掌控之下,并声称已经赢得了胜利。

然而,根据也门无国界医生组织副主席马尔克·查卡尔说法称,“驱逐反叛分子并不容易,特别是战争仍在继续,尽管强度较低,但最微小的火花可以点燃一切,武装团体控制着所有社区,我们并不知道那些组织更在发挥作用,一切处于混乱之中。”

作者提及联合国也门事务专家作出的报告,该报告中谈及各方在也门犯下的“多重战争罪”,特别是阿联酋及其控制下的部队犯下的酷刑、强奸以及在秘密监狱和很多未公开拘留中心杀害政治反对派人士的罪行。

走向也门解体?

尽管如此,卡塔琳娜·索维尔表示,谈论也门的解体和前南也门的出现还“为时过早”,并认为这需要得到国际及地区主要力量的同意,例如,也门分裂对沙特阿拉伯并无益处,因为这可能会增加胡塞武装在沙特边界地带的力量,同样,国际社会也绝不会接受也门分裂,因为担心极端主义势力在该地区进行蔓延。

但是,像马尔克·查卡尔这样的研究人员表示,分裂主义者和胡塞武装之间的谈判已经开始,旨在将南部地区从也门分离开来,并避免爆发直接冲突,特别是反胡塞武装阵营已经爆炸。

作者指出,美国已经开始与胡塞叛乱分子进行谈判,试图为冲突寻找到双方都能接受的谈判性解决方案,同时,美国国务卿近东助理大卫·辛克表示,这可能会相当于对胡塞武装的承认。

来源 : 解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