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痛和沮丧:家人等待埋葬新西兰袭击受害者

悲痛和沮丧:家人等待埋葬新西兰袭击受害者
悲痛和沮丧:家人等待埋葬新西兰袭击受害者
新西兰基督城 ,在纪念公园墓地一个安静的角落里,为新西兰现代历史上最严重的大规模枪击事件的数十名穆斯林受害者准备的墓地已就绪,在各个方向,一丝不苟地伸展开来。
 
在他们周围,挖掘出的土堆,等待填补仔细挖掘出的洞。
 
在其他地方,悲伤的母亲和父亲,姐妹和兄弟,女儿和儿子也在等待。
 
约48小时前,一名疑似极右翼枪手在基督城两座清真寺发动了 “恐怖”袭击,受害者亲属遭受了痛苦的折磨,迫切希望能够为亲人的安息做好准备。
 
“我两天没有睡了,”31岁的法尔哈纳·阿克特尔在克赖斯特彻奇的一个临时受害者支援中心外说,这个城市是几千名穆斯林的家。
 
“我不能吃喝;我需要尽快看到姨妈的身体……我们才可以放心。”
 
阿克特尔和努斯拉特·阿拉姆表示,当局已告知,他们的姨妈胡斯纳·艾哈迈德在15日的袭击中遇害。[David Child / 半岛电视台]
 
白人至上主义者的攻击
 
阿克特尔的亲戚胡斯纳·艾哈迈德在基督城中心的清真寺被枪杀,这是受到攻击的两个礼拜场所的其中一个,另一个是距离约7公里的林伍德清真寺。
 
一名28岁的澳大利亚男子(布伦顿·哈里森·塔兰特)被指控谋杀罪,可能还有更多人被指控。
 
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在袭击发生前几分钟,在其漫无边际,种族主义和公开的白人至上主义的网上宣言中,嫌犯说,他决定对非白人和移民“发起暴力”,他认为他们正在破坏社会凝聚力。
 
45岁的胡斯纳像往常一样参加祈祷,当时,持有半自动步枪的枪手袭击了清真寺,向内部的每个人无差别开火。
 
“我的阿姨,她把所有的女士们都带出去,以确保她们的安全,” 胡斯纳19岁的侄女努斯拉特·阿拉姆说。
 
“她再次折返,寻找我的叔叔,他是残疾人,她就在那时被枪手枪杀”,她补充道。
 
“看到尸体是很严重的一步。很多其他人也像我们一样感到沮丧。”
 
当局保证速度,感性
 
新西兰当局没有发表官方公开声明列举受害者名单,但已承诺,将尽快让受害者家属取回尸体,同时强调,需要确认身份和收集证据。
 
新西兰总理说,17日晚上,将有一些尸体归还给受害者家属,并表示希望所有遇害者最迟能在周三之前与亲属再次团聚。
 
新西兰警察局局长迈克·布什表示,官员们“了解到穆斯林受害者的文化和宗教需求”,并将 “尽快和敏感地”识别和放行尸体。
 
穆斯林通常需要在死亡后24小时内被埋葬。在他们埋葬之前,需要将尸体洗净并用白色裹尸布包裹,以便进行葬礼祈祷。
 
悲剧发生后的延迟是非常具有创伤性的,但考虑到袭击的规模,这可以理解,44岁的瓦利德·瓦什什说。
 
“许多人仍然看不到他们的亲人及其尸体,哪怕这只是为了确保他们已经去世”,瓦什什补充说,他在袭击中失去了三个朋友。
 
“但我们非常相信,政府及其机构正在尽最大努力,他们正在全天候工作,以确定这些死者身份。”
 
“他是个高尚的人”
 
帮助也来自四面八方。
 
家庭成员,穆斯林社区成员和其他人从新西兰各地前往基督城,以便在清真寺袭击事件发生后作为志愿者提供帮助。
 
达达哈伊说,他的堂兄朱奈德被谋杀,是受害者之一。他从新西兰奥克兰飞往该地区。
 
“我的堂兄有高尚的灵魂;他说话非常温柔,是一个非常善良的人。他只是温柔” ,30岁的达达哈伊说。
 
“他在生活的每一个方面都表达了这一点”,他补充道。
 
现在,达达哈伊是团队的一员,帮助组织朱奈德和其他人尸体的放行,以及时组织葬礼。他说这可能需要与当局协调的志愿者长达一周之久的时间。
 
“这些家庭对于这个过程一直很耐心”,达达哈伊说。
 
“从伊斯兰的角度来看,有人希望立即接收死者并开始缅怀的过程……但他们意识到,这不像其他任何事件,特别是在新西兰……所以这是一个暂停—对于家庭的悲痛过程 —他们想要开始,但他们被暂停了”,他补充道。
 
“希望,它会变得更好,因为(被害者)名单开始被公布给其家人,你可以看到,他们觉得,他们终于可以哭了,释放了一些悲伤。”

15日的大规模袭击后,基督城正在准备墓地。[Mark Baker/美联社]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