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法拉沙” 黑色种族主义与公然歧视

“法拉沙”犹太人抗议活动使以色列城市和主要道路瘫痪[半岛电视台]
“法拉沙”犹太人抗议活动使以色列城市和主要道路瘫痪[半岛电视台]
穆罕默德·穆赫辛·瓦泰德-被占领的耶路撒冷

“法拉沙”犹太人为了抗议以色列警察枪杀埃塞俄比亚裔青年而进行的示威游行——使以色列城市和主要道路瘫痪——反映了社会制度的脆弱性,种族主义和歧视渗透在各个犹太人阶层。

种族主义和歧视不仅来自警方触发的压力,警方在最近两年中杀害了三名埃塞俄比亚裔青年,同时来自政策报警触发压力,也来自于一些学校,这些学校由于肤色原因并没有接受埃塞俄比亚裔学生。

多年来,以声称害怕传染病和遗传性疾病为由,“法拉沙”犹太人献的血全数被倾倒到垃圾桶中。

以色列活动家和分析家们一致认为,无论是在埃塞俄比亚移民还是其他社会阶层之间,种族主义在以色列社会中如火一般猖獗,但他们强调,埃塞俄比亚移民情况特殊,尤其是因为肤色问题,这阻碍他们完全融入以色列社会。

这些活动家和分析家认为对埃塞俄比亚移民的歧视是外部差异及肤色原因导致的直接结果,而埃塞俄比亚青年所罗门·塔格(18岁)被杀害,这是恶性疾病的一种症状,即威胁破坏社会和国家的“种族主义和歧视”,他们强调,这不能掩盖埃塞俄比亚移民困难且复杂的情况,这些埃塞尔比亚移民生活在远离犹太社会和以色列生活的孤立和疏远状态之下。

差距和裂缝

对于在埃塞俄比亚青年惨遭杀害及随后的抗议发生后产生的巨大裂缝,分析家们一致认为,在事情未能解决的情况下,这可能会导致社会结构的分解,这将使犹太社会各个阶层人民陷入沮丧、愤怒、不安、退缩、罪恶和负罪感之中,首当其冲的就是“法拉沙”犹太人。

“法拉沙”犹太人进行抗议示威,而以色列政府试图安抚他们的愤怒,在此背景之下,根据内塔尼亚胡政府承诺,该政府准备了一项计划,旨在从埃塞俄比亚带来8000名犹太人,当地时间3日下午一架飞机降落在特拉维夫本古里安机场,这架飞机载有1000人,其中有602名埃塞俄比亚人,这些人应该都是从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搭载飞机而来。

以色列基金会还利用埃塞俄比亚裔的人物和拉比来撰写宗教和圣经方面的文章,为了实现所谓的来到犹太人民族家园的“梦想”,同时,以色列基金会还呼吁保护以色列人民的犹太人家园和社会结构。


分析人士证实,埃塞俄比亚犹太人在以色列社会感到疏远和孤立[半岛电视台]

歧视和种族主义

在《新消息报》(Yedioth Ahronoth)的网站上,埃塞俄比亚裔拉比莎朗·沙洛姆发表了题为“亲爱的兄弟,不要绝望,不要让国家转变为我们的敌人”的文章,作者试图通过此篇文章捍卫以色列国家机构,并指责警方的种族主义和歧视做法。

这位埃塞俄比亚拉比回顾了以色列社会的普遍模式,并指出,存在很多让人感到绝望的情况,这是由于由于没有感受到公正的存在,或者对埃塞俄比亚裔青年们被警方击毙缺乏深入的研究。

隔离和疏远

另一方面,“法拉沙”犹太人抗议活动中的积极分子伊亚·吉图认为,埃塞俄比亚籍犹太移民——通过示威——来起诉以色列,指责以色列的种族主义和歧视,他还指出,埃塞俄比亚移民抗议活动是对他们多年来在以色列社会中所遭受到的痛苦和愤怒的表达。

吉图认为,现在是时候让以色列社会在镜子中看到并意识到,这有一个需要从根源上治疗的深刻问题,他还解释称,“过度警察”的误导性术语及其破坏性后果与保密协议之间并没有区别,这份保密协议防止将公寓出售或出租给埃塞俄比亚移民,甚至犹太白人医生之间没有区别,这些白人犹太医生拒绝对生活在埃塞俄比亚裔居住社区的居民接受治疗,警方不加区分地向这些埃尔俄比亚男孩开枪。

怀疑和保留

与此相反,世界犹太复国主义组织运营负责人德罗尔·穆鲁说,“法拉沙”犹太人的人数如今达到了15万——尽管从七十年代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他们移民到以色列——但他们仍然需要证明自己是犹太人,这是因为以色列社会质疑他们是否是犹太人,他们被排斥并生活在以色列社会的疏远之中。

穆鲁解释称,“法拉沙”犹太人一到达以色列,就被当作移民工人对待,只有在“转而信仰犹太宗教过程”之后他们才被承认是犹太人,在其他移民中却不存在这种情况。

世界犹太复国主义组织成员称,“我们在以色列的组织并没有努力了解埃塞俄比亚移民,完全无视他们的习惯、困难、文化和移民困难,我们不会允许他们进入以色列社会,他们的肤色无法进入我们的视线,就好像我们没有看到他们一样,因此, ‘法拉沙’犹太人被推到了以色列社会的边缘。”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