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伊朗民兵离开叙利亚是否将使美国战略复杂化?

قائد فليق القدس الإيراني قاسم سليماني
伊朗圣城旅司令卡西姆·苏莱曼尼在叙利亚与伊拉克的边境附近 [半岛电视台]
随着美国与伊朗之间充满火药味的互相声明不断抛出,作者坎迪斯·兰杜在美国网站上发表的一篇报告中,对亲伊朗的民兵组织在使美国战略复杂化的过程中发挥的作用提出的质问。
作者指出,受到伊朗支持的法蒂玛旅,主要由阿富汗少数民族哈扎拉人组成,他们自叙利亚内战爆发以来,一直在叙利亚战场上作战,而这批武装人员的回流,证明德黑兰期望一种完全不同类型的代理人战争。
 
与此同时,外界对叙利亚战争的后果主要集中在ISIS武装人员回流的风险,从而忽视了数千名伊朗代理人从叙利亚境内回流所带来的影响。
 
美国和平研究所的阿富汗研究人员艾哈迈德·贾迈勒在其报告中指出,近5万人在叙利亚拿起武器,代表德黑兰维护巴沙尔·阿萨德政权,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同意作战,是为了满足他们的个人意志,由于高昂的薪资与诱人的承诺,如当他们从叙利亚返回之后,可以获得伊朗的国籍或居住权。
 
在过去的三个月中,数百名曾在伊拉克、叙利亚和黎巴嫩进行代理人战争的伊朗民兵组织武装人员,应伊朗圣城旅总司令卡西姆·苏莱曼尼的要求返回伊朗进行救援,因为自3月以来,伊朗就处于洪水的灾情之中。
 
受伊朗支持的伊拉克人民动员部队的伊拉克武装人员最先响应了卡西姆的号召,很快,来自法蒂玛旅的阿富汗武装人员也跟随了他们的脚步。
 
作者补充道,伊朗代理人战争中的民兵组织人员在最近几周内持续涌入伊朗,引起了激烈的反响。自2018年起,伊朗东部反对困难经济状况的抗议爆发,并不断深化到很多人的脑海中,部分人对伊朗代理人回到伊朗境内感到担忧,认为这也反映了德黑兰对政权更迭日益上升的可能性感到不安的状况。
 
作者指出,日益增长的政治紧张,一方面是支持政权的强硬分子与坚持挑战美国的人员之间,另一方面是处于当地持续的文化战争压力之下的伊朗人民与宗教保守人士之间,这些宗教保守人士试图限制或是完全摆脱任何西方势力的影响。
 
恐惧与担忧
 
在此期间,法蒂玛旅武装人员回流阿富汗,特别是回到位于该国西部与伊朗边境接近处的小村庄内,这引起了外界对他们可能扮演的角色的担忧,一旦美国与塔利班签署协议并将更多美军撤离该国的话。
 
作者认为,阿富汗的掌权者,无论是官方的还是非官方的,其观点都存在不同,关于这些武装人员回流伊朗到底是一个积极还是消极的问题。
 
一方面,阿富汗政府安全部队追捕法蒂玛旅的武装人员,担心他们会造成国内不稳定的状况。

另一方面,对于期望维护利益的阿富汗非政府什叶派精英群体而言,来自叙利亚战场的武装分子,可能在阿富汗战争的下一阶段完成打击塔利班、ISIS,或其他的圣战组织的任务,而这将是一件有益的事情。

 
作者指出,法蒂玛旅武装分子流回伊朗,可能不会对地区的稳定形成威胁,根据他们队伍中的传言,他们在参加叙利亚战争期间缺乏纪律与团结,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们已经证明了自己的生存能力。
 
作者认为,当美国国会还在讨论公信力的期限,白宫方面声称伊朗代理人对美国利益存在迫切的威胁,美国立法者与特朗普政府的官员们将试图通过类似法蒂玛旅的代理人对圣城旅的决定施加影响,并对重新指导他们。
 
可以肯定的是,他们重组目标的任务证实,在伊朗实现政权更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且,此事可能对美国退出阿富汗的战略产生不可预计的影响。
来源 : 美国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