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调查网站:空客通过阿联酋商人行贿 以获取与埃及的飞机交易

优素福作为中间人并贿赂多名埃及人士签订的合同,使得空客在2003年获得巨额财富[路透社]
优素福作为中间人并贿赂多名埃及人士签订的合同,使得空客在2003年获得巨额财富[路透社]
法国调查网站Mediapart揭秘称,德国报纸《明镜周刊》获取了一份秘密文件,用以证明空中客车公司通过阿联酋商人贿赂埃及相关人士,旨在为该公司向埃及出售飞机提供便利。

该调查网站中指出,此案被提交至英国金融总检察官,负责对空中客车腐败问题进行重大调查,空中客车公司于2003年4月通过其中一笔合同获取了巨额财富,当时欧洲这家民航飞机制造公司向埃及航空公司出售了7架A330,后者是空客在中东地区的一个忠实客户,这笔合同价值9亿欧元,与此同时,美国波音公司试图在埃及获得立足点。

该调查网站解释称,所获得的文件首次证明空中客车已向其名叫阿巴斯·优素福的阿联酋代理人发出直接指令,要求其重新分配950万欧元作为佣金,以促进在埃及的销售。

麻烦背后的中间人

该调查网站表示,“爆炸性文件”首次揭示,这名叫阿巴斯·优素福(64岁)的阿联酋中间人应空客的要求对近1000万欧元进行重新分配,以“压力”的幌子为向埃及航空销售飞机提供便利。

该网站还解释称,使欧洲公司陷入这些麻烦的开始是这名阿联酋中间人优素福,他是一名前军事飞行员兼阿联酋空军驻迪拜的成员,当时,优素福告诉一位商人说,他作为“西方人顾问”而赢得了人生中的第一个数百万。

调查网站Mediapart指出,直到2001年,腐败都是合法的,当优素福成为诸如达索集团、泰雷兹集团和法国奈克斯特系统公司(Nexter Systems)等法国军火集团最杰出的海湾中间人时,腐败也是免税的。

在也门“种植”死亡

据该法国调查网站透露,阿巴斯·优素福从雷克勒坦克坦克交易中获得了1.95亿美元的好处费,而这笔坦克交易在也门“种下”了死亡,在此之前,优素福对阿联酋官员贿赂,以获得价值32亿美元的合同,而奈克斯特系统公司对此进行了书面承认。

优素福参与了空客公司与阿联酋公司之间的大部分合同,但他的业务近年来已经崩溃,导致他和他的孩子之间爆发了家庭冲突,他的孩子们要求对他的公司展开调查,并因此发现了他与空客公司之间的关系。

由于这场家庭冲突,使得这家欧洲飞机制造商如今面临巨大的困难,特别是由于优素福为了自卫,而首先主动选择在检察官和反腐败办公室面前之前自首。

亚历山大·布鲁尔为优素福准备的一份秘密表格指明“向空中客车付款”,并附加了一份来自战略和营销部门分管支付和外部集会负责人让-克洛德·卡杜达尔的高级指示,根据法国调查网站消息称,这些资金被分配给空中客车公司,并将被算作公司在优素福集团账户中的债务。

神秘的公司

该法国调查网站还提及了从空中客车公司合同和资金中受益的那些公司细节,结果显示,这些受益的部分公司所有人为优素福,而另外的公司仅仅是在库拉索岛注册的一个邮箱,并由空中客车公司100%拥有。


Mediapart:防线因贿赂事件破坏的空中客车公司正式向中间商支付款项,旨在所谓的“硬骨头”国家中获取影响力 [路透社]

根据法国调查网站Mediapart称,在合同事件的背后,事情并不那么清楚,以致于该事件如今已经变成被指控的案件,负责调查空中客车腐败问题的英国金融检察官和英国严重欺诈案办公室(SFO),近三年来一直试图证明空客公司通过中间人行贿,旨在为该公司销售民用飞机提供便利。

根据法国调查网站消息称,在2017年夏天,法国调查人员获得了有关埃及合同的秘密文件,这些文件增加了对腐败过程的怀疑,但检察官拒绝就此问题发表任何评论。

由确认文件支持的调查

然而,空中客车公司的财务行动已通过数十封电子邮件、合同和机密银行对账单得到证实,而且法国调查网站Mediapart和《明镜周刊》已经获得了这些证据文件,并且与其欧洲合作网站对这些证据文件进行了相关分析。

该法国调查网站强调称,有关资金数额和收款人指示来自战略与市场部的国际业务部,该部门是空客的“秘密特工”,负责管理和支付中介机构的佣金业务。

该法国调查网站还解释称,该事件破坏了空中客车的防线,该公司正式向中间人支付款项,旨在从所谓的“硬骨头”国家中获取影响力,但如果这些“商业代理人”行贿,空中客车似乎什么都不知道,也不对此负责任。

“中国墙”

该法国调查网站报道称,2002年,当欧洲台风战斗机被卖给奥地利时,空中客车公司建立了该系统或“中国墙”,结果是德国调查人员——尽管向数十家外国公司分发了1亿欧元的佣金——却无法证明腐败,最终,空客公司仅仅由于“疏忽”而需要缴纳 8100万美元的罚金。

该法国调查网站表示,泄露的文件已经引发了“中国墙”的漏洞,这让空客公司领导人感到非常尴尬,当被法国调查网站Mediapart问及是否知悉与埃及航空公司签署的秘密合同时,路易·加洛瓦与空中客车现任首席执行官托马斯·恩德斯联合对此表示拒绝回答,两人佯称调查正在进行中。

法国调查网站Mediapart还指出,恩德斯在2015年通过批准了战略与营销部的解散以及公司对当局的自愿承认,成功借用了“洁净之手”的外衣,这导致了法英展开司法调查,然后美国于2017年底对此发起了第二次调查,这对空客集团造成了破坏性后果,罚款超过10亿欧元,甚至是如果空客在美国被定罪的话,该公司可能被排除在美国公开市场之外。

尽管如此,该法国调查网站试图与优素福取得联系,但却失败了,该调查网站的一名记者与优素福的一名律师取得联系,后者表示称,“当我与优素福先生取得联系时,我将向他转告你的问题,他没有给他我的电话号码,”这位律师还补充道,优素福并没有否认该案件的存在,但他建议该法国调查网站与空客公司取得联系,以就此案件对该公司提出任何问题。

来源 : 法国媒体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