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丹代表团阿联酋归来 带回之物引发革命者担忧

苏丹代表团阿联酋归来   带回之物引发革命者担忧
苏丹代表团阿联酋归来 带回之物引发革命者担忧
喀土穆 -艾哈迈德·法德尔
 
自由与变革力量联盟试图掩饰其对苏丹人民运动代表团访问阿布扎比的担忧,与此同时,革命之声反映了苏丹静坐示威者们对此次访问“带回之物”的担忧。
 
苏丹过渡时期军事委员会所得到来自沙特、阿联酋与埃及的经济支持,非常令人瞩目。
 
巴希尔政权垮台后,阿布扎比深度介入苏丹事务,并在10多天之前与苏丹武装运动组织举行会谈。
 
加入了《自由与变革宣言》的反对派联邦联盟领导人塔伊布·阿巴斯表示,阿联酋呼吁武装运动领导人倾向沙特。
 
塔伊布还补充道,自由与变革力量将尽力得到该代表团的支持,当它从阿布扎比返回喀土穆时。据悉,率领该代表团的是亚西尔·阿尔曼与易斯玛仪·杰勒布。
 
包括武装运动组织在内的革命阵线在周末发布的声明似乎并不令人放心,其盟友指责“苏丹呼吁”使阵线无法与军方进行谈判。
 
这项声明在阿尔曼的问题上使用了很多的问号,后者在阿联酋呆了近两周的时间。
 
声明指出,军事委员会、军队及快速支持变革部队所作出的贡献,并呼吁战争问题成为过渡时期安排的一部分。
 
但是,复兴党领导人瓦贾迪·萨利赫证实,革命阵线在《自由与变革宣言》中拥有席位,与军方进行谈判将以联盟的形式,而不是派别的形式。
 
他向半岛电视台记者表示,“要求武装运动组织拥有一定的席位,由于其特性本质是可接受的,过渡时期需要冲突地区的积极代表”。
 
他还表示,“下一阶段将会有一些安全方面的部署,以通过部分项目实现和平,包括战争与和平问题,并实现社会公正与平衡发展。”
 
反革命运动
 
在喀土穆的静坐广场上,对来自利雅得、阿布扎比和开罗的反革命作用的担忧日益增加,特别是在阿尔曼等人出访阿布扎比之后,这种担忧明显增加。
 
鉴于阿联酋在埃及和利比亚所发挥的作用,活动人士正以怀疑的眼光来审视这种存在。
 
记者奥斯曼·法德拉在其Facebook的主页上写道,人民运动加速派遣内部代表团,这没有意义,只是为了军方的利益而撤退,这相当于含蓄地承认了军事委员会所拥有的政权地位。
 
他还认为,代表团削弱了那些现在正为与军事政权抢夺权力而激烈斗争的人的作用,他认为,“我们希望运动能够派遣代表团,直到建立以文职人员为主的主权委员会,特别是能够代表内部运动的”。
 
直到目前,苏丹呼吁联盟在全国乌玛党领袖萨迪格·马赫迪的领导下,回避对革命阵线指责其内部盟友使武装运动被排除在军方谈判之外的指控,同样,也回避对阿尔曼在喀土穆的任务作出评论。
 
但是,瓦贾迪·萨利赫指出,全国共识力量得到了内部人民运动的领导人的支持,联盟拥有的只有苏丹各方的欢迎,只要运动没有成为革命的对手。
 

但是,塔伊布·阿巴斯却否认在运动先锋代表团与反对派联邦联盟之间存在协调,他还指出,代表团将抵达并会见各方,此外还将前往静坐广场进行视察。

 
塔伊布表示,希望代表团之行取得成果,他还补充道,自由与变革宣言的计划,包括与武装集团进行对话,在过渡政府组建6个月之后,同样,“将会有席位留给武装运动”。
 
他还强调,自由与变革力量继续与达尔富尔、南科尔多凡州和青尼罗州地区的武装运动领导人进行沟通,“不存在分歧,那里的一切都在国外”。
 
《自由与变革宣言》由数个联盟组成,包括苏丹专业人士协会、全国共识联盟、苏丹呼吁、反对派联邦联盟及部分民间组织。
 
访问的敏感性
 
根据苏丹人民运动执行领导人的声明,他们将向喀土穆派遣一个善意代表团,以会见自由和变革力量及其他的政治、民间力量,此外还有军事委员会。
 
另一方面,该运动在其最新声明中援引阿卜杜勒·阿齐兹的话称,根据全面而公正的政治解决方案,走向喀土穆将结束战争逻辑。
 
这是在磋商之后出台的声明,磋商目的是统一受到阿联酋支持的运动与南苏丹国家总统萨尔瓦基尔支持的运动之间的阵线。
 
自2018年3月以来,南科尔多凡和青尼罗河地区的叛乱分为两个派别,其中一个由马利克·阿卡尔领导,另一支由阿卜杜勒·阿齐兹领导。
 
阿尔曼与杰勒布对阿联酋的访问背景,在苏丹局势的明显紧张,军方与示威者互相指责,从而使得这场访问极度敏感,虽然半岛电视台得到的消息称,存在一些调解行动,部分爱国主义人士希望去除这种紧张状态。
 
阿巴斯表示,爱国主义人士与自由与变革力量进行联系,希望拉近的对派与军事委员会之间的观点和看法。
来源 : 半岛电视台+通讯社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