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与美国之间的危机:战争选项与和平机遇

伊朗与美国之间的危机:战争选项与和平机遇
停驻在阿拉伯海上的美国航空母舰亚伯拉罕·林肯号 (路透社)
字体大小
华盛顿- 穆罕默德·闵沙维

伊朗与美国之间形势的不断升级,丰富了美国首都华盛顿内部有关特朗普政府自2018年5月退出伊核协议以来,想要实现的战略与目标的讨论。

战争选项与出现军事升级的可能性,是这场讨论的重点,特别是在富查伊拉港口与阿曼湾附近相继发生油轮遇袭事件之后。而美国高级官员坚持认为,伊朗对此负有直接责任。

伊朗原子能机构发言人宣布,伊朗的浓缩铀储备将在10天后,即6月27日之际,超过核协议所规定的限度,从而为华盛顿方面关于美国与伊朗冲突下一阶段走势的讨论制造了更为紧张的局势。

特朗普背后的统一意志

美国政府各重要部门的立场与总统特朗普的立场保持一致。这种立场强调称,不寻求与伊朗开战,但是,虽然特朗普政府在措辞中表示,“所有的选项都摆在桌上”,但是并没有任何人谈及有必要对伊朗采取军事行动,这暗指特朗普在警告伊朗领导人关于关闭霍尔木兹海峡的后果时所发出的声明。

美国代理国防部长沙纳汉强调伊朗对这些袭击事件负有责任,他在袭击发生后访问布鲁塞尔时表示,这要求国际组织与美国承担起建立国际共识的义务,以处理海湾地区的航线危机。他明确强调称,美国将求助于外交措施作为降低冲突的手段。

美国国务卿篷佩奥在接受电视采访时也强调了与国防部一致的立场,他并未提到美国有采取任何军事行动的意愿,他仅仅指出,美国“将采取必要的外交措施及其他措施,以保障霍尔木兹海峡地区的航运活动正常进行。”


扎里夫在莫斯科参加会议期间[阿纳多卢通讯社]

选择战争还是放弃战争?

相比之下,美国民主党及其圈子对与伊朗升级的态度则不如共和党人那样热烈。部分专家与反对党官员们认为,升级将提高美国官方关于伊朗是这些袭击的责任方的叙事公信力,但这些并不够成华盛顿军事升级的充分证据。

升级的言论与两个要点相关,随着这两个要点越发清晰,这将限制这场讨论的范围。其中,第一个要点是,世界上无人不知美国军事机制的规模与能力,美国号称拥有世界上最强大的军队。因此,这个要点与伊朗领导人对美国能力的了解相关。

第二个要点,则与无法排除特朗普总统在仍然受到挑衅的情况下,采取军事选项的可能性相关。正如专家乔威尔·马西斯在文章中所说,“至今为止,伊朗的袭击没有造成任何伤亡,也没有造成任何油轮的沉没,没有造成霍尔木兹海峡的关闭”。

另一方面,根据保守党作家布雷特·史蒂文斯在《纽约时报》上发表的文章,有部分声音直接要求对伊朗采取军事行动。

他们指出,在1988年,伊朗袭击了美国的战船,并造成10名美国人受伤,而在4天后,美国海军在几个小时内就摧毁了伊朗近半支舰队。因此,伊朗应当意识到,美国人完全可以再次这样做。


博尔顿是特朗普政府中最强硬的人物之一[路透社]

分裂的美国国会

美国参议院内少数部分共和党领导人向特朗普政府施压,要求总统采取决定对伊朗展开军事行动。来自国会研究中心的一项研究报告指出,华盛顿对德黑兰划定了3条红线。

这3条红线包括,阻止伊朗通过霍尔木兹海峡运输石油、寻求拥有核武器,以及对华盛顿在海湾地区的任何盟友构成真正的军事威胁。虽然至今为止,伊朗都没有越过这些红线,但是呼吁对其采取军事行动的声音正在增大,特别是在阿曼湾的袭击案发生之后。

来自南卡罗来纳州的高级议员林茨·格拉汉姆呼吁特朗普总统直接击沉伊朗油船,并摧毁伊朗的炼油厂,破坏伊朗的天然气设施,作为明确向伊朗发出的信号,警告后者切勿再针对海湾地区的航线发动进攻。

在上周末进行的电视采访中,美国参议员科顿强调,特朗普总统有权采取决定发动军事打击,而不需要事先取得国会的同意。在关于对德黑兰实施军事打击的问题上,政府发出了明确的信号——“美国绝不允许发生任何针对国际水域上油轮的袭击”。

联盟与议程

美国国务卿篷佩奥上周末提到,有必要建立“国际联盟”以向德黑兰施压。从华盛顿的立场看来,华盛顿与其欧洲盟友并不想与伊朗开战,虽然存在声音要求对近期伊朗实施的袭击进行报复。

但是,美国总统身边通常存在一个由极端人士组成的专家团队,这使得特朗普改变其立场的可能性仍然存在,特别是一旦伊朗承认实施了这些袭击,或是再次发生了新一轮的袭击。
文章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