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政策》:反革命是否始于苏丹?

军事委员会在与“自由与变革宣言力量”谈判中“不妥协”,并希望控制执政缰绳[盖蒂图像]
军事委员会在与“自由与变革宣言力量”谈判中“不妥协”,并希望控制执政缰绳[盖蒂图像]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援引所谓的反革命势力说法称,苏丹的反革命势力在“自由与变革宣言力量”和军事委员会之间的僵局中开始蓬勃发展。

该报在喀土穆的一份报告中指出,军事委员会与文职力量之间的谈判陷入僵局,因为前者“不妥协”,以及其希望控制执政缰绳。

记者贾斯汀·林奇在《外交政策》的报道中将苏丹的局势称之为“巴希尔下台,他的政权仍在战斗”,该记者并解释称,苏丹军队的领导人似乎开始放弃将权力移交给平民的承诺。

争取时间

贾斯汀·林奇援引大西洋理事会高级研究人员卡梅伦·哈德森的话称,军方领导人从巴希尔那里学到了如何在细节上争取时间,旨在让他人不断挣扎。

笔者对此评论称,这一战略是把双刃剑,同时,有迹象表明军队内部和正规部队之间存在分歧,西方官员担心其会变成集体暴力事件,笔者并指出,苏丹前国家情报和安全局长萨拉赫·古什被禁止进入自己的房子,并在腐败案件中对他展开调查。


《外交政策》:哈米达蒂领导的快速支援部队可能得到俄罗斯及俄罗斯支持公司的支持[路透社]

变革力量之间的分裂

与此同时,该报告还指出,“自由与变革宣言力量”就其与军事委员会之间的谈判存在内部分歧,该组织中存在两种不同立场,一方面同意与军方分享权力,而另一方完全反对这一想法。

在对外方面,贾斯汀·林奇表示,各方就苏丹的未来存在许多分歧,有三个阿拉伯国家支持军事力量,但其动机各不相同,西方官员表示,沙特和阿联酋支持军事委员会以保护他们的利益,指的是正在也门进行战斗的苏丹军队,同时,埃及则支持民主与政治伊斯兰,并强烈敦促军事委员会控制且维持权力。

俄罗斯支持哈米达蒂

《外交政策》指出,苏丹军事力量的中心领导力量是快速支援部队指挥官穆罕默德·哈姆丹“哈米达蒂”,该部队让达尔富尔人民感到恐惧,该杂志中并指出,哈米达蒂是与“自由与变革力量”谈判的主要领导者。

作者援引了有关哈米达蒂的新信息,即后者可能已经得到了莫斯科的支持,因为快速支援部队的部分士兵用不太流畅的俄语与笔者进行交谈,此外,苏丹军队从俄罗斯支持的公司中获得补给。

贾斯汀·林奇还补充道,达尔富尔乌姆·达富盖的村民告诉他说,俄罗斯的旗帜在穿过村庄的车队中飘扬。

“伊斯兰极端主义团体”


苏丹支持伊斯兰教法和法治运动本周举行示威[半岛电视台]

根据该报告称,苏丹军队和正规军并不是苏丹唯一的反革命力量,以诸如穆罕默德·阿里·贾祖利和阿卜杜勒·海伊·优素福等人领导的“激进伊斯兰”团体呼吁实施伊斯兰法律,他们近期在喀土穆举行示威活动。

这是“更加温和的”穆斯林兄弟会,该组织秘书长阿瓦达拉·哈桑告诉《外交政策》杂志说,该国宪法必须包括伊斯兰教法,这也是军事委员会的要求。

全面罢工

该报告继续说,随着反革命的发展,变革力量通过和平运动升级旨在实现完全的民主变革,因为其数周以来一直在对全面罢工做准备,旨在使该国的生活陷入瘫痪,迫使军事委员会接受文职政府的当权。

同时,该报告还援引苏丹共产党领导人兼与“自由与变革宣言力量”谈判者之一优素福朋友的说法称,“全面罢工的有效性现在可能在斋月中受到限制,因为在白天工作的人数非常少。”

美国犹豫不决的立场

该报告中还谈及西方国家的立场,其并指出,西方国家所持立场在保留并承认军事委员会权力与不那么“强硬”立场之间。

有关美国的立场,部分人将其称之为犹豫不决或不存在,该报告中并补充道,华盛顿与“自由与变革宣言力量”之间的关系并不顺利,该报告中提及,变革力量的四位领导人谈到在喀土穆与美国外交使团团长斯蒂芬·库西斯(Stephen Koutsis)沟通时遇到的困难,其中一名领导人将其称之为“自大与傲慢”,另一位领导人称,他们绝不会参加与美国大使馆的会晤,因为这是“浪费时间”。

来源 : 外交政策

更多新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