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宾中期民意调查将测试杜特尔特的掌权能力

没有政党能够挑战杜特尔特的统治,但作为反对派集团的八个参议院候选人“联盟”正在运作。[美联社]
没有政党能够挑战杜特尔特的统治,但作为反对派集团的八个参议院候选人“联盟”正在运作。[美联社]
菲律宾,马尼拉—立法者和当地高管可能会协助杜特尔特在其有争议的总统职位中加强对权力的控制。
 
在中期民意调查中,超过6100万菲律宾人登记投票,大约有4.3万名候选人竞选1.8万个政府职位。
 
为24个席位的国会议员选举12名参议员将是决定性的。到目前为止,该议会已经缓和了杜特尔特一些更两极化的目标,例如他试图改变宪法以及将政府形式转变为联邦或恢复死刑。
 
由杜特尔特支持的参议院候选人主导了私人选举调查中的选民偏好,这表明,他的政府可能会得到肯定的结果。
 
但批评人士表示担心,杜特尔特盟友的胜利会降低参议院的独立性,阻止其针对总统进行检查。
 
杜特尔特的参议员名单并非只来自一个政党。除了他的民主人民力量党成员之外,来自其他党派的候选人还组成了“变革之军”。
 
杜特尔特支持的候选人包括伊米·马科斯,京戈·埃斯特拉达,拉蒙·瑞维拉和恩里尔,根据民意调查,前三者被视为可能的获胜者。
 
伊米·马科斯是已故独裁者的女儿,后者在1965年至1986年统治时期至少贪污50亿美元的政府资金。
 
参议院资深人士恩里尔和埃斯特拉达面临掠夺指控。
 
去年12月,瑞维拉虽然被一个反贪污的移民法庭宣判无罪,但他欠国家财政部约230万美元的公共资金,这些资金在他早期参议院任期内失踪。
 
八全胜
 
没有政党能够挑战杜特尔特的统治,但作为反对派集团的八个参议院候选人“联盟”正在运作。
 
虽然八全胜(“Otso Diretso”或“Eight Straight”)反对集团似乎不太可能赢得许多参议院席位,但他们能够根据所涉及的问题塑造竞选活动”,堪培拉大学的民主与全球治理协商中心高级研究员尼克·库拉托说。
 
在其竞选活动中,反对派集团批评杜特尔特的外交和经济政策对中国过于有利。他们谴责他在“毒品战争”中的杀戮,以及他支持遭受腐败指控的政客。
 
“八全胜能够坚持人权和性别平等等自由主义价值观” ,库拉托对半岛电视台说。
 
他们在竞选中处于劣势地位,他们指责亲政府集团利用公共资源为自身竞选活动提供动力,称他们“不诚实”。
 
为亲政府集团发言的萨拉·杜特尔特反驳说,在选举中,“诚实不应成为问题”。她的声明适得其反,引起媒体关注候选人的诚信和记录。
 
反对派集团对亲政府集团施加了更大压力,总统办公室指责“八全胜”试图推翻杜特尔特,这一说法似乎并没有在公众中获得信任。
 
但这一切会为反对派带来投票吗?
 
“八全胜提出的叙述和问题似乎未能吸引公众的想象力” ,马尼拉政策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所主席迪因多·曼希特说。
 
“我们必须接受,选举是关于人们关心的事情,而现在却仍是杜特尔特及其候选人正在说的事情” ,曼希特告诉半岛电视台。
 
上周,一项新的调查显示,81%的菲律宾人表示对杜特尔特政府满意,理由是其努力帮助穷人并提高安全性等原因。
 
库拉托表示,杜特尔特的持久受欢迎程度表明,“为了杜特尔特的改变承诺,人们愿意忽略一些民主价值观。”
 
两位分析人士指出,菲律宾的中期选举往往肯定现状,特别是当总统受欢迎时。
 
菲律宾政治强烈倾向于个性,这也是为什么熟悉的名字和面孔获得普遍成功,即使有着不太理想的记录。
 
在2016年担任总统之前,杜特尔特已统治了南部主要城市达沃近三十年。
 
在那些可能以参议员赢得另一个任期的人中,有格丽丝·傅,南希·敏乃和前参议员拉皮德—候选人很受欢迎,不需要杜特尔特的支持,且其竞选活动既不在政府名下也不属于反对派中。
 
有格丽丝·傅是两位菲律宾电影大明星的女儿。敏乃的父亲曾是前副总统。拉皮德过去常参演动作片。
 
格丽丝·傅是菲律宾两位电影大明星的女儿。[Gallo / 盖帝图片]
 
‘不一定是木偶’
 
虽然杜特尔特可以期待投票后在参议院获得更多盟友,但曼希特说,他们“不一定会充当他的傀儡”。
 
“由于这三位强有力的候选人与杜特尔特划清界限,所以我们有理由认为,参议院可以继续独立” ,他补充说。
 
至于杜特尔特支持的候选人,“他们不是一个同质的集团,”库拉托说。 “他们有不同的兴趣,吸引不同的选区,形成不同的联盟。”
 
两位分析师表示,新的参议院可能仍普遍支持杜特尔特。至关重要的是,他们对于杜特尔特提出的转向联邦政府形式建议的立场——这可能使他有机会在其2022年法定任期结束后继续掌权。
 
“没有断定参议院只会遵循杜特尔特意愿的先例” ,库拉托说,“尽管如此,保持警惕总是很好。”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