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特朗普忽视了三个有关伊朗与其盟友的问题

伊朗革命卫队圣城旅指挥官卡西姆·苏莱曼尼出现在叙利亚[半岛电视台]
伊朗革命卫队圣城旅指挥官卡西姆·苏莱曼尼出现在叙利亚[半岛电视台]
美国杂志《外交政策》发表了学者纳吉斯·巴格利的一篇文章,作者在文章中指出,伊朗与盟友之间的关系远比美国总统特朗普所知道的更深入。
 
巴格利是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问题研究学院的一名教授,她在文章中谈到了有关伊朗势力及其与中东地区盟友之间的关系实质的重要因素,而这些因素一直被美国总统特朗普所忽视。
 
巴格利援引伊斯兰革命卫队一名高级官员的话称,“美国人不理解的是,我们在该地区支持的团体并非是雇佣军”。
 
巴格利在文章中指出,美国官员希望制裁有助于降低伊朗为这些武装团体融资的能力,但是他们并不明白,资金仍将通过美国财政部无法监控的方式继续涌入。
 
非金钱趋动
 
巴格利认为,亲伊朗的集团并非由金钱趋动,在她看来,结束外国势力的愿望是中东地区人民进行革命的最重要的动机。
 
她还指出,我们在伊朗革命卫队的经济和军事机构中,仍然可以看到很多外国投入的资金。我们可以确定的是,伊朗与其盟友之间这种人员、物资及思想的投入仍将继续,虽然特朗普对伊朗实施了严厉的制裁。
 
商业与文化联系
 
巴格利指出,美国的政策制定者与普通大众在理解伊朗、伊拉克与沙姆地区国家的关系方面存在误解,他们认为,这种关系与什叶派的宗教意识形态相关。
 
巴格利强调,将伊朗与邻国、盟友联系起来的,并不是特定的宗教信仰,实际上,这种纽带的实质要追回到遥远的过去,在当时,商贸路线将这些国家相连,使这些国家存在文化、社会上的联系。
 
政治先于宗教
 
巴格利认为,如果伊朗与其他团体之间的联系仅限于宗教认同,那么伊朗与巴勒斯坦抵抗组织或伊拉克库尔德集团之间就不会建立关系。看来,伊朗与其盟友之间的关系是基于寻求实现政治层面而非宗教层面上的主权。
 
作者认为,要正理解伊朗与盟国之间的关系,首先需要考虑导致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建立的那场伊斯兰革命。
 
在过去,伊朗人对革命的集体支持,是源自他们摆脱帝国主义的愿望,同样,伊朗所支持的武装团体也基本上以同一目标为口号。这一点似乎已经通过这些团体的官方言论和言辞公开呈现出来。

虽然伊朗提供的支持也基于伊斯兰教作为文化与政治身份的象征意义,但是,这并不能代表建立这种关系的真正驱动力。

 
当前,中东地区正经历政治紧张局势,由于担心美国与伊朗的冲突可能导致毁灭性战争的爆发。
 
最近几周,双方似乎处于冲突的边缘,但是,双方官员近期又发出了积极的信号,表明他们不想要发生军事冲突。
 
心理战
 
与伊朗有密切联系的两股武装力量认为,美国正在对伊朗及其盟友发动“心理战”。
 
伊拉克“人民动员力量”中的“正义联盟”等派别宣布,美国关于伊拉克存在威胁其利益的言论,仅仅是美国找出的“借口”。
 
另一派别的军事官员纳斯尔·谢马里表示,美国今天“试图在伊拉克及地区制造任何借口”。
 
另一方面,伊拉克总理阿卜杜勒·马赫迪排除了伊朗与美国爆发战争的可能性,他认为,二者都不想如此,并强调,有迹象表明,事情能以更好的方式结束。
 
“中东眼”网站主编大卫·赫斯特透露,美国国务卿篷佩奥在近期非公开访问巴格达期间,要求马赫迪向伊朗人转达,特朗普总统并不想要对他们发动战争,他想要的只是与伊朗缔结一份带有他署名的新协议。
来源 : 外交政策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