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利亚安全区 未知范围和主权

位于土耳其-叙利亚边境伊德利卜省的土耳其控制塔(盖蒂图像)
位于土耳其-叙利亚边境伊德利卜省的土耳其控制塔(盖蒂图像)
迈因·卡德尔- 叙利亚土耳其边境

一个是深入五公里的地区,其中“叙利亚民主力量”势力是当地警察的一部分,自由军完全排除在外,另一个是深入超过30公里的地区,其中绝对不存在“叙利亚民主力量”势力,自由军是在其城市和村庄各处分布的一支力量。

这两条线路简单来说就是在安卡拉和叙利亚东部举行持续三天的会谈中的主要内容,第一个是,美国驻叙利亚问题特使詹姆斯·杰弗里会见了土耳其高层,并提出了华盛顿所认为的东幼发拉底河未来“路线图”。

第二个,即靠近土耳其-叙利亚边境的叙利亚东部,美国中央司令部指挥官会见了所谓的“叙利亚民主力量” 指挥官马兹卢姆·阿卜迪,以推动该地区建立,以便在东幼发拉底河建立土耳其美国的长期谅解备忘录。


在前一次会议上的美国驻叙利亚问题特使詹姆斯·杰弗里和土耳其国防部长阿卡尔[阿纳多卢通讯社]

俄罗斯失败

据东幼发拉底河谈话不久,据叙利亚战略专家阿卜杜勒·纳赛尔·艾亚德称,在幼发拉底河西部,俄罗斯支持的阿萨德政权飞机正不断遭遇空袭,尤其是在叙利亚西北部,这反映了俄罗斯自军事干预以来在取得进展方面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失败。

艾亚德还表示,这一现实必然推动整个叙利亚冲突力量天平趋于战略稳定,因此,选择与安卡拉就该地区起草永久性政治协议对俄罗斯来说是不可避免的。

俄罗斯同样未能创造一个稳定的局势和当地社会,艾亚德认为这是促使华盛顿寻求与安卡拉达成妥协方案的原因,库尔德武分子并没有紧紧抓住时机,一旦美国撤回其最后的士兵,莫斯科及其盟友就没有时间重返该地区。

单边行动

作家和土耳其问题研究员赛义德·哈吉对华盛顿和安卡拉之间关于幼发拉底河以东问题的未来讨论发表了评论,他强调称,单边行动是最接近联合计划的解释,因此到目前为止,有关曼比季协议没有做出决策,也并未执行其中任何计划。

哈吉还表示,双方就安全区达成谅解还很遥远,所发生的事情是华盛顿企图缓解土耳其声称要在军事上侵入该地区的威胁。

该土耳其政策研究人员认为,安卡拉在叙利亚问题中的重要性以及华盛顿要在此地保持西方联盟的战略需求,这些导致他们急于不让他们失去俄罗斯的支持。


哈吉:安卡拉和华盛顿就安全区达成谅解还很遥远[半岛电视台]

有限行动

哈吉认为,虽然土耳其在叙利亚问题中拥有一定话语权,但土耳其将在塔尔艾毕亚德和边境等地区单方面进行有限军事行动,以打破美国的拖延,旨在结束其边境安全问题。

另一方面,华盛顿未能与安卡拉达成安全区协议同时, “叙利亚民主力量”指挥官庆祝美国中央司令部领导人在詹姆斯·杰弗里访问后来到他们所控制的地区。

据“叙利亚民主力量” 自治政府外交关系委员会联合主席阿卜杜勒卡里姆·奥马尔所述,在政治上和军事上持续提供支持,以抗争伊斯兰国组织残余以及保卫该地区稳定,这是美国人的承诺。

在社交网络平台上,许多叙利亚人认为,流血事件和 阿萨德及其盟友空袭行动是打破叙利亚问题解决方案僵局的唯一因素。

战略联盟各分支就俄罗斯和土耳其关于伊德利卜事件达成谅解以及其实行方式方面产生的分歧进行会面,同时对于一百多万叙利亚居民来说,他们希望重返叙利亚东部安全区。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