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议活动蔓延,印尼向西巴布亚部署部队

抗议活动蔓延,印尼向西巴布亚部署部队
抗议活动蔓延,印尼向西巴布亚部署部队
印尼,雅加达—印尼向西巴布亚部署了更多军队,因为要求该地区独立的示威活动产生扩散。
 
政府大楼遭到了焚烧,有关动乱的报道与政府早些时候已遏制了骚乱的声称不符。
 
总统维多多的首席安全部长维兰托20日告诉记者,雅加达正在向西巴布亚部署更多部队,因为预计21日该地区将发生更大规模的抗议活动。
 
半岛电视台获得的视频显示,数百名军人和警察人员抵达西巴布亚省首府马诺夸里,这里19日发生暴力抗议活动,而印尼武装部队发言人21日告诉半岛电视台,军方已派出300人到马诺夸里。
 
西巴布亚包括西巴布亚和巴布亚省,与巴布亚新几内亚共用一个岛屿。
 
20世纪60年代初,当印尼接管该地区时,这曾是一个荷兰殖民地;在1969年有争议的全民公投中,该地区成为该国的一部分,只有约1000人得以投票。
 
自那时起,原住西巴布亚民族解放军的武装叛乱从未停歇。
 
该地区是印尼最贫穷的地区,尽管其天然资源财富,但在那里,有许多关于侵犯人权的指控。
 
12月,独立战士的袭击造成至少17人死亡,并引发军事镇压,导致3.5万名平民逃离家园,安全部队试图将反对武装分子赶出山区。
 
东爪哇在印尼的爪哇岛上,那里的巴布亚学生面临虐待,引发抗议活动。
 
尽管要求保持冷静,抗议仍在继续
 
19日晚些时候,维多多总统呼吁西巴布亚保持冷静,呼吁其同胞“包涵”并期待更多 “耐心”。
 
东爪哇省省长也向受到种族虐待的巴布亚学生道歉—据说,他们被称为“猴子” —他们随后在东爪哇省玛琅的独立示威活动中被捕。
 
巴布亚学生被虐待的愤怒仍在整个地区蔓延。
 
21日,一名消息人士向半岛电视台发送的图像显示,巴布亚省西部的巴布亚抗议者高举支持独立的旗帜,这是根据印尼法律可判处最高15年监禁的罪行。
 
另一张照片显示,沿海地区似乎发生了火灾,有报道称,当地市场遭遇纵火。
 
21日下午,有报道称,军事和警察增援部队已抵达。
 
与此同时,在蒂米卡,愤怒的抗议者21日走上街头,尽管士兵身着防暴装备,手持步枪。
 
20日,愤怒的抗议活动蔓延至西巴布亚至少六个地区,并出现伤病报告。
 
根据西巴布亚全国委员会(WPNC)—该委员会发起并组织了抗议活动—发言人的说法,一名女性抗议者在马诺夸里脚踝中枪。
 
在西巴布亚省最大的城市索龙,抗议者在20日封锁道路并聚集在市长办公室前。
 
半岛电视台21日获得的图像显示,西巴布亚省沿海地区着火。[半岛电视台]
 
据当地媒体报道,愤怒的抗议者摧毁了Domine Eduard Osok机场,迫使航空公司取消飞往索龙的航班。
 
抗议者还放火焚烧当地的监狱,允许多达250名囚犯逃跑。
 
半岛电视台获得的另一部视频显示,一群男子手持棍棒追逐并向警察投掷石块,其人数超过警察。在视频中,一名军官倒下并被击打。
 
一名警察告诉半岛电视台,巴布亚省首府查亚普拉的一名警官遭枪击。
 
种族辱骂,权利滥用
 
上周,西爪哇省苏拉巴亚和玛琅的巴布亚族学生被捕后,西巴布亚的示威游行爆发。
 
在泗水,学生们被指控将印尼国旗扔进下水道—他们在接受苏拉巴布亚采访时否认了这些指控。
 
据当地媒体报道,印尼独立日,一些群众组织聚集在巴布亚学生宿舍,与他们对抗。
 
根据大赦国际组织的一份新闻稿,在随后发生的对抗中,巴布亚学生遭到种族主义虐待,包括被骂“猴子,狗,动物和猪”。安全部队抵达,锁定学生宿舍,发射催泪瓦斯,逮捕了巴布亚学生。
 
警方说,当晚,所有学生都被送回宿舍,并没有逮捕任何人,转移学生是为了其安全。
 
22日,东爪哇省玛琅的巴布亚学生独立集会后,有关受伤和逮捕的报道四处蔓延。大赦国际的新闻稿讲述了学生如何遭到居民袭击,事件发生后不久,该市副市长威胁要将学生赶走,并将他们强行送回西巴布亚。
 
‘控制’
 
索龙警察局长Mario Christy Siregar告诉半岛电视台,没有严重伤亡。
 
“没有(受伤)。(一切都在)控制中” ,他说。
 
印尼国家警察发言人在20日晚些时候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表示,警方已看到到最大限度的克制,没有抗议者受到伤害。
 
“没有一个警察使用任何子弹” ,他说。
 
在西巴布亚其他地方(包括Nabire,Biak,Bintuni Bay,Kaimana和Yahukimo),抗议者数量剧增,他们大喊:“巴布亚!自由!巴布亚!自由!”以及 “我们不是红白相间的。我们是晨星。”
 
红色和白色指的是印尼国旗,晨星是支持独立的西巴布亚人的政治象征。
 
随着抗议活动于21日进入第三天,西巴布亚人向半岛电视台解释了他们为什么要加入集会。
 
“巴布亚人继续抗议,因为他们想要独立……我们相信,只有获得独立才能使我们的自尊与其他国家相等” ,WPNC的维克多说。
 
20日晚,维克多曾呼吁国际社会监督西巴布亚,“尤其是在部署了数百名军人和警察之后”。
 
西巴布亚联合解放运动主席班尼·温达对印尼巴布亚学生的情况表示深切关注。
 
“种族主义与殖民化和镇压密切相关。就像南非反对种族隔离的黑人一样,我们反对种族主义的斗争也是一场争取自决的斗争” ,他在20日发表的一份声明中说。
 
“维多多总统的言论是不够的:巴布亚人不会停止战斗,直到我们实现平等,自决和独立公投” ,班尼补充道,他指控为部分抗议的幕后黑手。
 

据报道,西巴布亚抗议者在西巴布亚举着被禁的独立国旗。[半岛电视台]
 
互联网放缓
 
随着骚乱持续,印尼政府已放慢了西巴布亚部分地区的互联网速度。
 
区域在线新闻领导先驱刊物主编表示,互联网已从19日开始关闭。
 
通信和信息部长鲁蒂安塔拉告诉半岛电视台,政府采用“限制机制”来过滤信息,防止骚乱在抗议期间蔓延。
 
部长解释说,限制只在中午和晚上8点之间应用于查亚普拉,马诺夸里和索龙三个区域。
 
“我们需要做到这一点,不仅是因为国家安全,而且还要避免恶作剧蔓延,煽动(群众)” ,他说。
 
限制是服务提供商刻意放慢互联网速度。
 
部长还与国家警察合作,检查社交媒体上的帖子。警方称,他们发现了两个他们认为引发马诺夸里骚乱的社交媒体账户。
 
该部门网站公布了他们认为引起愤怒的一些所谓恶作剧。其中一个所谓恶作剧是人权律师维罗妮卡·克曼的帖子,他关注西巴布亚问题以及在东爪哇省苏腊巴亚被逮捕的两名巴布亚学生。
 
2019年8月19日,抗议者在西巴布亚省马诺夸里的公路中间焚烧轮胎。[Antara / 路透]
 
在公众意识到维罗妮卡的推文被错误引用后,该部门遭到抨击,后者将她的“被捕”一词改为“被绑架”。她公开要求该部门道歉。
 
维罗妮卡表示,限制措施违反了西巴布亚人民的言论自由和获取信息的权利,这不是限制恶作剧传播的措施。
 
WPNC发言人维克多补充说,互联网被封锁,人们只能看电视,这意味着雅加达可以控制叙述。
 
多年来,原住巴布亚人一直在西巴布亚进行低级武装叛乱。[Antara Foto / Olha Mulalinda / 路透]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