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湾与欧洲的外交接触能在多大程度上遏制地区冲突?

海湾与欧洲的外交接触能在多大程度上遏制地区冲突?
海湾与欧洲的外交接触能在多大程度上遏制地区冲突?
伊朗中东地区问题研究员穆罕默德·萨利赫表示,伊朗认为核协议并不仅仅与美国相关,因此,在美国退出核协议后,这项协议仍然能够继续执行,只要其余签署方能够继续维护这项协议,特别是欧盟方面,因为欧盟为这项协议的达成付出了大量的时间与精力,使之最终在2015年成为一项国际协议。

此外,萨利赫还强调了维也纳会议的重要性,认为这场会议可能会拉近各方的观点。

 
萨利赫补充道,伊朗仍然认为美国在对欧洲人施加压力,而欧洲人并没有明确的对抗美国霸权的意愿,因此,他们现在正在美国和伊朗之间摇摆不定,使得他们向前迈出一步,又向后退缩两步。例如,当他们决定在核协议内与伊朗启动金融机制后,又迅速在美国的压力之下选择了退缩。
 
萨利赫表示,伊朗在“1+4”集团面前有着“高度的信誉”,该集团能够理解伊朗的想法以及伊朗对该集团的诉求,但是,他们也应该明白,在要求伊朗继续留在核协议之内时,必须为伊朗找到一条摆脱美国制裁的金融出路。萨利赫还指出,发生在海湾水域的一切,包括建立多国护航部队的呼吁等等,都来自美国退出核协议所产生的后果。
 
另一方面,约旦大学国际关系学教授哈桑·巴拉里则认为,“4 + 1”集团挽救核协议的可能性在于要回应伊朗的要求,利用缓解制裁的金融机制与之展开合作,哪怕只是最低程度的,从而缓解美国的经济制裁带给伊朗人的负担与影响,直至美国总统特朗普下台。
 
巴拉里认为,欧洲人行动的范围局限在试图使伊朗在最大的时间限度内留在核协议之内,以奠定基础组织伊朗与美国之间的对话,因为只有对话才能解决伊朗核问题及其相关问题。目前的冲突存在于美国与伊朗之间,而非伊朗与欧洲人之间,欧洲人希望伊朗保留在核协议之内,以化解这场危机。
 
深渊边缘
 
巴拉里指出,伊朗的政策是基于“以牙还牙”的原则,而笼罩整个地区的紧张氛围,也使地区处于冲突爆发的深渊边缘,而这场冲突是没有人愿意看到的。因此,在海湾地区谈论有关护航部队的问题,是对伊朗的一种挑衅,这可能导致无法估量的错误,进而导致战争的爆发。
 
另一方面,西方国家则认为,威慑伊朗需要军事力量的存在,以帮助实施更大的施压政策,直至其同意再次进行谈判。
 
科威特政治分析家侯赛因·贾迈勒指出,阿曼近期的行动表明,它一直是一个“灰色地带”,在过去,是它使伊朗与美国之间能够进行谈判,尽管当时占主流的是“伊朗针对美国的强硬言论”。

贾迈勒还指出,在当前的危机之下,阿曼仍然发挥了在伊朗与美国之间进行调解的作用,尽管海湾国家之间也出现了分歧,部分国家希望平息危机以维护地区利益,而另一部分国家却希望事态升级,并使地区陷入军事冲突之中。

 
贾迈勒还指出,虽然当前形势困难,但是仍然有要求平息争端的言论,甚至有些来自华盛顿。目前,双方之间的谈判也出现了进展,哪怕是非正式的,或是通过调解人进行的。因此可以说,“上个月出现在地区的紧张状态已经开始有所缓解”,特别是俄罗斯与中国偏向伊朗方面的态度,二者认为“伊朗已经很有耐心了”,这使伊朗感到,它从这两个大国处获得了多于过去的支持。
 
贾迈勒认为,美国人都是务实主义者,他们投资任何可以扩大其利益的事情,在未来的日子里,他们将给伊朗人很大的权限,以确保地区维持1979年伊朗伊斯兰革命之前的状态。

贾迈勒还指出,美国明白其所处的状态,不允许其对伊朗开战,而且它感到,在这个问题上已经取得了外交上的进展,与此同时,伊朗也感到,在应对美国制裁的过程中实现了部分胜利。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