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提对法国殖民阿尔及利亚定罪的要求,有哪些迹象?

恢复该草案是阿尔及利亚人对法国的强烈信号(欧洲媒体-档案)
恢复该草案是阿尔及利亚人对法国的强烈信号(欧洲媒体-档案)
阿卜杜勒·哈基姆·哈达卡 – 阿尔及利亚
 
2月22日,随着民众运动的爆发,对法国占领阿尔及利亚定罪的要求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当时与法国断交的呼声越来越高。
 
在1945年5月8日大屠杀74周年之际,平民和政党力量重申了这一要求,正如圣战者组织秘书长哈吉7月8日提出的,新议长谢宁正在起草关于这个问题的法案。
 
法国对阿尔及利亚的殖民是该国最严重的国家历史记忆问题之一,阿尔及利亚议会已经收到了5项法案,但尚未得到批准。   
 
就此问题向议会提交的最新一项法案可追溯到2010年初,当时民族解放阵线代表阿卜迪提出了一项法案,该法案包括3个部分,涉及历史原因、法律依据和国际条约中关于人权的司法条款。
 
该法案最重要的条款之一是设立一个阿尔及利亚刑事法庭,审判132年来参与殖民活动的战犯,但在总统布特弗利卡的直接命令下,该草案一直冻结,后来由议长齐亚里于2010年9月24日宣布,鉴于外交和法律考虑,不再提该法案。
 
重要问题
 
历史学家库拉索说,恢复殖民刑事定罪在原则上很重要,哪怕法国方面顽固不化,因为他们的原则性立场不像阿尔及利亚人的那么重要。
 
阿尔及利亚历史学家声称,阿尔及利亚人有权审判法国,哪怕是象征性的,法国的罪行应得到惩罚,因为历史象征也有它的地位,这是几代人的使命。
 
他认为,与法国的关系仍然是一种殖民占领关系,渗透到历史中,在无形中影响着阿尔及利亚人,对未来构成了危险。
 
他说,该草案的恢复是阿尔及利亚人在发出一个强烈的信号,是对法国在该地区所作所为的警告,以阻止法国对我们利益的干涉,甚至警告法国总统马克龙,不要在文化、经济和外交干预方面采取新殖民主义的立场,要告诉他时代已经变了。他警告说,官员之间存在着文化、意识形态和文明上的效仿风气,这扰乱了该草案的进行。
 
政治上的提防
 
阿尔及利亚前外交官阿米穆尔则呼吁,需要耐心地处理这个问题。
 
阿米穆尔说,像这种关键立场需要我们在所有领域和层面上都处于强势地位,不要做出民粹主义示威行为,特别是如果其内部可能存在扮演特洛伊木马的角色,即使对目标持消极态度。
 
这位前外交官建议,等到我们能够组织我们的内部战线,首先是选出一个强有力的领导,重新清洗和组织政党,还要有一个反映公众自觉意愿的社会,这样,拖延已久以削弱我们内部阵线的历史进程才能成功。
 
前大使强调,现在没有人反对继续施加压力,这是角色分配过程的一部分,但它要求上级当局放弃一切对另一方的挑衅,特别是在法语问题上,法语是前殖民者的战略问题。简而言之,我们必须做出政治上的提防。
 
在5月的讲话中,圣战者组织部长扎伊图尼排除了重新确立将殖民定为刑事犯罪的法律的可能性,他同时强调,阿尔及利亚坚持将与法国的双边关系,与解决双方问题联系起来。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