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塔尔对阿布扎比核项目的担忧

韩国前总统出席阿联酋巴拉卡核电站反应堆组装仪式(欧洲通讯社)
韩国前总统出席阿联酋巴拉卡核电站反应堆组装仪式(欧洲通讯社)
阿卜杜勒·伊迈迪

苏联时代切尔诺贝利核事故的灾难场景仍然历历在目,人类对这种灾难会在世界上任何地方再次发生的可能性,深表担忧。

1986年4月,位于乌克兰北部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第4发电机组爆炸,核反应堆全部炸毁,大量放射性物质泄漏,成为核电时代以来最大的事故。

爆炸是由于人为失误和核电站部分工作人员缺乏经验造成的,爆炸和火灾在乌克兰及其邻国白俄罗斯和俄罗斯境内造成了致命的核辐射云。

核辐射云被分为三个部分,由于风向的关系,外泄的辐射尘随着大气飘散到其他地区,第一团核辐射云被吹向波兰和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第二部分飘到捷克,并从那里飘到了德国,第三部分飘散到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希腊和土耳其。

毫无疑问,这些令人痛苦的场面会促使卡塔尔和其他海湾国家考虑在阿联酋西南部的阿拉伯海湾地区仍在建造的巴拉卡核电站反应堆,该核电站位于阿联酋鲁韦斯(Ruwais)市,该项目对地区稳定及其环境构成了严重威胁。

卡塔尔外交部在一封信中呼吁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总干事天野之弥(Yukiya Amano)制定海湾核安保框架,其并指出,卡塔尔对核电厂的运行具有很大的担忧,并认为,该项目在规划方面缺乏与周边国家进行的国际合作,以应对灾害、健康、安全和环境保护,而这对该地区稳定及其环境造成了严重威胁。

另一方面,阿联酋常驻联合国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代表表示, “阿联酋致力于实现最高水平的核安全、安全和防止核扩散举措,正如2008年阿联酋核政策所规定的那样。”


韩国总统李明博(左)与阿布扎比王储穆罕默德·本·扎耶德于2012年11月访问巴拉卡核电站[欧洲通讯社]

阿联酋驻国际原子能机构代表指出,阿联酋的核计划符合国际原子能机构的安全标准和国际最佳做法,并确保将这些安全标准和最佳做法应用于巴拉卡核电站的建设中,该阿联酋代表并指出,巴拉卡核电站采用第三代先进的核技术,包括四个具有现代韩国设计和先进安全特征的反应堆。

该阿联酋代表还表示,在过去十年中,阿联酋已经接待了10多个国际代表团,涉及核基础设施、法律和监管框架、核安全、安全、应急准备和防扩散等各个领域。

地理因素

毫无疑问,卡塔尔的恐惧和疑问是合理的,并且是在一个现实的声明框架内,即海湾地区在核能项目中具有现代性和经验,而且,该地区的地理因素使得人群非常密集,自然环境与大气也非常彼此接近,持此之外,该地区几乎完全依赖于海湾海上的淡化,所有这些因素促使海湾地区各国一方面要进行必要的协调,另一方面要依赖于国际经验,在谈论将会影响该地区每个国家国家安全的战略项目时,海湾国家团结一致地共同努力具有非常大的重要性,例如核能项目,即使是纯粹民用的核能项目。

表现出担忧——无论是来自卡塔尔还是来自任何其他海湾国家——这是合理的事情,而且在应对诸如此类项目时也是必需的,考虑到核能项目的长期影响,这需要所有或邻近国家进行合作计划,并能一致同意制定精确战略的计划,用以处理可能发生的——愿真主保佑——任何错误或事故,无论是由于可能的人为失误或技术错误导致的事故,特别是海湾地区一直处于持续不断的政治危机阴影下,而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这些危机可能会结束,整体来说,该地区仍然处于危机阴影之下,缺乏协调、关注与合作,所有这些都增加了担忧,并引发对这些项目逻辑和现实的担忧。

国际原子能机构将如何处理卡塔尔明显表现出来的恐惧和担忧,这些恐惧和担忧被其他海湾国家——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评估与政策——所忽视,尽管这种无视并不意味着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随着阿布扎比一再推迟有关启动反应堆的时间问题,这个问题已经开始体现在阿联酋自己身上,在此之前,阿联酋能源部长穆罕默德·萨尔·阿尔·马茨罗伊宣布,将原定于2019年底启动的第一座反应堆的运行时间进行推迟,而没有透露有关推迟启动时间的原因,这已经是第三次推迟。

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去年7月曾表示,综合核基础设施审查小组已经完成了对阿联酋项目审查的第三阶段,并确定了在启动前需要进一步开展工作的具体领域。

值得注意的是,阿联酋核电站项目的成本约为240亿美元,据预计,当四座反应堆全部启动的时候,该核电站能满足阿联酋四分之一的用电需求,这是阿联酋的核项目,据悉,阿联酋从2012年年中就启动了该核电站项目的建设工作。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