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方要求豁免权会否阻碍苏丹危机各方达成协议?

苏丹各方为解决危机而举行谈判
苏丹各方为解决危机而举行谈判
当苏丹自由变革力量与军事委员会14日的谈判被推迟之后,消息人士向半岛电视台记者表示,推迟的主要原因在于军事委员会提交的宪法宣言草案中所包含的“豁免权”条款。
 
该草案第14条规定,主权委员会主席及其委员享有豁免权,以防他们受到任何刑事诉讼,或是被指控与出庭。
 
苏丹自由与变革力量宪法委员会协调员乌萨马·赛义德认为,条款的内容是有缺陷的、不完整的,它给予了军事委员会“绝对豁免权”。
 
赛义德还指出,这项豁免权的规定与国际法赋予国家元首的豁免权不同,后者对国家元首享有的豁免权设置了部分限制,包括没有犯下任何反人道主义罪行等等。
 
赛义德解释道,军事委员会并没有真正的政治意愿来执行此前所达成的协议,他还认为,军事委员会的委员们也没有足够的意愿来执行协议,他们每次都会将事情带回原点。
 
另一方面,苏丹政治分析人士费萨尔·穆罕默德·萨利赫表示,阻止达成协议的一个原因是忽略了立法委员会与主权委员会的比例分配,此外还增加了过渡时期的长度。
 
谨慎对待
 
萨利赫补充道,主权委员会的大多数委员都将来自军事委员会,草案包括一些可以帮助加强主权委员会的内容,以使主权委员会能够干预执行机关的权力。与此同时,协议还规定总统主权委员会不会拥有广泛的权力。
 
而苏丹政治学会成员拉希德·穆罕默德·易卜拉欣则表示,主权委员会将包括军方人员与文职人员,因此,不应当将“豁免权”条款仅限于军方人员。他还指出,军事委员会曾表示,如果被负责调查案件的调查委员会指控存在杀害示威者的行为,那么它将有意进行审判。
 
易卜拉欣认为,发生在喀土穆总指挥部门口的破坏静坐的血腥事件,导致军事委员会与自由变革力量之间的关系产生裂痕,这造成了文职人员对军方的警惕,并将他们当作“潜在的敌人,而非可能的朋友”。
 
易卜拉欣认为,双方与立法委员会可能进行合作,作为清算的一种手段,特别是在自由与变革力量高举口号要求审判破坏静坐的责任人,并指控军事委员会为“反动派”之后。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