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为何无视埃及而选择沙特探讨苏丹问题?

美国为何无视埃及而选择沙特探讨苏丹问题?
美国为何无视埃及而选择沙特探讨苏丹问题?
海湾与中东事务研究员斯加德·纽鲍尔表示,美国选择沙特作为探讨苏丹事态发展及向文职政府移交权力等问题的对象,其原因在于美国和苏丹因发生在达尔富尔的屠杀事件,而在多年内没有建立全面的关系,美国在喀土穆的外交代表水平仍然有限,他们也没有权限代表美国发言。
 
纽鲍尔表示,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与美国国务院政治事务代表戴维·希尔谴责了苏丹军事委员会近期针对静坐者们所采取的暴力行动,希尔呼吁沙特对苏丹军事委员会进行干预,并使之将权力移交文职政府。

沙特与苏丹当局之间保持着紧密的关系,后者也参与了沙特在也门发动的战争,特别是苏丹军事委员会主席布尔汉,曾在巴希尔总统下台之前负责沙特-阿联酋在也门的盟军的协调工作。

 
纽鲍尔指出,对于苏丹发生的一切,美国认为重要的是让当地的政治进程自发进行。军事委员会应该在不受地区干预的情况下,与抗议者们进行对话,特别是鉴于美国对可能包括布尔汉在内的苏丹官员们实施了制裁,它无法直接与军事委员会进行对话,但是它想要看到政府从苏丹人民那里获得合法性,以保证当前的安全形势不致失控。
 
苏丹新闻作家塔里克·谢赫认为,美国与沙特进行联系以讨论苏丹问题,这引发了一种疑问,因为美国通常会与埃及讨论苏丹事务,这种转变意味着美国开始意识到,沙特与阿联酋才是当前对苏丹政治拥有影响力的国家,从而确认了“苏丹政治的衰落”。

而布尔汉改变立场,从破坏静坐行动后坚决宣布与群众运动力量断绝关系,再到因沙特基于美国人的要求而施加的压力,转而呼吁与静坐者们再次举行谈判,这种变化而证实了上述观点。

 
混乱阶段
 
谢赫认为,沙特方面谴责苏丹军方以武力破坏静坐,只是一种“形式上的谴责”,根本无视破坏静坐过程中的屠杀过程的恐怖,他还指责利雅得对发生在苏丹一切负有责任,因为苏丹人深刻地感觉到,军事委员会没有一天是在代表自已发言,而只是在执行“外部的命令”。
 
谢赫认为,当阿联酋主持埃塞俄比亚与厄立特里亚实现和解之后,埃及的影响力不断下降,并已经从当前的形势中出局,目前,美国已经开始依赖沙特与阿联酋。
 
他还认为,苏丹军事委员会因血腥破坏静坐示威而犯下大错,然后又因邀请革命力量中的一股势力进行对话,而将其他更具影响的势力排除在外,旨在重建旧制而仅仅更换外表,但是,任何都无法从内部或外部挫败苏丹人的这场革命。
 
另一方面,作家、政治分析人士奥马尔·阿亚绥拉表示,苏丹当前的统治者是地区轴心,因为“军事委员会的思想存在于利雅得”,因此,美国选择与沙特联系。同样,苏丹军事委员会领导人近期对沙特、阿联酋、埃及进行的访问,其目标也在于向美国政府推销其破坏静坐的行动,但是,国际与当地的反应却使美国感到震惊。
 
根据阿亚绥拉的说法,埃及向美国投拆由于沙特主导喀土穆进程而产生的后果,因为苏丹的安全最终会影响埃及的国家安全。此外,埃及也不愿在其南部邻国的政治过渡中遭遇失败,或许它煽动美国以节制沙特在苏丹的行为,同样,美国也厌倦了沙特、阿联酋在地区危机之中的牵扯。
 
阿亚绥拉认为,苏丹军事委员会的立场回应了来自外部与内部的压力,他还指出,地区的进程仅仅意识到了美国行动及其对俄罗斯的担忧所产生的影响,由于俄罗斯与中国联手在安理会投票上否决了有关苏丹的决议。
 
阿亚绥拉强调,苏丹已经进入了“混乱阶段”,苏丹的革命者们应该意识到,他们可以向美国施加压力,因为它不想看到苏丹出现失败,从而为自己增添很多新的负担。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