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政策》:卡塔尔封锁国之间的隐藏分裂

封锁国外交部长们于2017年7月初在开罗召开会议[路透社]
封锁国外交部长们于2017年7月初在开罗召开会议[路透社]
特朗普将沙特作为他担任美国总统以来首次外事访问的第一个目的地,并认为沙特是华盛顿在海湾地区的重要盟友,这为重新绘制中东和北非地缘政治地图提供了一个机会,在此之前,特朗普之前的各届政府就伊朗所持政策引发了该地区的紧张局势。

作者哈桑在美国《外交政策》杂志发表的一份报告中表示,在2017年召开的“美国阿拉伯国家首脑峰会”期间,与会者对沙特未来几年领导下的联合议程进行了讨论,其中包括限制伊朗的扩张和打败诸于伊拉克等部分国家宗教政治派系的战略,以及打击极端主义、恢复阿以和平进程与遏制不断升级的冲突等。

两年之后,特朗普峰会引发了数次危机,这是由于卡塔尔遭遇封锁,以及利比亚于4月份爆发了“第三次内战”,最近,在与沙特阿拉伯发生激烈争执后,埃及退出了拟议的中东战略联盟,这个战略联盟被广泛称为“阿拉伯北约”。

据熟悉埃及退出会议的阿拉伯外交官消息称,开罗反对利雅得的领导风格,因为沙特官员在等待他们的阿拉伯合作伙伴在没有任何讨论情况下签署该项文件,并在此后将该文件正式交给华盛顿。

总体而言,埃及与利雅得和阿布扎比之间在很多问题上的分歧都有所增加,例如如何应对也门战争和利比亚战争问题上。

作者指出,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正在经历一些紧张关系,特别是与也门有关的问题上。阿联酋官员和沙特官员都暗中承认这种分歧,因为阿布扎比反对利雅得和与也门改革集团保持有联系的民兵组织进行合作的计划,而是希望建立自己的民兵组织。

此外,阿布扎比致力于罢黜受沙特支持的也门总统哈迪,后者目前旅居沙特。

根据在利雅得有影响力的一位沙特消息人士说法称,在过去一年里,沙特王国对是否支持阿联酋区域政策进行了严肃的讨论,该政策包括2013年支持埃及政变,2017年封锁卡塔尔,持续代理利比亚战争,而这种政策只是服务于阿联酋的狭隘利益。

事实上,沙特目前采取的政策与其2015年初的情况有所不同,当时该国致力于寻求建立一个广泛的联盟,其中包括改善与土耳其之间的关系,在此之后,也门战争拉近了利雅得与阿布扎比之间的关系。

除此之外,这场争端在沙特领导的集团内部肆虐。例如,迪拜认为其经济受到阿布扎比采取敌意区域政策的直接消极影响。

从历史上看,迪拜一直致力于鼓励旅游、贸易和外国投资,并致力于避免地区冲突,但也门持续不断的战争、对卡塔尔的封锁以及阿布扎比对整个阿联酋内部安全的限制,都对迪拜的业务产生了负面影响。

伦敦国王学院(King’s College London)助理教授安德鲁斯·克雷格表示,“海湾危机对迪拜的影响最为严重,迪拜的经济可能受到危机的影响最大,甚至比卡塔尔受影响程度还要大。”

虽然迪拜从未表示过对阿联酋外交政策的不满,但这两个酋长国在如何应对冲突方面存在的分歧,在该地区内部很容易显现。

去年8月,迪拜酋长穆罕默德·本·拉希德·阿勒马克图姆在推特上发表系列推文透露称,迪拜的战略主要集中在地方政治而非地区冲突,他在一条推文中表示, “政治家的真正作用是促进经济学家、学者、商人、记者和其他人的生活,促进社会生活,解决危机,而不是创造危机,创造成就而不是破坏成就。”


反极端主义是2017年美国阿拉伯国家首脑峰会的议程之一[路透社]

作者指出,这些不断发展的分歧在上个月开始显现,当时,巴林首相与卡塔尔埃米尔在斋月开始之际进行了电话交谈,相关消息传出后,巴林官方通讯社证实了该电话交谈的真实性,但该通讯社援引巴林内阁事务部长的说法称,这并不代表巴林对卡塔尔的官方立场,这也绝不会 影响“巴林对沙特的义务”。

另一方面,对于巴林来说,许多人认为抵制卡塔尔只是在执行沙特的意志,而不是反映自己的真实愿景,巴林在贸易、旅游和投资方面是受封锁卡塔尔影响最为严重的国家之一。

从这个角度来看,这种动态说明了阿拉伯联盟的一个重大缺陷,即对潜在的沙特领导层缺乏信心。随着时间的推移,各项政策不断失败,联盟成员国越来越希望保护自己的利益不受其他人的影响,因为他们唯一倾向于得到的是保持将他们聚集在一起的形式上的联盟,这将使失败的政策和僵局的冲突持续存在。

作者最后总结称,阿拉伯外交官——文章前面提及的阿拉伯外交官消息人士——将这种困境称之为“多个煽动者的问题”,阿联酋和沙特应该一致同意结束也门冲突。

另一方面,如果不考虑一些人所谓的阿联酋最苛刻的要求,即在卡塔尔和整个地区推行其改革愿景,沙特阿拉伯就无法单独与卡塔尔达成妥协。

这种情况清楚地揭示了目前该地区内部正在发生的那种骚乱,分裂和恐惧战胜了团结与稳定,这被认为是特朗普进行首次访问两年来的后果之一。

来源 : 外交政策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