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历史学家:特朗普的和平计划建立在犹太复国主义的神话之上

依兰·帕普和一群以色列学者为解构犹太复国主义官方叙事做出了贡献[半岛电视台]
依兰·帕普和一群以色列学者为解构犹太复国主义官方叙事做出了贡献[半岛电视台]
采访者-穆罕默德·苏莱曼
 
65岁的以色列历史学家依兰·帕普通过对以色列和犹太复国主义思想的批判,将其大量精力和想法投入到对以色列叙事的解构,他比新历史学家们研究得更深远,他们尤其出现在上世纪90年代的反犹太复国主义中,捍卫巴勒斯坦人的权利。
 
在他的著作中,如关于以色列的十大神话,巴勒斯坦的种族清洗或以色列的思想,权力和知识的历史等其许多文章,揭露了以色列叙事的虚假,揭露了犹太复国主义活动固有的种族清洗和种族主义政策。
 
2007年,他离开海法大学,他曾在中东历史系任教,学术抵制、骚扰和各种威胁让他前往英国埃克塞特大学。
 
帕普称自己是反犹太复国主义的以色列人,他的犹太身份是一种历史文化特征,他认为犹太复国主义活动是西方支持的殖民运动,巴勒斯坦人必须团结起来抵抗它。
 
在这次采访中,帕普谈到了被称为“世纪交易”的美国和平计划、其目标和机制、与犹太复国主义活动的联系、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政府的议程、以色列右翼以及该地区的计划安排。
 
 作为一名历史学家,您如何从历史视角来描述被称为世纪交易的美国和平计划,比如场景、时间、参与国、人物和联盟,该计划在国际政治舞台上的重要性是什么?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中东和平计划是以色列和美国试图将巴勒斯坦作为一个政治问题而清除的一部分,该计划可能与美国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和把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至耶路撒冷有关联。
 
这一步骤旨在抹杀耶路撒冷市的巴勒斯坦人身份,巴林经济和平会议的举行旨在争取阿拉伯国家的支持,支持“巴勒斯坦问题只是经济问题而非政治问题”的思想。
 
同样,美国打压巴解组织,暂停对近东救济工程处的资助也是这一步骤的一部分。
 

美国总统特朗普的顾问贾里德·库什纳在巴林会议上介绍了中东和平计划的经济计划部分[阿纳多卢通讯社]
 
 这一计划能否功亏一篑,它如何反映以色列、阿拉伯国家和美国?
 
在以色列方面,为通过《国籍法》来废除以色列境内巴勒斯坦少数民族的身份,我认为这与以色列政府禁大屠杀档案有关,继续执行纳克巴法,该法对居住在以色列的巴勒斯坦人进行实际迫害,如果以色列把1948年事件描述为灾难。
 
简言之,目前的情况是1948年大屠杀的延续,为清算巴勒斯坦人身份而进行的斗争,但这次是使用21世纪的工具。
 
 与巴解组织通过的《奥斯陆协议》不同,今天巴勒斯坦政权正在以一切手段抵制和平计划,从奥斯陆到麦纳麦有什么变化?您认为巴勒斯坦人为什么拒绝这一倡议?我们还看到民众运动拒绝麦纳麦会议,尽管总统顾问贾里德·库什纳坚持认为特朗普总统没有抛弃巴勒斯坦人,该计划提出了许多解决巴勒斯坦人日常问题的办法,但拒绝的理由是什么?
 
尽管《奥斯陆协议》失败了,但在我看来,那些控制巴勒斯坦政权的人仍然相信两个国家的解决办法,其原因与巴解组织支持《奥斯陆协议》的原因相同,当然,权力感或能够治理的重要性也不容忽视,即使有时是虚构的, 所以,也许因为你相信它满足了人民的利益,也许它满足了你的个人利益,也许两者兼而有之。
 
美国的这一和平计划显然将巴勒斯坦政权的存在视为障碍,并希望由一批商人接管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的政府,他们想要的是一个经济而非政治的项目,因此巴勒斯坦政权正在为其生存而战,它在特朗普和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的眼里没有分量。
 

美国总统特朗普2019年3月在华盛顿与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会晤[路透社]
 
 奥斯陆协议将“绿线”内巴勒斯坦人从巴勒斯坦问题中解放出来,根据奥斯陆协议,他们认为这是以色列的内部问题,在美国提出和平计划之后,你怎么看待“绿线”内巴勒斯坦人的命运?
 
特朗普计划最终葬送了两国方案,并为巴勒斯坦解放运动打开大门,不管是不是为了重新定义从占领中解放的概念,如果重新开启这场讨论,“绿线”内巴勒斯坦人将在这一定义中发挥重要作用。
 
并非巧合的是,在犹太公民与“绿线”内支持下建立一个国家的计划正在进行,在巴勒斯坦历史的各个阶段内,某些团体已经变得更加积极地确定道路以及未来,也许现在是巴勒斯坦人成为先锋队的时候了。
 
 你一直在说,犹太复国主义者与福音派联盟能够克服宗教差异,并达成一致利益,目前在这一计划背景下,你如何看待这种一致?你如何解释这个联合行动的宗教层面?
 
犹太复国主义在成为犹太复国主义运动之前,原本就是基于福音派的思想,这些基督徒在过去以及现在都相信,犹太人回归巴勒斯坦意味着耶稣的再次降世与末日(复活日)的来临,这实际上是反犹太主义的做法。
 
内塔尼亚胡自1992年担任以色列驻联合国大使以来,一直无视这些群体所存在的反犹太主义问题,并带领以色列与这些基督教团体进行联盟,这些团体目前就是特朗普和内塔尼亚胡在美国的影响力的基础,在他们看来,这一倡议在宗教方面体现出对以色列无限度的支持,这就是他们所关注的事情。
 
 通过迄今已公布或泄露的内容,美国和平计划与之前的所有的倡议与声明有何不同?
 
首先,这项倡议并没有权衡国际法且无视国际法,至少在先前的倡议中,他们有谈及巴勒斯坦自我定义以及建立一个国家的权利,即使没有充分的要做到这些的意图。其次,先前所有倡议都是建立在政治解决方案基础上,作为结束冲突的唯一途径。
 
这一倡议类似于联合国1947年出台的分治决议,其中有一件事是,巴勒斯坦人反对这一提议,尽管如此他们还继续参与谈话,好像这一举措并不重要,似乎不会影响他们的生活和未来。因此,这是非常危险的,1947年决议导致了灾难发生,我希望巴勒斯坦人能够小心防止下一场灾难降临。
 

特朗普成为站上耶路撒冷哭墙第一位在任的美国总统[半岛电视台]
 
 鉴于目前该地区正在发生的事情,美国和平计划与美国和伊朗紧张局势之间是否存在关系?
 
美国与伊朗紧张局势与美国企图建立阿拉伯政权核心的计划有关,这些阿拉伯政权正准备将巴勒斯坦问题从区域议程中移除,以换取美国的支持。
 
美国人认为伊朗是主要障碍之一,因为德黑兰把巴勒斯坦问题放在其外交政策的核心之中,伊朗支持巴勒斯坦在加沙地带反对封锁的斗争行动,它一直致力于解放巴勒斯坦。
 
因此,美国的目标是推翻伊朗政权,消灭巴勒斯坦人,并从议程上移除巴勒斯坦问题,阿拉伯世界将继续给美国提供石油,并继续向美国购买武器,毫无争辩地接受以色列这个大国。
 
 该计划将巴勒斯坦问题归结于约旦河西岸与加沙地带的巴勒斯坦人的问题,那么,无视难民问题是否意味着取消回归权?
 
无视难民问题绝不是一件突然的事情,事实上,即便是以前的倡议也无视了难民问题,但很明显的是,难民回归权问题无法在两国解决方案内得到解决。
 
 下一个问题可能会引起你的特别重视:在这些联盟与美国提出的和平计划之下,两国方案设想的命运最终将走向何处?另外,你认为这些努力究竟是巩固了两国方案的设想,还是从实际上终结了在1967年边界的基础上建立巴勒斯坦国的可能性?
 
让我再次总结一下我的观点吧。特朗普的计划事实上已经终结了两国方案的设想,因此,我们应当找到一个代替的解决方案,但是,我们并不必急于寻求,因为这个代替的方案早已存在——为所有生活在历史上的巴勒斯坦境内的人们建立一个统一的民主国家,并给予所有曾被驱逐出境的人回归的权利。
 
鉴于和平进程在特朗普时期不可能有任何进展,那么,我们目前的任务就在于自下而上地为一国方案设想建立基础,我们可以说服当前的巴勒斯坦领导人接受这个设想,并希望他们能够团结起来,也可以根据需要建立新的运动组织以传播这一设想,使之被广泛接受并成为当前巴勒斯坦领导人的统一官方立场,此外,还要得到青年一代的支持和参与——他们多年来一直致力于参与决策制定,希望对所有的巴勒斯坦人产生影响。
 
我本人完全相信,这种立场——即一国方案的设想,将会得到全球各地更多的支持,甚至是在以色列的犹太社会内部。在最近一个月内,我们已经在海法推出了类似的一项倡议,我们与国内外的朋友一道努力,以扩大该倡议的影响,引起对一国方案的新讨论并组织群众运动来传播这一想法(这项倡议被称为“统一的民主国家倡议”)。
 

2019年6月25日至26日,群众举行游行示威,反对麦纳麦举行的巴林经济工作会议 [社交网站]
 
 巴勒斯坦人拒绝和抵制美国和平计划的可能性和局限性是什么?
 
不参与这项倡议将是巴勒斯坦人迈出的正确的第一步,而第二步则将是统一立场。如果巴勒斯坦内部都不团结的话,那么清除巴勒斯坦的努力就将继续进行,当然,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理解,“坚定”的概念都包括反对占领、歧视与封锁的斗争,从而确保这项美国计划不会取得成功。
 
此外,我还认为,全球抵制以色列运动(BDS)非常重要,因为这项运动反映出一个现实,即包括美国在内的民间社会,实际上并不接受特朗普的倡议,他们还要求对以色列施加压力以结束其占领和封锁的行为,并给予难民回归的权利。而这些努力将能够使这项危险的倡议破产。
 
 以色列的建立是基于相关的神话,你也曾在《关于以色列的十大神话》一书中提及相关情况,此后,以色列又进行了“巴勒斯坦种族清洗”,这也正是你最出名的著作之一,那么,在这种情况之下,你如何评价美国的和平计划对于犹太复国主义计划的意义呢?
 
事实上,这项倡议基于犹太复国主义的神话而否认巴勒斯坦人作为当地原始居民的存在,而真相却是,犹太复国主义运动是一场殖民定居运动,在1948年,“种族清洗”就是将这些神话变成现实的一条途径。
 
而今天,在巴林举行的经济工作会议也成为了将神话变成现实的途径。这场会议否认了巴勒斯坦人的存在,并关闭了有关大屠杀的档案,迫害巴勒斯坦的文化机构与个人,此外,还每天在内盖夫、加利利以及约旦河西岸等地区继续种族清洗政策,并在加沙地区执行“集体屠杀”的政策。
 
因此,我们必须明白,能够允许此类行径存在的意识形态的本质何在,我们还应该阐释清楚,为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所有人建立一个统一的民主国家,而不是一个充满种族主义的犹太国家,这也将有利于那些生活在以色列及全球各地的犹太人。只有像这样的一个国家,才能够保障所有人的正义与和平。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