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联酋的“专制稳定论”如何威胁地区变革?

在西方,新的保守派们对政治伊斯兰主义的不断发展充满担忧,而阿联酋提出的“专制稳定论”正根植于他们这种担忧之中[半岛电视台]
在西方,新的保守派们对政治伊斯兰主义的不断发展充满担忧,而阿联酋提出的“专制稳定论”正根植于他们这种担忧之中[半岛电视台]
英国网站“中东眼”发布文章称,阿联酋的“专制稳定论”——认为通过专制与独裁来实现稳定是阿拉伯地区的最佳选择,这种观点解释了地区出现的所有反革命与动荡。
 
虽然阿联酋在这条路上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但是人民革命再次卷土重来,进而证明:没有任何军事独裁者能够不受到人民力量的制约。
 
这篇文章的作者安德烈亚斯·克雷格表示,在阿拉伯之春初期,可笑的理想主义为广泛的悲观情绪开辟了道路,部分国家在内战中倒下,与此同时,其他国家则变成了军事独裁国家,例如埃及,在穆斯林兄弟会组建的文职政府掌权不到一年的时间后,便成为了一个军事独裁国家。
 
“专制稳定论”
 
作者指出,埃及总统塞西在2013年夏天发动的政变,成为了阿拉伯之春的转折点。当时,兜售“专制稳定论”的人员又开始宣传这些理论。
 
作者认为,“专制稳定论”的缔造者与事实上的执行者,是阿联酋阿布扎比王储穆罕默德·本·扎耶德,他补充道,文职政府统治在地区的胜利,将成为阿联酋所采取的军事统治模型的挫折。

在西方,新的保守派们对政治伊斯兰主义的不断发展充满担忧,而阿联酋提出的“专制稳定论”正根植于他们这种担忧之中。

 
自2014年以来,阿联酋开始与西方的保守派持相同的思想,甚至参与到他们的计划中来。
 
虚假之言
 
作者还指出,埃及成为了阿联酋证明其观念正确性的例证。在塞西接过执政权之后,埃及“重回稳定与打击恐怖主义的阵营之中”。但是,阿联酋却丝毫不提真相——阿布扎比在推翻前任民选总统穆尔西的过程中扮演了战略性的重要角色。
 
克雷格认为,阿联酋自2014年起,一直在推销其“专制稳定论”,并支持哈夫塔尔在利比亚的地位的不断上升。
 
阿尔及利亚与苏丹
 
在阿尔及利亚也出现了和平过渡到文职政府执政的机会。但是部分人认为,阿尔及利亚部队总参谋长盖德·萨拉赫,或许将成为过渡过程中可能的阻碍。
 
在苏丹,克雷格认为,过渡军事委员会主席布尔汉似乎是阿联酋眼中的“强者”。
 
克雷格警告称,在西方, “专制稳定论”正在走向正常化,在阿联酋的努力之下,西方的记者、研究者、决策者正在接受这种理论,并将这种观点世界化,有利于那些鼓吹“伊斯兰恐惧症”等思想的人的利益。
 
克雷格指出,阿联酋的战争是为了在宣传领域加强其观念,而这项观念事实上可能在利比亚结出成果——法国已经采取了阿联酋的观点,而特朗普政府内新的保守派,也采取了与法国政府相同的立场。
 
阿联酋在埃及的强者——塞西,在近期出访华盛顿期间受到了美国方面热情的接待,而塞西被认为是地区稳定的保障者。
来源 : 中东之眼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