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议会选举的参与和抵制:境内巴勒斯坦人的立场出现分化

统一联盟提议选举新领导,并强调阿拉伯议员在以色列议会中的存在的重要性[半岛电视台]
统一联盟提议选举新领导,并强调阿拉伯议员在以色列议会中的存在的重要性[半岛电视台]
乌姆阿法姆 – 穆罕默德·穆赫辛·瓦台德
 
以色列议会选举即将在9日举行,而以色列境内近150万阿拉伯人对本次大选的态度却出现了分化,部分人呼吁参与大选,另一部分人则要求抵制选举。
 
这种情况被认为体现了联合名单的分裂,也是对阿拉伯议员在以色列议会中作用的质疑,以及对以色列通过种族主义立法的抗议,特别是规定以色列是犹太民族国家的民族主义法。
 
联合名单的分裂促进了抵制大选的民众的增加,而在此前,这一提议仅限于由拉伊德·萨拉赫领导的、被以色列禁止的伊斯兰运动的活跃分子,以及部分国家运动人士和爱国人士。
 
同样,该提议呼吁重建阿拉伯后续委员会,并直接进行领导选举及组织内部的巴勒斯坦少数民族,但是,没有减轻抵制选举的立场,以及重新审视阿拉伯议员在以色列议会中的作用。
 
在这种形势之下, 阵线联盟名单和统一联盟名单的提名,需要获得以色列境内近95万拥有投票权的巴勒斯坦人的信心,据悉,以色列境内拥有投票权的人员总数达634万。
 
以色列2015年议会选举的投票率达64.2%,联合名单在议会中获得了13个席位,同时,犹太人的投票率达到72.3%。评估结果显示,如果阿拉伯人在选举中的投票率能上升对80%,那么他们将能在议会中获得20个席位。
 

对以色列议会选举以及选举环节所产生的分歧,促进阿拉伯人参与投票 [半岛电视台]
 
作用与效果
 
退休教师、社会活跃人士贾米勒·哈勒法(巴勒斯坦裔)批评那些呼吁抵制以色列议会大选的声明,这些声明认为抵制大选将成为“对阿拉伯政党的一种惩罚,似乎它在以色列议会中拥有任何话语权”。
 
哈勒法认为,有必要而且很重要的是,加强阿拉伯议员在以色列议会中的作用,他们可以成为传递信息的平台,将阿拉伯人的心声,阿拉伯人在生活的各个方面所受到的偏见与歧视、种族主义与隔离,以及处理问题和日常抗议、服务、公民权利等问题传达出去,作为这片土地上的主人,应对挑战,抵抗以色列的计划并取得巴勒斯坦问题的胜利。
 
对于另一种说法——“阿拉伯议员为我们做了什么?阿拉伯议员在议会中的作用有任何效果吗?”哈勒法的看法完全不同,他认为,推销这种说法的人,“事实上正符合以色列的期待,以减少以色列境内阿拉伯人的政治参与,并剥夺他们领导国家工作的合法性。”
 
哈勒法认为,虽然以色列已经通过了数十项种族主义的立法,但是阿拉伯议员仍然成功阻止了通过更多的类似立法。他们积极参与立法工作,保证了部分公民权利。
 
作家塔伊布·格南伊姆也与哈勒法持相似的看法,他认为,“从阿拉伯议员在以色列议会中发挥的作用来看,最重要的好处是传达思想,并为少数派巴勒斯坦人发出信号,以支持巴勒斯坦问题的基本的原则立场。
 
他还认为,阿拉伯议员在以色列议会中的作用与效果,强调了他们是“巴勒斯坦人民不可动摇的一部分,也可以传递信息,处理日常问题,抗议、服务、公民权利等,并为阿拉伯少数民族代言,这个群体自70多年来一直受到以色列当局的边缘化对待。”
 
公民权利
 
在有关内部巴勒斯坦人的公民权利与服务的问题上,格南伊姆表示,“这开始成为分歧所在,并形成了支持阿拉伯议员在以色列议会的存在,以及反对其存在的两股浪潮,后者认为这种存在不过是在美化以色列的形象”。
 
格南伊姆认为,“这种说法并不正确,事实上,正是阿拉伯议员在以色列议会的存在揭露了以色列的种族主义与法西斯主义,国际社会开始意识到,巴勒斯坦少数民族在以色列境内的生存真相,以及内塔尼亚胡政府所采取的清算巴勒斯坦问题的政策。”
 
格南伊姆指出,呼吁抵制选举“并不是偶然的产物,而有其历史根源,这是一股来自反对派的不容忽视的潮流,无论是来自伊斯兰主义者,还是其他的派别。”
 
格南伊姆分析认为,对第21届以色列议会选举的抵制呼声将会进一步高涨,以使阿拉伯选民丧失对议会工作的信心,进而分裂联合名单,造成阿拉伯阵营的解体,而该群体曾相信阿拉伯群体在议会中的团结与统一,并将在后续行动委员会的保护下重组阿拉伯民众。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