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什纳安全许可开启特朗普与国会之间的新对抗

OSWIECIM, POLAND - FEBRUARY 15: Jared Kushner, Senior Advisor to U.S. President Donald Trump, visits the Auschwitz concentration camp memorial in a delegation with U.S. Vice President Mike Pence on February 15, 2019 in Oswiecim, Poland. Pence is in Auschwitz following his participation in the recent Ministerial to Promote a Future of Peace and Security in the Middle East that took place in Warsaw. Auschwitz was among the most notorious of the Nazi concentration camps and was used by the Nazis to murder Jews on a mass scale. (Photo by Sean Gallup/Getty Images)
库什纳表示,他和他的妻子受到毫无根据的各种指控[盖蒂图像]
穆罕默德·曼沙维-华盛顿

白宫拒绝了众议院监督和政府改革委员会主席、马里兰州民主党人伊莱贾·卡明斯的要求,美国总统特朗普女婿、高级政治顾问库什纳提供的更多细节内容,揭示了特朗普与美国国会之间的新对抗。

伊莱贾·卡明斯曾要求就库什纳与外国领导人使用WhatsApp应用程序进行通讯事宜作出说明,但白宫忽视了这一要求。

乔治·W·布什时期的前美国司法部官员索尔·魏森伯格对白宫的立场表示支持,他并强调称,“库什纳安全许可问题只是一种政治游戏,并没有任何违反法律的行为,所有人都必须记住,安全许可制度是由白宫的行政命令发布的,而不是通过国会立法发布的。”

白宫人事安全办公室负责人特里西亚·纽博尔德在众议院面前提供证词,她表示, “白宫高级官员的安全许可遭到拒绝,这是由于担心他的外交关系以及他可能受到外国势力的影响。”

特里西亚·纽博尔德强调称,她和她的同事得出的结论是,鉴于存在“强有力的因素使他不能有资格获得安全许可”,此后,她在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时证实称,上述的白宫高级官员指的就是库什纳。

与此同时,特里西亚·纽博尔德还呼吁众议院监督和政府改革委员会进行投票表决,旨在确定正式传唤白宫前安全人员前负责人,这是鉴于特朗普政府对多名高级安全官员授予安全许可,而众议院此前曾拒绝向这些人员授予安全许可,因为这些人员很可能会受到外国势力的影响。

分歧不仅体现在对库什纳发放安全许可问题上,纽博尔德还指出,“另外有其他25人被授予安全许可,尽管他们的办公室被怀疑受到外国的影响,或者存在犯罪记录,或存在财务问题,或存在利益冲突。”

undefined

库什纳的回应

另一方面,库什纳——在接受福克斯新闻网采访时——否认称,他并没有对国家机密构成威胁,他表示称,“在过去两年间,我和我的妻子受到各种各样的指控,而所有这些指控都没有任何证据。”

相关新闻报道指出泄露消息称,中国、阿联酋、沙特阿拉伯、墨西哥和以色列官员在竞相试图通过特朗普女婿库什纳来对美国政府管理层进行影响。

与此同时,国会议员们担心,利益冲突将限制库什纳,导致他为其他国家的利益而不是华盛顿的利益来服务,特别是中国、沙特阿拉伯和其他海湾国家。

库什纳及其家族拥有一家房地产投资公司,该房地产公司与多个国家及外国领导人拥有业务关系,其中包括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与此同时,库什纳的妻子伊万卡与中国保持有业务关系。

有些人指出,沙特王储与库什纳之间保持有特殊的关系,这种特殊关系曾影响了白宫对沙特记者卡舒吉谋杀案所持的立场。

美国报道称,这可能是由于利益冲突,鉴于库什纳的弟弟约书亚·库什纳签署了一份合同,在此之后,利雅得为他的公司注入了价值10亿美元的投资。

另一方面,一些美国外交官抱怨称,库什纳与沙特王储本·萨勒曼在华盛顿的多次会晤中将美国外交官排除在外,这违反了普遍存在的传统议定书的规定,没有人直到这些会谈的实质内容,而库什纳也没有将这些会谈告知美国驻利雅得大使馆官员。

白宫幕僚长约翰·凯利(John Kelly)曾勇敢地降低了授予库什纳安全许可的权限,由“最高机密”改为“机密”级别,限制他接触美国政府最敏感信息,此后,总统特朗普本人亲自为此事进行了修订。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