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事务》:美国正在摧毁自己的力量

扎卡里亚:美军霸权的缓慢瓦解始于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盖蒂图片社]
扎卡里亚:美军霸权的缓慢瓦解始于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盖蒂图片社]
政治分析家、记者法里德·扎卡里亚表示,美国对世界的霸权时代已经结束,华盛顿浪费了“单极力量时期”,并摧毁了自己的力量。
 
扎卡里亚在美国杂志《外交事务》上发表文章称,在过去的两年中,美国的霸权时代已经消亡,而这段时期充满的是鲁莽与暴力。
 
扎卡里亚认为,自1989年柏林墙倒塌以来,美国对世界的霸权只持续了短短30年。
 
作者认为,这种霸权的结束,或者更确切地说是美国霸权终结的开端,始于2003年伊拉克战争的舞台之上,自那时起,这种霸权的瓦解就缓慢地开启了。
 
扎卡里亚质问道:美国特殊地位的瓦解究竟是由于外部因素的影响?还是由于其不良行为和习惯的作用?

对此,这位政治分析家评论道——他同时还是一台著名电视节目的主持人——这个问题将是未来数年内历史学家们争论的焦点,但是尽管如此,他并不认为现在对这个问题进行一些初步的分析有何不妥。

 
扎卡里亚表示,有部分因素造成了这种瓦解。在国际体系中存在一股强势的自我力量,无情地打击任何积聚了巨大力量的国家。以美国为例,美国滥用了权力及其对世界的霸权,从而失去了盟友,却增强了敌人的力量。
 
在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统治之下,美国似乎对它在过去长达四分之三个世纪中,在国际舞台上存在的思想与目的,失去了原有的兴趣与信心。
 
根据《外交事务》的这篇报道,自罗马帝国时期以来,直至冷战结束之后,世界上从未经历像美国这样的霸权,作家们甚至认为,从1945年起世界便进入了“美国世纪”。
 
在最初,人们很难注意到美国在冷战结束后的时期内所具有的优势,在1990年,时任英国首相的玛格丽特·撒切尔还曾指出,世界被分为三大政治区域,分别以美元、日元及德国马克为主导。
 
1994年,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亨利·基辛格在他的著作《大外交》中,预言了多极化新时代的到来。
 
同样,扎卡里亚还引用了保守派政治分析家查尔斯·克罗哈默1990年发表在《华盛顿邮报》上的一篇文章,上面预测称,所谓的“单极时代”只会持续很短的时间。
 
克罗哈默表示,刚刚成为大国的德国、日本将奉行独立于美国的外交政策。
 

霸权结束的开端

 
扎卡里亚指出,正如20世纪90年代初期,美国的霸权在无人注意到的情况下出现了惊人的增长,也正是在同一时代的末期,将会破坏美国霸权的力量也已经开始复苏。
 
作者认为,排在头一个的就是已经开始闪耀的中国。现在可以看到中国已经成为了美国的对手,而在四分之一个世纪之前,这一切并不清晰。
 
尽管中国将市场经济与共产主义的结合显得很“奇怪”和“脆弱”,但是,它的力量却在持续上升,并成为一股新生的强大力量,足以与美国的野心和威力抗衡。
 
此外还有俄罗斯。俄罗斯已经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的沉默、平静和脆弱中苏醒,并成为一股“报复性的力量”,这股力量足够能干与精明,正如这位美国作家所说的“破坏性力量”。
 
在美国建立的国际秩序中,随着这两个主要国家的出现,世界进入了“后美国时代”。虽然美国目前仍然是地表最强大的国家,但是它现在却身处一群能够对抗它的全球与区域力量之间。
 
扎卡里亚接着指出,2001年的“911事件”对纽约与华盛顿的袭击,以及所谓的“伊斯兰恐怖主义”的崛起,也对美国霸权的衰落发挥了双重作用。
 
扎卡里亚还谈到了美国在阿富汗和伊拉克发动的两场战争。对此,他指出,在本世纪之初,正是“美帝国主义”的巅峰状态,当时的华盛顿试图重塑两个距离它千里之外的国家——阿富汗和伊拉克,尽管世界上的其他国家并不愿意看到这种尝试,或是对之表示了明确的反对。
 
扎卡里亚认为,伊拉克恰恰是这个过程中的转折点,尽管其他国家表示了担忧,但美国仍义无反顾地选择在伊拉克打响战争。
 
文章还指出,美国军队刚刚进入巴格达,华盛顿便决定摧毁伊拉克这个国家并解散其军队,从而释放了长期困扰该国的混乱因素。
 
扎卡里亚表示,其中任何一个错误的影响实际上都可以被忽略,但是,当它们聚集在一起,就证明了美国在伊拉克战争中的“严重失败”。
 
此后,作者还谈到了海湾战争爆发之后的小布什统治时期,美国在外交方面的失败。作者认为,这场战争有如一个新阶段,并破坏了当前的世界秩序。
 
然而,当前的美国政府,则使美国的外交政策更为“空洞”,在扎卡里亚看来,特朗普总统是一位坚持“美国优先”口号的“民粹主义者”。
 
作者还列举了特朗普退出的各类协议,例如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并解除了与欧洲之间的联系,并将中东政策放任以色列与沙特来处理。
 
扎卡里亚戏谑地表示,“在特朗普时期,美国外交政策最显着的特点就是它根本不存在”。
来源 : 美国媒体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