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党”:法国在阿尔及利亚仍具势力吗?

居住在巴黎的阿尔及利亚侨民在今年3月举行反对布特弗利卡的示威活动 [路透社]
居住在巴黎的阿尔及利亚侨民在今年3月举行反对布特弗利卡的示威活动 [路透社]
阿尔及利亚 – 阿巴沙·苏努西
 
近期在阿尔及利亚媒体上发表的一篇题为“新法国党”的文章,再度引起了对“法国党”在阿尔及利亚政治生活中所发挥的作用的争论。
 
这篇文章的作者——政治学教授赛利姆·拉法德指责那些拒绝进行选举的人是“想要继续扼住我们咽喉的法国子民”。
 
媒体人士阿贝德·沙尔夫表示,“对此,我的理解是,那些举行示威并拒绝在当前的选举制度下进行选举的人们,他们就属于新法国党”。
 
而媒体人士穆罕默德·穆斯利姆则认为,“法国党”是一个以捍卫法国利益为意志的实体,属于这一派的人士在阿尔及利亚的政府甚至军队中都大量存在,他们在阿尔及利亚的政治、宣传、高校、金融与商业等领域中均有影响。
 
最为流行的一种说法是,阿尔及利亚军队摆脱了对“法国党”的依赖者,或是被称为“一月军官”的支持者,后一称谓是由于1992年1月,在哈立德·纳扎尔(1990年至1993年期间担任阿尔及利亚国防部长)等人的领导下,部分军官发动政变并推翻了总统沙德利·本·杰迪德的统治。
 
但是,在一家媒体的论坛上,文章作者强调,“法国党”仍然拥有在文化、经济和政治上影响阿尔及利亚的手段。
 
在1980年至1984年之间担任阿尔及利亚总理的阿卜杜勒·哈米德·易卜拉欣,是第一位在其著作《阿尔及利亚悲剧根源:1958-1999年间法国党的统治见证》中,公开披露“法国党”影响力之人。

他在书中详细阐述了自1958年起,法国是如何帮助阿尔及利亚军官逃出军队以加入革命的,他还补充道,在70年代,他们成为了阿尔及利亚军事机构与统治机构中的领导人。

 
此后,他又在半岛电视台的“独家访问”栏目中谈到,自革命时期以来,阿尔及利亚的所有领导人都来自法国党,在阿尔及利亚发生的所有大型暗杀行动,均是由来自该派别的官员进行的。
 
布迈丁与法国
 
记者萨阿德·布阿卡巴指出,有很多人指责阿尔及利亚前总统胡阿里·布迈丁是“法国军官”的庇护者,据历史学家们估计,“法国军官”这一群体约有520人。
 
萨阿德向半岛网记者表示,这些军官得到了时任国防部长的卡里姆·布尔卡西姆(Krim Belkacem)的支持,而后者是反对布迈丁的。

当1958年布尔卡西姆集团与布迈丁集团之间爆发冲突时,后者决定辞职并前往德国。但是,由布迈丁领导的边境军却对临时政府发动了叛变,并向其施加压力,直至布迈丁集团回归。

 
萨阿德质问道,“士兵们会支持法国党的庇护者吗?此事真的合理吗?”他揭露称,布迈丁是第一位使用“法国党”这一表述之人。那些声称布迈丁为“法国军官”提供了权力地位的传言是不属实的,因为那些军官实际上是在沙德利统治时期得到提拔的。
 
萨阿德补充道,1962年签署的《埃维昂协议》,为阿尔及利亚的独立铺平了道路,这项协议要求边境军(存在于突尼斯卡帝勒曼的)在进入阿尔及利亚时交出武器,但是布迈丁拒绝了这一要求,并威胁将再次发动战争,因此,萨阿德认为,这可以证明布迈丁并不是“法国党的庇护者”。
 
此外,萨阿德还排除了这些军官与法国之间存在有机联系的可能性,尽管他们受到了法国的教育与培养。他补充道,哈立德·纳扎尔被视为这些军官的领导人,但在参加1958年的革命之后,他也在东部边境加入了抗击法军的战争。
 
萨阿德认为,在当前的形势下,“法国党”这种观念虽然得到部分当局势力的兜售,但是仍无法解决现存的危机。
 
600万人的影响
 
另一方面,作家阿卜杜勒·阿里·拉扎齐向半岛网记者表示,“法国党”是一个由军官组成的群体,他们在革命期间为法国军队的利益服务,并在独立后成为阿尔及利亚的领导人。他还指出,目前有700名阿尔及利亚的部长、官员、党派领导人都居住在法国。
 
此外,目前还有600万阿尔及利亚人拥有双重国籍,他们在法国选举中具有影响力,对两国之间的关系也具有影响力。
 
拉扎齐表示,在1999年前总统布特弗利卡的统治开始之际,法国受到阿尔及利亚文化领域的指责,因为法国每年向阿尔及利亚高校提供价值5000万法郎的奖学金以对阿尔及利亚施加文化影响。

但是,后来阿尔及利亚又重视到了在经济方面与法国合作的利益,并成功与法国缔结了多项协议。

 
根据拉扎齐的观点,法国对阿尔及利亚的控制在法国前总统萨科齐2006年的访问中显露无遗。从而引发部分关于为何到访者能够获得如此大的重视的质问。
 
拉扎齐补充道,“法国控制着阿尔及利亚的主权决定”,当布特弗利卡2012年允许法国飞机跨越阿尔及利亚领空以对马里实施打击时,这是前所未有的情况。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