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多方阵线后 沙特将成为美国盟友

沙特王储本·萨勒曼与美国总统特朗普进行会晤(阿纳多卢通讯社)
沙特王储本·萨勒曼与美国总统特朗普进行会晤(阿纳多卢通讯社)
阿卜杜拉·伊马迪

出于任何原因宣布战争很容易,而停止战争是最难的。因此,沙特新领导层已经发动了——或者说是强力地推动了——很容易预料其走向的一场战争,这场战争将在短短几天内结束,沙特新领导层已经对抓在这个野心勃勃的年轻人或未来国王手中的也门新面貌进行了规划,同时美国政客们都喜欢以此来称呼本·萨勒曼。

年复一年都没有出现任何战争结束迹象,这场战争已经变成灾难性的了,并引起全世界的关注,这场战争已成为压在利雅得肩头的沉重负担,并在其盟友阿联酋突然撤军后此负担越来越重,阿联酋可能已经看到这场战争不确定且不令人愉快的未来,这场徒劳无益的战争所有参与者都在等待时机以重新定位为借口快速退出此战争,让战略盟友独自面对在困难和复杂局势中战争的影响和后果。

使得沙特局势更加复杂且动荡的,一方面是胡塞武装对选定战略目标发动袭击的勇气和强度,另一方面是伊朗迅速行动对抗其他西方国家在海湾地区的利益,这极大导致了沙特明显的混乱和动荡,最严重的是使得沙特内部局势更加紧张,其中最重要问题就是要问责卡舒吉案幕后黑手以及消除此事件的持续影响,还有一个对利雅得及其决策者影响也并不少的问题,即围困卡塔尔,这使得沙特问题观察者清楚地看到沙特新领导层在短短五年内所创造阵线变多,而并没有看到一些阵线关闭或数量减少的可能性。

面对这些挑战和开放的阵线,其中最重要的是发起了也门灾难性战争,尤其是此前,胡塞武装展现出了他们使整个沙特受到胡塞武装战机以及各种各样导弹支配的能力,除此之外还有苏丹局势不稳定,以及对驻扎在沙特南部边界的苏丹部队产生影响。

所有这些挑战肯定会促使利雅得激活与华盛顿之间签订的战略安全协议,利雅得还要求美军进行“促进本地区安全与稳定、保障该地区和平的联合行动”,同时沙特发表声明,以让其部队返回沙特,而此前2003年占领伊拉克战争结束后这些部队也离开了。

当时美国军队在沙特首都附近驻扎可能是美国的一个隐含信息,这一信息是为了保护其利益的安全和稳定,沙特现行政治制度的稳定正遭受着任何内部或外部要篡改此制度意图的挑战,而沙特现行政治制度的稳定也是该地区利益的一部分。

同样地,这些部队的存在可能是一种压力手段,同时还要保护利雅得与胡塞武装之间任何政治行动,以结束战争,据估计,战争随时都会爆发。

也许伊朗最近在海湾水域作出的、针对华盛顿和伦敦利益的行为及其后续——通过这些行为——也是在给美国和西方发送各种各样的信息,并发出声明称,其能够对地区安全及和平产生消极或积极影响,驱使美国派兵到沙特动机之一就是美国担心包括未来德黑兰可能会有所行动的区域在内的沙特领土,沙特王储此前在新闻发布会上发表的关于将战役转移到德黑兰的声明可能会发生转变,旨在让沙特人意识到自己处于战役中心,而他们——体现在事实上的是——在此之中将颗粒无收,而混乱将蔓延,这——毫无疑问——是该地区任何人甚至美国人自己都不想发生的事情,尤其是在特朗普时代,特朗普是一个只求利益的商人,但却没有付出更多努力以及用最少损失来寻求利益。

未来的日子和事件将越来越能够证实并阐明这些部队的任务和目标。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