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博新闻社:阿尔及利亚终于走到了它的阿拉伯之春吗?

خرج الجزائريون من كل الفئات أمس للتظاهر ضد ترشح الرئيس عبد العزيز بوتفليقة لولاية خامسة، في الجمعة الثالثة على التوالي، لكن الأخيرة تميزت بمشاركة كبيرة للنسوة اللائي ارتدين لباس "الحايك" التقليدي وحملن الورود بمختلف أنواعها.تاريخ البث: 9/3/2019
阿尔及利亚的示威活动由女性领导(社交网站)
阿尔及利亚持续爆发示威活动,抗议总统布特弗利卡参加第五任期的竞选,埃及记者萨尔玛·瓦尔黛妮在美国彭博新闻社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对此进行了分析,该记者在文章开端提出了以下问题,“阿尔及利亚终于走到了阿拉伯之春那一刻吗?”

萨尔玛·瓦尔黛妮表示,对政府极度愤慨的抗议引发了这个“独裁”国家的危机,这些场景应该与2011年爆发的阿拉伯之春抗议活动进行比较,在厌倦了生病的八十多岁总统统治国家长达二十年之后,数千名年轻的阿尔及利亚人走上街头,并谴责这个国家腐败盛行。

这些抗议活动在欧洲和其他国家受到了密切关注,根据该埃及记者的说法,阿尔及利亚不仅是非洲最大的能源生产国,而且还是反对伊斯兰激进分子和非洲大陆其他地区移民的堡垒。

笔者表示,抗议者想要的是布特弗利卡在定于4月18日的大选中放弃他的第五个任期竞选。

根据政治分析家的说法,在社交网上的匿名呼吁鼓励着示威抗议活动的继续,这些抗议活动看起来似乎是自发的,政治分析家并指出,示威者和警察为维持和平集会作出了巨大努力。

关于政府的回应,作者强调了官员们对这种前所未有集会感到的担忧,以至于阿尔及利亚总理艾哈迈德·乌叶海亚提出了叙利亚内战幽灵的说法,他表示,说那里的示威抗议活动也是“以鲜花开始”,但年轻的活动家否认了他的警告,布特弗利卡在发表的一份书面声明中表示,他已经倾听并听到了抗议者的呐喊,并发誓要满足人民的要求。

undefined
国防部长关于选举的声明是警示还是恐慌? [半岛电视台]

有关这些示威抗议是否是新动荡的问题,笔者回答道,阿尔及利亚尚未发生阿拉伯之春规模的动荡,但是,布特弗利卡在2014年参加竞选时就遭遇到了较小规模的抗议活动,政府使用水管对抗示威者,但也提高了食品补贴,并提高了工资,这些举措增加了16%的国家财政支出,这是一个问题,但当时石油价格高于每桶100美元,这使得阿尔及利亚能够成功解决这个问题。

有关这次能否再次这样做的问题,笔者认为,这次进行补贴将会更加困难,因为阿尔及利亚经济仍在努力克服原油在四年来持续下跌的困境,同时,该国的通货膨胀仍在继续增加,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数据显示,预计阿尔及利亚今年的外汇储备将从2014年的1770亿美元下降至670亿美元。

笔者对迄今为止的政治局势进行总结称,布特弗利卡(目前正在一家瑞士医院对未知的病情进行治疗)被一个由军事、情报和商业领导人组成的神秘联盟所包围,这些领导者这法国民众称之为管理政府的“势力”。

相关报道中指出,布特弗利卡被卷入一个提案文件中,因为管理国家的“势力”并没有寻找到布特弗利卡合适的继任者,如果布特弗利卡死亡或者抗议活动失控,那么军队(阿尔及利亚最强大的机构)就能够控制政府的缰绳。

笔者指出,反对布特弗利卡统治的力量确实存在,但它是支离破碎的,因为反对派无法规避与之竞争的候选人,所有与他进行竞争的候选人至少有八名,预计没有人会提出严峻的挑战,人权组织“自由之家”——阿尔及利亚将该组织分类为不自由的——表示,选举“被欺诈所扭曲”。

来源 : 彭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