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中包括舞者、警察和牧羊人 突尼斯总统候选人引起笑话

提交总统选举候选、引起争议的警察法特西·阿卡拉梅(最高选举委员会)
提交总统选举候选、引起争议的警察法特西·阿卡拉梅(最高选举委员会)
阿马勒·希拉利-突尼斯

突尼斯早期总统竞选不乏出现一些伴随着候选人的幽默和引人发笑的情形,无论是正式提交文件的人还是在国内和国际媒体摄像机前宣布然后撤退的人,他们旨在引发争议。

候选人最终人数接近100人,他们分为具有地位和政治历史的独立人士和党派人士,而其他人则是人民群众,他们也插手其中,许多人认为这一场景是宪法权利的一个体现,同时其他人则将其称之为共和国总统职位威望的糟糕场景。

突尼斯最高独立选举委员会当地时间9日关闭了总统职位候选人大门,据委员会成员阿迪勒·巴里纳斯接受半岛网采访时证实,总共有97名候选人,他还强调称,有66名候选人因为没有达到必需要求而放弃了其档案。

讽刺和批评

除了提交档案的那些认真的候选人之外,突尼斯社交平台活动家们一直专注于来自中下层社会阶层的含糊人士,他们认为自己有能力,并且已经提交了突尼斯最高政治职位的候选文件。

早些时候,艺术表演家和舞蹈演员纳明·斯法(nermine sfar)宣布,她打算参加竞选,并提出了一项引起争议的选举计划,即给予女性三分之二遗产并禁止“阿富汗”服饰,而穿称为“萨菲萨尔”(Safseri)的突尼斯传统服饰。

同样地,警察法特西·阿卡拉梅(fathi al-akrmei)引起了争议,因为在他向选举委员会总部提交候选人资格时表现出冷漠态度,并且系着拉开的领带,许多人认为他不合适,同时,委员会强调称,其目的是向突尼斯人传递信息。

内政部宣布暂停阿卡拉梅的工作,并将其提交给纪律委员会,由于他没有获得内政部的合法许可,因此他没有获得总统选举的候选人资格。

一方面,对于他来说,一位名叫阿卜杜勒·哈米德·阿马尔的流浪画家提交了其候选人资格文件,阿马尔为突尼斯人所知,这是因为一张在首都中心举行的共和国总统葬礼游行期间的总统告别活动中拍下的照片,照片中其胡须杂乱且身着破旧衣服。

引起争议的候选人中有一位名叫米柯赛特(意为刮刀)的牧羊人,他表示,其选举计划是以捍卫农民和穷人权利为基础的。

支持革命阵线的另一位候选人穆罕默德·艾敏·阿格拉卜选择参加总统选举,旨在——正如在其Facebook网页上所宣布的那样——向被赶下台的总统本·阿里的残余势力发出严肃信息,阿里坚持其参加选举的宪法权利。

黑色幽默

社会学家阿德尔·瓦查尼将所有社会阶层的突尼斯人参加竞选的现象称之为一种正常现象,该现象打破了总统出身高于人民阶级的刻板印象。

瓦查尼接受半岛网采访时表示,“权力从精英阶层和单个阶级下降到相连的社会内部,这证明了革命后突尼斯人普遍认为社会上层阶梯向所有人开放,以及获得总统职位的梦想并非不可能实现”。

瓦查尼强调称,许多提交候选资格的人被称为“异想天开”,其目的是出现在媒体面前并吸引对他们的注意力,即使在很短时间内也可以感受以下当明星的感觉,但这也是在几十年专制压迫后敢于以最大表现形式掌权的一种“黑色幽默”。

知识分子和政治家对总统选举的多样性做出了回应,同时他们对候选人性质及姓名看法不同。

研究员卡里姆·马祖基将突尼斯选举情形与埃及进行了比较,此前塞西在总统选举期间将其竞争对手抓入监狱。

马祖基发表博客文章表示,“在总统选举的最后一天,我们只能为这8天内候选人无限制提交文件的场景而感到自豪,这使得普通公民也可以在不具备条件的情况下参加竞选,这些被称之为‘异想天开’的竞选场景也一直是一个伟大场景中细节部分”。

前领导人布尔汉·巴塞西在突尼斯的呼吁中以不乏嘲讽的形式对一张照片发表评论,在此照片中,一名民众候选人在选举委员会前提交其候选人资料时,手里还拿着一袋面包。

巴塞西称,“我是人民,我是人民,我不知道什么是不可能,我是人民,我是人民,相反地,我不满足于不永恒”。

被视为前总统本·阿里政权最重要一方的巴塞西已经向选举委员会发出邀请,以要求停止接受其所谓的不严肃的“不安群众和路人”,他强调称,这有助于保护国家形象。

早期的总统选举预计将在9月中旬举行,很难预测结果将会是什么,所有主要政党都提名了其重要人物,例如突尼斯复兴运动党副主席阿卜杜·法塔赫·穆罗(Abdelfattah Mourou)和突尼斯总理优素福·沙赫德(Youssef Chahed)。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