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对非洲阿拉伯运动保持沉默并担心其影响

尽管布特弗利卡辞职,但阿尔及利亚示威抗议活动仍在继续[路透社]
尽管布特弗利卡辞职,但阿尔及利亚示威抗议活动仍在继续[路透社]
穆罕默德·穆赫辛·瓦泰德-被占领的耶路撒冷

以色列官方对阿尔及利亚、苏丹甚至是利比亚境内爆发的民众运动保持沉默,值此之际,研究中心和国家安全研究人员似乎更关心以色列对自己在非洲影响的担忧,并更加关心产生支持巴勒斯坦问题事态发展的可能性。

以色列的担忧不仅限于阿尔及利亚的民众运动,该民众示威运动迫使总统布特弗利卡辞职,以色列还对比利亚爆发的战争表示担忧,这场战争推翻了总统巴希尔,根据特拉维夫大学国家安全研究所发表的研究报告,这些政权曾姑息以色列的政策,并不会对其构成威胁。

据以色列研究人员称,阿尔及利亚、苏丹和利比亚正在发生的事情是阿拉伯之春及其影响的产物,这些影响已转移到非洲的阿拉伯国家和伊斯兰国家,这迫使特拉维夫重新考虑其对阿拉伯马格里布及非洲大陆所奉行的政策。

以色列担忧在推翻阿尔及利亚总统布特弗利卡之后政治伊斯兰教将回归该国,担忧ISIS组织及伊斯兰圣战运动组织将渗透至阿拉伯马格里布地区,并担忧民众运动将加强对巴勒斯坦问题的支持,与此同时,以色列担心这些武器将从这些抵抗国家通过西奈半岛转移至加沙地带的可能性。


喀土穆市中心出现反对军事委员会统治的示威抗议者[阿纳多卢通讯社]

不稳定性

国家安全研究所研究人员萨拉·福伊尔发表了一篇题为“北非的煽动,什么威胁了阿尔及利亚的民众运动和抗议活动?”的评估文章,笔者在文章中评估了阿尔及利亚的民众运动及其对以色列在马格里布和非洲地区政策的影响,她并强调称,阿尔及利亚的民众运动导致了非洲的不稳定性,而非洲曾处于相对稳定的状态。

研究人员萨拉认为,非洲地区的人民过着一种新的生活方式,但她对动员和广泛集结民众反对独裁政权和军事机构的行动表示担忧,担心类似于阿拉伯之春国家所发生的暴力事件会持续下去。

尽管如此,根据研究人员萨拉的说法称,阿尔及利亚——非洲最大的国家——爆发示威抗议活动表明,威慑可能已经受到侵蚀,她并表示,北非的不稳定可能对特拉维夫构成安全挑战。

研究人员萨拉对特拉维夫的政策制定者提出建议,建议其在未来数月内要特别关注阿尔及利亚的五大趋势,即:权力的转移,经济持续疲软,政治伊斯兰的地位问题,圣战运动的行动以及俄罗斯影响力的扩张。

以色列的直接担忧是,阿尔及利亚的抗议活动可能会在更广泛的范围内升级为更加不稳定的事件,并担忧利比亚混乱局势的持续进展,随着阿拉伯马格里布地区继续为针对以色列的伊斯兰主义派系提供避难场所,其将形成一个真空。

因此,研究人员认为,以色列应该研究加强与受不稳定影响最严重地区国家安全合作的机会,特别是那些表现出更愿意与特拉维夫合作的国家,与此同时,研究人员并建议以色列当局扩大与埃及的合作,其中包括情报收集的协调合作以确保埃及西部边界的安全。

萨拉表示,以色列和乍得之间最近取得的政治成就源于乍得希望在以色列的帮助下遏制利比亚的暴力升级,她并表示称, “以色列将通过悄悄利用该地区其他地方的类似机会来做出正确的事情。”

在区域动态背景下,研究人员萨拉认为,“以色列必须做好准备,并为所有情景做好方案,”同时,她并预计称,特拉维夫在马格里布和非洲地区可能会更加具有效力。


利比亚的黎波里西南部的民族团结政府军[半岛电视台]

根本性的转变

弗里德曼博士——海法大学中东和伊斯兰教课程讲师——也表达了同样的立场,他认为阿尔及利亚、苏丹和利比亚目前的局势发生了根本变化,他并表示称,“不幸的是,本世纪初阿拉伯世界的革命浪潮证明其存在于我们的地区,除了突尼斯之外,它有两个选择:伊斯兰统治或军事独裁。”

在阿尔及利亚,萨拉认为,“仍然有可能会质疑,军队是否会允许顺利过渡到民主选举,就像突尼斯在独裁统治结束时举行的民主选举一样,而在苏丹和利比亚,领导人似乎更愿意跟随埃及总统塞西的脚步。”

研究人员认为,阿尔及利亚军队不会像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早期那样让伊斯兰主义者回归统治,其将利用圣战运动“稻草人”和外部威胁来试图控制统治缰绳。

 
弗里德曼认为,利比亚、阿尔及利亚和苏丹发生的变化可能表明与埃及的边界地带将更加稳定,这些军事政权将致力于寻求稳定,即使代价是压制公民权利和限制新闻自由。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