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邮报》:极端右翼是一个需要全球回应的问题

MOSCOW, RUSSIA - JUNE 20: State broacaster Russia Today broadcasts from near Red Square during The World Cup on June 20, 2018 in Moscow, Russia. Uruguay's 1-0 win over Saudi Arabia has ensured that they and host nation Russia have reached the last 16 of the World Cup. (Photo by Christopher Furlong/Getty Images)
莫斯科红场附近的“今日俄罗斯”广播电台[盖蒂图片社]
《华盛顿邮报》上发表的一篇社论警告称,“极端右翼”已经成为一个全球性的问题,同样,这个问题也需要得到全世界的响应。
 
这篇社论指出,作为自由民主的象征,瑞典是所有白人民族主义者痛恨的对象,因为它欢迎移民并将他们当作国家的公民而融入社会结构之中。
 
根据《纽约时报》的报道,这就为我们解释了,为何极端右翼需要动员他们的资源,以加强当地的民粹主义,从而将社会拉回驱逐“陌生人”的时代。
 
《华盛顿邮报》指出,《泰晤士报》上的一篇报道记载了一个面向瑞典人民传播误导信息并煽动仇外情绪的复杂机制,以及这种机制是如何帮助一个植根于新纳粹人士的政党以拥有前所未有的影响力的。
 
报道指出,俄罗斯以金钱来吸引活跃人士,从而发挥这个作用。除了经济援助之外,它还支持包括“今日俄罗斯”广播电台在内的各大媒体来强化种族主义的叙事。
 
《华盛顿邮报》指出,这一机制比过去的要复杂得多,它已经延伸至西班牙、意大利、德国及其他地方,该机制可以通过与之亲近者的帮助,而在某个国家内进行影响其大选的活动,并招募研究中心与学术会议为己所用,称之为国际民族主义研究员。
 
报道暗示,多年以来,极端右翼力量支离破碎的性质一直阻碍它获取全球影响力,但是,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原本相互孤立的文化开始发现并找到彼此,然后通过恶性的意识形态和方法实现互相帮助。
 
报道指出,极端右翼集团的存在是基于虚假的新闻叙事与危险的不实陈述,在社交网站上,黑客甚至还可以通过某些算法对敢于反对他们的人进行骚扰或发出死亡威胁。
 
报道最后总结道,他们的目标是除掉所有持不同政见者并破坏民主本身,因此,这将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应当得到全世界的回应,全球的学者、民间社会组织与国家,都应当对此作出协调和回应。
 
报道补充称,任何成功都需要领导力,而这种领导力可能已经超出了对那位喜欢转发有关阴谋论问题的美国总统的预期。
来源 : 华盛顿邮报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